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風采 資源 建設 産業 合作

祖脈秦嶺·中央公園

來源:陜西日報 編輯:清風 人氣: 發佈時間:2022-08-17 16:49:42
摘要: 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對確保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秦嶺和合南北、澤被天下,是我國的中央水塔,是中華民族的祖脈和中華文化的重要象徵。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對確保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當好秦嶺生態衛士,做好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工作,讓秦嶺美景永駐、青山常在、綠水長流,是每一名陜西人,特別是陜西林業人義不容辭的使命重責。

陜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秦嶺生態保護修復工作,下大力氣抓穩抓實各項保護措施。陜西省1965年建立太白山自然保護區,1982年建立樓觀臺國家森林公園,1998年全面禁止天然林採伐,2007年陜西省政府發佈《陜西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綱要》,陜西省人大常委會通過《陜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並先後於2017年、2019年兩次修訂。全省持續實施秦嶺地區飛播造林、森林撫育、退耕還林還草、天然林保護、防護林體系建設等工程。經過多年努力,如今的秦嶺綠意蔥蘢、生機盎然,成為全國最綠的區域之一,也是全國生態系統最完整、生態功能最全面、生態服務最優質的綠色碳庫、綠色水庫、綠色儲能庫和生物基因庫。

2021年10月,國家公園管理局正式批復陜西省《秦嶺國家公園創建方案》,開啟了陜西保護秦嶺的新征程。創建秦嶺國家公園,以最嚴格的保護措施,守護最美的秦嶺、最精華的生態空間和最美麗的人文資源,落實好秦嶺生態衛士職責,是陜西心懷“國之大者”、擔當“責之重任”的重要舉措,更是讓秦嶺這座“綠色寶庫”永世長存、世代共用的關鍵措施。

秦嶺中華祖脈文化象徵

大約6億年前,如今的秦嶺還深藏于海底。隨著數億年的地球構造運動和一系列的造山運動,秦嶺逐漸隆起、不斷完善,大約1億多年前,形成了以秦嶺為芯的中國大陸地理版圖。陸地生命的“奇跡”,也自此走上了精彩紛呈的歷史舞臺。

1959年,在陜西漢中南鄭區發現距今約120萬年的龍崗寺舊石器遺址。1964年,發現距今115萬年到110萬年的藍田古人類化石。1994年,發現距今100萬年,與藍田猿人同源的洛南猿人……1953年,在秦嶺、渭河之間,發現距今6000多年的半坡遺址。1958年,在秦嶺北麓,羲皇故里的天水和炎帝故里的寶雞,分別發現大地灣遺址和北首嶺遺址……這一個個新舊石器時代的遺跡,皆是秦嶺地區“生命隆起”的記憶。

滄海桑田、雲卷雲舒。秦嶺原創華夏,見證了周秦漢隋唐的興衰更替,同時也印刻、承載著眾多中華文化瑰寶和文人墨客的心緒寄託。2500多年前,道家思想奠基人李耳,立於秦嶺腳下,仰望高山、感悟天地,洋洋灑灑寫下了數千字的道家經典《道德經》。歷代文人墨客,嚮往秦嶺秘境,走讀秦嶺美景,留下“白雲回望合,青靄入看無”“終南陰嶺秀,積雪浮雲端”“石擁百泉合,雲破千峰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屏峙青山翠色新,晴嵐一帶橫斜曛”等無數千古絕唱的詩詞歌賦,讓秦嶺成為一部千古傳頌的人文經典。

秦嶺和合南北博通東西

秦嶺,西接青藏高原,東連華北平原,雙手挽著南方、北方,橫跨中國三大地理階梯,縱躍亞熱帶、暖溫帶、溫帶、寒溫帶、亞寒帶5個氣候帶,是山連山、嶺連嶺,博通東西、和合南北的地理樞紐。昔日的“天下大阻”,道盡秦嶺的奇雄險峻、巍峨綿延。

古往今來,無數南北商旅、書生墨客在這裡落腳,談論“生意經”,訴説寒窗苦讀心得,點評詩詞歌賦新作,交流故鄉人文風俗。他們穿過秦嶺,在不同的地域訴説自己的所學所悟、所見所感,讓北方得知南方的婉約柔情和稻米的香甜,也讓南方知悉北方的颯爽豪情和麵食的多滋。

