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旅遊中國> 滾動新聞

中國崛起莊園經濟 柏聯打造普洱茶莊園經濟樣板

發佈時間: 2016-08-24 08:31:37 來源: 中國網 作者: 伍策 子夜 尤紫璇 責任編輯: 潘泱


 

 

在普洱茶界,不得不提到一位女士,她叫劉湘雲。

從做酒店開始,近20多年時間,在文化與旅遊融合發展的求索中,柏聯一馬當先、一心一意、一絲不茍,專注文化與品質這兩個決定産品差異性的重要元素,因此,烙有“柏聯”品牌的每一個産品都堪稱作品、精品,每一次産品面市都有一鳴驚人的市場效應。這些創意、堅守、努力,決定了她總是挑戰第一,她還將繼續給行業帶來驚喜。

“這十年,我的堅持,最重要做了三件事:第一是保護,我們保護的結果是景邁山已經申報了世界文化遺産,現在是進入了候選名錄。第二件事,我做了茶文化的傳播,我們的茶藝表演隊,在奧運會期間進到了人民大會堂表演,到全世界傳播我們的茶文化,我收老茶,做老茶博物館,以茶會友。所以這也是我做茶文化能夠傳播到全世界的原因。第三,是我一直在做原産地窖藏,把生物多樣性,生物菌群來研發産品,這是我最欣慰的事情。對於景邁山和中國的茶文化,那是因為熱愛,我們動用整個集團的力量來做茶。”

劉湘雲這十年所堅持的就是普洱茶莊園經濟模式的探索實踐。普洱市是瀾滄江流域大葉種普洱茶的主要産區,是全國首家綠色經濟示範區,綠色生態是普洱最大的優勢。2006年,柏聯集團收購了老國營惠民茶廠,依靠自身在旅遊文化産業方面的實力和優勢,嘗試引入法國紅酒莊園的模式,打造集種植、生産、窖藏、品牌運營、旅遊文化體驗為一體的普洱茶全産業鏈模式。這一走就是十年。逐漸摸索出一套以環境和文化保護為先導、以集約化、精品化、專業化為手段、以定制旅遊和高端體驗為帶動發展的莊園模式範本。

隨著柏聯莊園經濟的社會效益和文化效益的顯現,從2012年起,以發展雲南高原特色農業為核心的莊園經濟也頻頻闖入老百姓的視野。2013年,雲南省時任主要領導指出,大力發展現代莊園經濟,是建設雲南綠色經濟示範帶及擦亮高原特色農業品牌的重大選擇,按照有主體、有基地、有加工、有品牌、有展示、有文化的要求,在全省打造100個省級農業莊園。

 

 

柏聯集團董事長劉湘雲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經表示,“柏聯”品牌最重要的內涵是文化和品質,這是軟實力,也是真功夫,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就,而是要專心、堅持修煉。也必須通過日積月累的修煉,才能靜下心來感悟中國文化和中國高品質生活方式。

莊園經濟的本質是一種以企業為主體,關於“三農問題”的組織與制度安排,其不但要實現企業盈利,更要肩負起服務“三農”的社會責任,因此投身莊園經濟建設的企業,必須突破小我境界,要有發展的大局觀。其次,莊園經濟是種資本密集型農業,其要真正實現商業價值,必須進行品牌化運作,將莊園打造成特色精品品牌,才能在市場擁有話語權。柏聯的經驗是,以做精品為核心定位,融合一二三産,茶葉、旅遊與休閒養生三大産業相輔相成,才能做大景邁山這一精品品牌。

南康,是景邁芒景村的村支部書記,他告訴記者,茶農現在每家的年收入平均達到了數萬元。收入增加了,有的老百姓就開始蓋水泥房,把原來的竹樓拆了,數百年古村落的原始風貌受到一些破壞,柏聯公司和政府的人就做老百姓的工作,還給予一些補貼,希望老百姓能夠與企業和政府一道保護古村落的風貌。古茶園原來有公路直接延伸到核心區,現在通過保護措施,參觀的人只有通過步行才能進入了。

保護才能創造最高價值,柏聯也把這一理念傳達給茶農,隨著景邁山知名度的提升,茶農的收入增加了,柏聯與茶農的關係日愈緊密進來,公司對一些定點接待的茶農家進行指導,規定了安全、衛生標準,與茶農展開深度合作,有機栽培技術指導、工藝上的師徒傳承以及文化拾取方面,柏聯莊園發揮了積極的作用。這種在充分保護的基礎上進行的綜合性開發,對改變目前我國農業與農村落後的現狀,實現農業的轉型與升級有著重要的作用。

