茅臺等酒企攜2400萬助力鎮雄赤水河源頭脫貧
發佈時間:2018-06-25 17:49:43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金時 何木  |  責任編輯:路遙

中國網6月25日訊 海拔1790米,東經10425′60〃,雲南省鎮雄縣赤水源鎮銀廠村。



這裡是中國美酒河赤水河的源頭所在地。其下游兩百多公里處,一眾白酒品牌,如星漢燦爛,奪目世界:茅臺、郎酒、習酒等等,沿河分佈,構成當今中國酒業市場極具競爭力的戰陣——醬香品牌陣營。



赤水河源頭地人民清貧而不墮其志,苦心保護生態的事跡已成下游酒企間流傳的佳話。


6月25日,五家來自赤水河流域的知名釀酒企業茅臺、郎酒、習酒、國臺、釣魚臺將攜2400萬元,溯流而上齊聚銀廠村,啟動面向鎮雄赤水河源頭地區的脫貧幫扶行動。

“我們真誠感謝雲南鎮雄人民為赤水河生態保護所付出的努力與犧牲,”茅臺集團董事長、總經理李保芳説,“作為茅臺人,我們無時無刻不感念鎮雄等上游人民為赤水河生態做出的巨大貢獻。這不僅是我們一家的心願,也是沿岸酒企的共同心聲。”

這場被定義為“走進源頭感恩鎮雄”的扶貧之旅,參與者除了沿岸川黔白酒品牌,還有中央電視臺廣告管理中心——他們為鎮雄本地農産品,擬提供黃金時段的廣告支援。

一場以扶貧攻堅為核心的生態補償計劃的行動,正在啟幕。

源頭地:好水背後的堅守

鎮雄縣西北24公里處。

一大早,銀廠村賈家壩民組村民常呂共就到了村委會。68歲的常老漢是個熱心腸,站過11年的小學講臺,當過6年木匠,又幹了幾十年的烤煙育苗員和輔導員,每一次身份的轉變,都是同樣的理由:“村裏需要。”不止如此,村裏通公路、架電線、修學校,他都是最熱心幫忙的那一個。

常呂共的家譜上寫著,祖先從江南遷來鎮雄,已經住了好幾百年。如今家裏不含荒山,有24畝林田,一半多都退耕還林了,剩下10畝地,種馬鈴薯和玉米。

從今年開始,常要響應村裏號召,把河邊的9畝地都種上方竹,剩下一畝種蔬菜。

不僅自己種,他還反覆給村裏鄉親們做思想工作,讓大家一起在河邊種方竹。“種竹子美化環境,竹根水好得很,竹筍還可以賣錢,一舉多得!”

常呂共為人謙和,但最恨有人往河裏扔東西。每次,他都會坐到別人屋裏去,一點點掰扯道理,最後肯定是全勝而歸。管了好些年這樣的“閒事”,他高興地發現,現在已經看不到有人往河裏丟東西了。在赤水源鎮,像常老漢這樣熱衷保護環境的村民現在越來越多。

赤水源鎮,被稱為“赤水河源第一鎮”;銀廠村,則被當地人稱為“赤水河源第一村”。

從赤水源鎮到銀廠村,是段14公里的盤山簡易公路,從銀廠村再到河源,又有近一公里距離。兩條銀白的瀑流從左右兩處十多米高的山崖上各自飄搖,在石壁上畫出一個“Y”字形後,匯為清溪,蜿蜒東去,沿途匯入弱水三千,成了著名的赤水河。

銀廠村民把源頭叫“飆水岩”,飆水岩上流下來的兩股水叫“姊妹泉”。“飆”是當地方言,惟妙惟肖描繪出噴射的細小水流模樣。

為保護赤水河源頭脆弱而珍貴的自然環境,鎮雄的父老鄉親們,始終在默默地付出。據當地資料介紹,鎮雄當地相關鄉鎮保護生態各有策略,比如,要求沿赤水河流域農戶對200多頭牛、馬牲畜實施圈養;比如嚴令禁止砍伐,不管是人工林或生態林,一律停辦砍伐手續;比如沿河耕地種植農作物禁止噴灑農藥和過量使用化肥,確保水質安全;比如關閉廠礦,嚴禁開辦有污染源廠礦、植樹造林等等。

