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風采 資源 建設 産業 合作

林政之變系列 | 林政荒漠之變

來源:價值網 中國網生態中國頻道 編輯:欣欣 人氣: 發佈時間:2022-06-28 20:00:40
摘要: 荒漠是重要的自然生態系統,蘊藏著豐富的自然資源。

      人們很難把“荒漠”與“林業”二字聯繫在一起,而林業部門的的確確施政施治于“荒漠”。

  顧名思義,一看“荒漠”二字,就知道是缺少水、缺少草、缺少生命活動的空間。的確,荒漠生態系統是地球表面最耐旱的,以超旱生的小喬木、灌木和半灌木佔優勢的生物群落與其周圍環境所組成的自然生態空間。

  荒漠有石質、礫質和沙質之分,人們習慣稱石質、礫質荒漠為戈壁,沙質荒漠為沙漠。沙地是沙漠的另外一種表現形式,是指地表被沙子覆蓋,通常以固定或半固定沙丘為主,氣候半乾旱或半濕潤,多風少水和植被較少的地區。在我國地理學界,把自然條件相對較好的東部沙漠稱為“沙地”,如毛烏素沙地、呼倫貝爾沙地等。

  沙漠化即“沙化”,是乾旱、半乾旱和部分半濕潤地區,沙質地表在自然和人為影響下,出現類似沙漠景觀的過程。荒漠化即“漠化”,是乾旱、半乾旱及亞濕潤區,因自然和人為影響,導致土地生産功能退化的過程。荒漠化包括風蝕荒漠化、沙漠化,水蝕荒漠化、鹽漬荒漠化,凍融荒漠化和石漠化等。在空間上,“漠化”大於“沙化”,“漠化”有可能發展為“沙化”。

  我國《防沙治沙法》規定,土地沙化是人類活動導致的天然沙漠擴張和沙質土壤上植被及覆蓋物破壞,並形成流沙及沙土裸露的過程,包括已經沙化的土地和具有明顯沙化趨勢的土地。荒漠化土地是荒漠化過程形成的退化土地,包涵沙化土地。荒漠化土地、沙化土地,皆是防沙治沙對象。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監測表明,全國荒漠化土地涉及30個省份,總面積261.16萬平方公里,佔國土的27.20%。全國沙化土地涉及18個省份,總面積172.12萬平方公里,佔國土的17.93%。另外,還有30萬平方公里土地具有明顯沙化趨勢。

  我國歷來重視防沙治沙,1949年就在石家莊成立冀西沙荒造林局,開啟治理沙荒地新征程。1950年,國務院成立治沙領導小組,在陜西榆林成立我國第一個治沙造林林場——陜北防沙造林林場。隨後,在沙化嚴重地區營造防護林,抵禦風沙危害。1952年,東北人民政府發佈《關於營造東北西部防護林帶的決定》。1958年,在陜西榆林、甘肅民勤等沙區開展飛播造林種草試驗。同年,在呼和浩特召開“內蒙古及西北六省( 區) 治沙規劃會議”,加快改造沙漠的步伐。1959年,成立中國科學院治沙隊, 在西北五省和內蒙建立6個綜合治沙試驗站,探索科學治沙的方法與路徑。其中,設在榆林的中國科學院榆林治沙綜合試驗站就是陜西省治沙研究所(現陜西省林業科學院治沙研究所)前身。在治沙一線邊實踐邊研究邊總結,摸索出引水拉沙、沙障固沙、前擋後拉、飛播造林等系列治沙適用技術,篩選出樟子松、沙蒿、北沙柳、花棒、踏郎、紫穗槐、沙打旺等十多個優良固沙植物種,在多點造林試驗基礎上,同時向西北同類沙區進行推廣,樟子松成為“三北”防護林體系和防沙治沙的主要喬木造林樹種。榆林治沙經驗引起高度重視,為全國大規模治沙造林提供了樣板。