“要做好精品,必須深入理解市場真實的需求,通過深度對接市場,來倒逼供給側改革,從茶園種植開始,乃至加工、倉儲,到銷售與展示,施行一系列與市場深度接軌的精品工程。”景邁山柏聯莊園負責生産管理的楊軍如是表示。

 

 

發展莊園經濟,需因地制宜,要深入考慮當地的特殊情況,規避其缺點,放大其優點與特色,柏聯深度參與景邁山申遺工程,“在深度理解景邁山文化底蘊的基礎上,更深刻地認識到要在妥善保護好當地自然資源與人文環境的前提下才是對景邁山最好的完成。”楊軍説。

作為雲南省“十大歷史文化旅遊項目”之一——景邁山茶祖文化旅遊重點開發項目的企業主體,柏聯莊園制定了“保護先行、浮現文化、高端配套、標準發展”的開發原則,仍將保護放在首要地位。

“在這方面,景邁山柏聯堪稱中國莊園經濟的先行者、探路者,柏聯有傳統文化的傳承、有標準化規模化的生産種植、有尊重人文自然的生活方式、有可持續發展的企業價值觀,是中國茶莊園的絕佳範本。”來自北京的某位資深媒體人如是驚嘆。

相對於“公司+基地+農戶”模式,現代莊園建設門檻要高得多,其需要一套完善的體系來支撐,不是企業到農村承包一片土地,建一個加工廠,搞點餐飲與旅遊接待設施,就能叫莊園。真正的莊園經濟的打造,必須要寧缺毋濫,需要符合一套嚴格的實施標準才可以叫莊園。而且,莊園經濟必須考慮稀缺因素,嚴禁優質資源的濫用。

對於景邁山柏聯莊園來説,它的模式並不是簡單地照搬法國紅酒莊園模式,而是將外國的先進經驗與中國本土的優秀傳統深度融合,創造出了既有國際風範,又處處彰顯本土人文情懷的精品。

 

 

“普洱茶要成為一個大的産業,要想在國際飲品市場走在世界的前列,就要走普洱茶莊園之路。法國紅酒莊園文化給了我們很好的啟迪,從種植、生産、加工、貯存、品牌行銷、旅遊為一體的産業鏈,每一個環節都相互牽制的相互關聯,最終保證了原産地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並且每個莊園就是一部法國紅酒的文化史,莊園其實成為當地歷史和文化的保護者和傳承者。”該負責人如是説,“我們十年如一日,借鑒紅酒莊園的模式,打造世界第一個普洱茶莊園,意在將普洱茶與其擅長的旅遊産業開發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從模式來看,景邁山柏聯莊園是以茶文化為主題,一二三産融合,茶業、旅遊業、休閒養生三大産業聯動的綜合體,是高原生態農業建設的一個精品工程與範本。與此同時,柏聯主動推動行業標準建設,將以“原産地、自有、標準”三個核心關鍵詞,來構建茶莊園的標準體系。

今天的景邁山柏聯莊園,擁有11000畝歐盟有機(IMO)認證和中國有機認證的疏林茶園,一個全程透明的可供參觀制茶坊和三個初制廠,茶工3700余人,年産420~600噸普洱茶,精製産品100余個,已成為全球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普洱茶莊園。

 

 

值得一提的是,柏聯集團當初改制時茶廠有210名職工,接收了願與公司共謀發展的全部員工。從2006年至今,職工平均工資翻了六倍。據了解,莊園(含酒店)擁有320名員工,百分之九十五的員工都來自當地茶工中的富餘勞動力。此外,柏聯自有茶園上的1500多人茶農受益,對茶農逐年提高鮮葉采收工資,每年提高10-15%。

“莊園的根本是要讓依附於土地上茶農有安全感歸屬感,是他們的家園和安居樂業的地方。我們不僅是做中國的高端莊園茶,向世界推廣中國品牌,以莊園茶、莊園旅遊帶動景邁山的發展,把景邁山打造成所有茶農的幸福家園。這就是我們想要的莊園經濟模式。”劉湘雲女士如是説。

現如今,景邁山柏聯莊園已經被人們稱為品質生活方式的代名詞。它從中國最美的茶莊園出來,帶給人們一種健康、安全、有機,代表環境友好型的品質生活。而柏聯莊園通過十載建設,産生顯著的社會效益——保障了農民收入的穩步增長,促進了産業的轉型升級,繁榮了邊疆經濟。更重要的是,景邁山柏聯莊園的出現,給業界注入了新風尚,作為一種全新的、融合了一二三産的經營模式,柏聯的成功,為許許多多的中國茶葉企業提供了可借鑒的經驗。(伍策 子夜 尤紫璇)

中國網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