赤水源鎮黨委書記張永朝説,不僅茅臺要用赤水河的河水釀酒,鎮雄縣有三分之一的飲用水都引自赤水源鎮。“這裡還是野生魚類保護區,大家現在都明白這個道理,把保護赤水河源頭地看得非常之重。”

茅臺:珍惜源頭地人民創造的“環境紅利”

廖輝帶著茅臺先期考察人員來到赤水河源頭。他指著蜿蜒的小河,有滿滿的自豪感:“不管下多大的雨,這裡的水都是清亮的,不會渾。”

廖輝,赤水源鎮黨委副書記,銀廠村挂村幹部。女兒考上了大學,42歲的他,一頭撲進脫貧攻堅的戰壕裏,心無旁騖。

赤水源所在的鎮雄是大縣,東西廣近100公里,南北袤54公里,人口160多萬,資源豐富,擁有煤炭資源遠景儲量達74億噸,佔雲南省儲量的10.7%;煤田煤層氣儲量達843億立方米;硫鐵礦資源遠景儲量更是高達12.3億噸,佔全國保有儲量的22.9%,縣級儲量居全國前列。

面臨繁重的脫貧攻堅任務,當地黨委、政府面對生態與生存挑戰並存的現實,毅然做決定放棄礦産開採所能帶來的巨大利益,把守住赤水河的生態環境作為發展的前提與方向,堅持生態治理與綠色發展並舉。

廖輝親眼見證了這種放棄:“一個有400人規模的化肥廠,我們把它關閉了。冶鐵廠也關閉了。2014年我們又關閉了40多家水晶廠。”

一條赤水河,從鎮雄到茅臺,再從合江匯入長江,連接雲貴川三省,蜿蜒四百多公里,途經五市十三縣。從鎮雄到茅臺,海拔從1700多米一路降至400來米,赤水河已從源頭的涓涓細流,變成巨流,沿川黔省界湍急向前。

作為長江上游唯一一條沒有修建水壩的大河,赤水河流域既是中國生物多樣性的重要保護區域,也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優質白酒産區。大河上下神奇的環境與氣候,以及沿岸各地豐富而悠久的釀酒文化傳承,不僅誕生了全球市值第一的烈酒企業茅臺,還誕生了郎酒、習酒等響噹噹的白酒品牌。

赤水河源頭地區人民的付出,不僅僅惠及茅臺。以赤水河為核心的方圓500公里內,除了赤水沿岸的茅臺、郎酒、習酒外,還影響著五糧液、瀘州老窖、沱牌曲酒、劍南春、全興大曲、水井坊、董酒等知名品牌。

一條知名的美酒之河,其孕育的大小釀酒企業,創造的財富超過數千億人民幣,上下游就業數字超過百萬之眾,受影響的消費人群更是數以億計。

一條大河的“生態紅利”,不僅給中國釀酒業創造了一條金色産業帶,更給全球釀酒業帶來一個有競爭力的産業集群。雲南鎮雄源頭地人民所付出的代價與犧牲,則是下游很多企業心中感念的心事。

“茅臺能有今天的發展,我們理應感恩,”半年前,茅臺集團董事長、總經理李保芳對同事表示,“要在合適的時間到鎮雄來,想辦法為赤水河源頭百姓的付出有所回報。”