秦嶺阻擋著南方的水汽北上,也阻隔著北方的寒流南下,調控著南北方降水,被譽為我國的“中央空調”。秦嶺是北方植物區係和南方植物區係交匯的地帶,南北坡分別以溫帶落葉闊葉林帶、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帶為基,植被垂直帶譜完整複雜,呈現明顯的垂直分佈規律,自下而上形成了農耕植被帶、落葉櫟林帶、樺木林帶、針葉林帶、灌叢和草甸帶。同時還具有明顯的溫帶區係性質,間斷分佈類型豐富,是中國乃至世界範圍內同緯度地區北亞熱帶和暖溫帶過渡森林生態系統的典型代表。據統計,秦嶺約有種子植物164科1052屬3839種,約佔全國種子植物種類的1/7,其中囊括著紅豆杉、獨葉草、華山新麥草、南方山荷葉、桃兒七、馬蹄香等大量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秦嶺還是動物古北界和東洋界的結合部,交匯了東北、華北、蒙新、青藏、西南、華中和華南等動物區係成分,是我國北方地區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據統計,陜西省秦嶺地區有各類脊椎動物800余種,其中囊括了大熊貓、朱鹮、金絲猴、羚牛、金雕、豹、林麝等眾多國家重點保護動物。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讓秦嶺成為我國17個“具有全球意義的生物多樣性保護關鍵地區”之一和35個“生物多樣性保護優先區”之一。

秦嶺中央水塔澤被天下

水是生命之源,而山是水之命脈。秦嶺水資源年儲量達220多億立方米,約佔黃河水量的1/3,堪稱一座巨大的“水庫”。黃河和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而秦嶺是黃河與長江的分水嶺。秦嶺與黃河、長江組成的“一山兩河”地帶,是地球創造的一個“地理奇跡”,秦嶺之水,既有黃河水,又有長江水,黃河與長江和合共用了秦嶺。

秦嶺是我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最主要的水源涵養地、水源保護地、水源水質影響控制地。秦嶺南麓的“兩江”——嘉陵江、漢江是長江的第一和第二大支流,北麓的“四河”——渭河、洛河、洮河、大夏河是黃河的重要支流。秦嶺這“兩江”“四河”注入長江、黃河,進而豐沛著三峽、丹江口、三門峽和劉家峽這“四庫”。其中的丹江口水庫,更是被譽為亞洲天池,冠以中國第一人工淡水湖、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地、中國重要濕地保護區等稱號。2014年12月,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落成通水,秦嶺之水從丹江口水庫直通北京頤和園團城湖,在這1200余公里的水路上,滋潤著京津冀和華北大平原,養育著南陽、平頂山、鄭州、北京、天津等20多個城市、上億人口,僅北京直接受益人口就超千萬,為我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堅實保障。此外,秦嶺之中的石頭河水庫、褒河水庫、黑河水庫、“秦嶺七十二峪”等,還是關中平原和陜南地區的重要水源,是西安、漢中、楊淩等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根基。

秦嶺國家公園世代共用

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陜西各界就聚焦秦嶺保護,提出加強秦嶺整體保護、建設秦嶺國家公園的建議提案。2006年,陜西省林業局提出籌建“秦嶺中央國家公園”。2019年,在國家公園管理局的組織下,首支秦嶺國家公園國家考察隊進入太白山實地考察,並形成調研報告。2020年,建設秦嶺國家公園納入《陜西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創建秦嶺國家公園,是長期以來陜西人的夢想,也是一直努力奮鬥的方向。2021年10月,國家公園管理局復函同意開展秦嶺國家公園創建工作,陜西全省上下高度重視、同心聚力推動各項創建工作,圓滿完成了各項創建任務,向“設立秦嶺國家公園”這一夙願,邁出了堅實一步。

2021年11月,陜西省成立了由省長任組長、分管副省長任副組長、所涉6市人民政府和22個省級相關部門主要負責同志為成員的建設秦嶺國家公園工作領導小組,高位推動創建工作。編制完成了《秦嶺國家公園科學考察報告》《設立秦嶺國家公園符合性認定報告》《設立秦嶺國家公園社會影響評價報告》和《秦嶺國家公園設立方案》,按照保護優先、系統保護、協調發展的原則,突出國家代表性和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完整性,充分考慮生態重要性和管理可行性,並深度對接《陜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和生態保護紅線劃定、自然保護地優化整合成果,科學劃定了秦嶺國家公園範圍分區。同時,借鑒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經驗,結合秦嶺國家公園實際,提出了管理機構設置建議。