6月初,茅臺集團現場工作組走進鎮雄,現場調研河源沿線人民的生活情況,在集團黨委的領導下,形成了初步的捐助支援方案。

茅臺提出“走進源頭感恩鎮雄”的倡議和邀請後,郎酒、國臺、釣魚臺和習酒,都在第一時間給予了熱切響應,紛紛要求主動參與進來,為鎮雄的脫貧攻堅盡一份力,共同參與現場捐贈2400萬元支援當地百姓脫貧攻堅,其中,茅臺捐贈1000萬元,郎酒捐贈800萬元,習酒捐贈400萬元,國臺、釣魚臺各捐贈100萬元。

此前,茅臺雲南經銷商們在茅臺省區管理人員帶領下,已先期進入鎮雄,開始摸底調研,並初步決定:在相關鄉鎮分三年種植竹林、建設垃圾處理池、修建清潔廁所、資助50名貧寒學生;茅臺支援了多年的“國酒茅臺國之棟樑”希望工程扶貧攻堅三年計劃項目,也做出決定,今年資助重點向鎮雄傾斜,讓更多鎮雄籍的高考學子順利入學。

茅臺的重要合作夥伴——中央電視臺廣告管理中心獲知茅臺的計劃後,當即拍板,拿出黃金時段的廣告資源,無償為鎮雄父老鄉親的農産品提供傳播支援。

生態補償:企業扶貧攻堅的有效嘗試

6月25日下午,茅臺等五家酒企以及央視廣告管理中心,將在赤水河源頭所在地匯聚。

一場生態補償為核心的脫貧攻堅行動即將啟幕。

生態補償,是聯合國支援的環保與扶貧兼顧的可持續發展模式。今年2月,國家相關部門聯合啟動實施長江經濟帶生態修復獎勵政策,支援建立長江經濟帶生態補償與保護長效機制。而在跨省機制建設方面,雲南、貴州、四川三省率先簽訂赤水河流域橫向生態補償協議。

茅臺、央視等機構的鎮雄之行,正是對脫貧攻堅和綠色發展的積極響應。

戴著高度近視眼鏡的李其憑是銀廠村扶貧工作隊隊長,銀廠村駐村第一書記,對於即將全面鋪開的捐助行動,他非常高興。

李其憑駐村三個月,已跑遍了每一個村民組,開群眾會,提方案,聽反饋。如今銀廠村已經“成竹在胸”:“我們的計劃是做三篇文章,一是勞動力轉移,二是發展鄉村旅遊,三是發展生態種植,包括一千畝方竹,一千畝中藥材,一千畝冷涼蔬菜,之外又有百畝榛子基地,百畝刺老包(學名惚木,當地特産),百畝獼猴桃,百桶蜂。”

這次赤水河源的脫貧攻堅公益行動,牽動著上游人民的心弦。蜿蜒400多公里的赤水河,途徑三省五市十余縣。隨著以綜合交通為主的重大基礎設施加快改善,赤水河流域經濟發展正迎來前所未有的重大歷史機遇期。通往鎮雄的高速公路即將通車,高鐵也在如火如荼的建設中。茅臺發起的“感恩鎮雄”公益活動,將成為改善赤水河源頭民眾生活的一效嘗試。

赤水源鎮黨委書記張永朝指著鎮政府前的一塊空地説,“沒想到茅臺這麼掛念我們上游的群眾,我們真是發自內心的感動。我們想把這塊空地修成茅臺文化廣場,讓大夥都記住茅臺是用我們這裡流出去的水釀酒的。”

鎮雄縣一位幹部這樣評價道,這次來鎮雄的機構,既有貴州、四川的酒企,又有中央電視臺這樣的主流媒體,還有茅臺在雲南本地的代理商茅臺。“黨中央號召大扶貧格局。你們的行動與眼光正是響應這種號召的具體體現。你們的站位已經打破了省界的限制,鎮雄人民歡迎這樣的行動,赤水河流域的人民也歡迎這樣的善舉。”

(金時 何木)

分享到:
客戶端中查看
手機中查看
 

中國網旅遊官方微信

與主編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