創建區位於秦嶺陜西段核心區域,涵蓋65個自然保護地和《陜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劃定的部分核心保護區、重點保護區、一般保護區。其中,自然保護區26個、森林公園30個、濕地公園3個、地質公園2個、風景名勝區4個,自然保護地總面積7067平方公里,佔創建區總面積53%。《陜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規定的部分核心保護區劃入面積6303平方公里,佔比83%;條例規定的部分重點保護區劃入面積6269平方公里,佔比41%;條例規定的部分一般保護區劃入面積941平方公里,佔比3%。

創建區範圍沿陜西秦嶺山系主梁,東至渭南白雲山,西至陜甘省界馬家溝,南至漢中市勉縣長塆梁,北至華陰索家窯。國家公園涉及陜西省西安、寶雞、渭南、漢中、安康、商洛6市21個縣(市、區)110個鄉(鎮)。其中,核心保護區8240平方公里、佔比61%;一般控制區5275平方公里、佔比39%。創建區林地面積1.32萬平方公里,佔國土空間面積的97.97%,森林覆蓋率92.13%。區內記錄有脊椎動物793種,秦嶺特有種(亞種)11種;高等植物3196種,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35種。

在創建過程中,陜西省相關部門積極協調配合,指導創建區所涉6市政府按照相關政策規定,妥善處理問題。截至2021年底,涉及秦嶺核心保護區、重點保護區的礦業權全部退出,尾礦庫均制定了整治方案,小水電整治任務全面完成。制定陜西公益林優化工作方案,將創建區內符合條件的人工商品林轉為公益林,落實森林生態效益補償。進一步加強松材線蟲病疫情防控,創建區內疫木始終保持動態清零。同時,切實加大生態保護修復力度,區內基礎設施和巡護、監測裝備現代化水準顯著提升,管護能力進一步加強,科研監測體系基本建成。組織實施秦嶺區域重大生態保護與修復工程,持續開展森林督查和“綠盾、綠劍”等專項行動,開展常態化巡護監管,嚴防森林火災、生物災害、野生動物疫源疫病。組織實施珍稀瀕危野生植物就地遷地保護工程,持續開展大熊貓、朱鹮、林麝等珍稀物種人工繁育和野化放歸。以自然恢復為主,有針對性地開展棲息地修復、生態廊道建設,野生動物棲息地生存環境品質得到持續改善。

近年來,陜西省積極探索實踐生態友好型經濟,融合林草産業經濟、美麗生態經濟、自然教育經濟,走出了一條生態治理與發展特色産業相結合之路。為確保創建區內在籍3萬餘人的生産生活品質,陜西省積極探索實踐,推動社區轉型發展。近3年累計選聘續聘困難群眾5000余人次擔任天保護林員、生態護林員,每人平均年增收0.98萬元。創建國家林下經濟示範基地5個、省級林下經濟示範基地7個,成功打造“商洛核桃”“鳳縣花椒”“秦嶺蜂蜜”等一批特色林業品牌,啟動大熊貓國家公園(秦嶺)生態體驗小區、入口社區和自然教育基地建設,推動生態保護與社會經濟融合發展。搭建“企業+農戶”合作平臺,打造系列生態産品,助力社區民生改善和生態環境保護,取得良好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實現了保護與發展雙贏。同時,持續加強宣傳引導工作,凝聚全社會共建秦嶺國家公園共識。先後組織開展了秦嶺大熊貓、朱鹮等主題文化宣傳活動,聯合新華社等媒體開展網路“慢直播”,協助拍攝《秘境之眼》節目和生態文化題材影視作品。朱鹮、大熊貓、羚牛、金絲猴組團成為第十四屆全運會吉祥物,“秦嶺四寶”享譽全國。2021年底、2022年初分別啟動了秦嶺國家公園標誌設計和宣傳語公開徵集評選活動,得到了來自20多個省份、數千人參與,社會各界關注支援秦嶺國家公園創建之風日益濃厚。

綠色國芯、祖脈秦嶺,是大自然饋贈給中華民族世代相傳、世代共用的至尊至貴禮物。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讓秦嶺世代和諧、世代共生,是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的共同責任與共同使命。國家公園全民共用。創建秦嶺國家公園,就是保護秦嶺這一方山水,為子孫後代留下最美、最獨特、最寶貴的生態空間、生態資源,更是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厚植生態根脈,陜西各界繼續攜手共進,為秦嶺國家公園設立而奮鬥,鍥而不捨、馳而不息。(趙俠 杜扶陽 馬軍林 羅毅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