  1960-1970年代,“以糧為綱”“以牧當綱”,沙區開墾、草原過牧、濫伐亂樵、濫挖濫採,荒漠化和沙化防治趕不上惡化,荒漠化土地、沙化土地持續擴展。

  改革開放之後,防沙治沙快速恢復。1978年,國務院批復《關於在三北(東北、華北、西北) 風沙危害、水土流失的重點地區建設大型防護林的規劃》,三北防護林建設覆蓋8大沙漠、4大沙地和廣袤的戈壁,總面積149萬平方公里,佔全國沙化土地的85%。同年,召開首次全國科學技術大會,“陜西榆林沙區飛播造林技術”獲得全國科學技術獎,在國內外産生了巨大影響,榆林治沙由此走向全國、走向世界。1982年《憲法》明確草原、荒地、灘塗等自然資源國家所有。隨後,相繼頒布實施《森林法》《野生動物保護法》《土地管理法》《環境保護法》,荒漠化和沙化治理進程加快。1991年,全國治沙工作會議批准《1991—2000年全國治沙工程規劃要點》,防沙治沙列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1992年,中國政府在巴西裏約熱內盧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上作出履行《21世紀議程》的莊嚴承諾。1994年,簽署《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編制《中國執行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國家行動方案》《中國防治荒漠化國家報告大綱》,荒漠化防治和國際接軌。同年,制定《中國荒漠化監測原則技術方案》,開展第一次全國沙漠化普查及沙漠化監測工作,至今已經開展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工作,夯實精準化治理荒漠化土地的數據基礎。1995年,聯合國大會把每年6月17日定為“世界防治荒漠化與乾旱日”,以提高全球防治荒漠化的責任心和緊迫感。

  2000年,我國北方連續發生12次較大量級浮塵、揚沙和沙塵暴天氣,多次影響首都,引發全球關注。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啟動實施京津風沙源治理工程,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及內蒙古等五省(區、市)75個縣(旗),總面積45.8萬平方公里。同年,大規模實施退耕還林還草工程。2002年,頒佈防沙治沙專門法《防沙治沙法》。2005年,國務院發佈《全國防沙治沙規劃》《關於進一步加強防沙治沙工作的決定》。2006年,第三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結果,全國沙化土地由20世紀90年代每年擴展34.36萬公頃轉為每年減少12.83萬公頃,大尺度逆轉沙化進程。2010年後,國家陸續實施《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戰略與行動計劃》《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頒行《自然保護區條例》《水土保持法》《草原法》《濕地保護法》等,荒漠化和沙化得到整體遏制,沙區生態環境持續向好。榆林毛烏素沙地率先成為被植被“拴牢”的沙地,實現了“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歷史巨變,鑄就了人類治沙奇跡!

  進入新時代,國家先後發佈《京津風沙源治理二期工程規劃(2013-2022年)》《全國防沙治沙規劃(2011-2020)》《全國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總體規劃(2021-2035年)》(簡稱“雙重規劃”)《北方防沙帶生態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建設規劃(2021-2035年)》等重大規劃,印發《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管理辦法》,防沙治沙政策與策略與時俱進,“雙重規劃”首次明確“荒漠”是自然生態系統,對防沙治沙提出更高要求。

  ——理念之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荒漠生態系統是地球原生自然景觀,是大自然的“自然”組成部分,建設美麗中國不可或缺。過去,曾向沙漠進軍,企圖消滅沙漠;現在,認識到“原生荒漠”是自然資源、金山銀山。重新認識沙漠,認知荒漠生態系統,牢固樹立尊重荒漠、順應荒漠、保護荒漠理念,遵循“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自然法則,全面治理沙化土地,科學治理沙漠、戈壁,走科學、生態、節儉的綠色發展之路。堅持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堅持因地制宜、科學治理,宜喬則喬、宜灌則灌、宜草則草,宜荒則荒,統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

  ——保護之變。荒漠是重要的自然生態系統,蘊藏著豐富的自然資源。據研究,全國沙漠、戈壁約130萬平方公里,屬於不可逆轉荒漠,已經形成穩定荒漠生態系統。過去,全面治理沙漠,並沒有顧及荒漠生態系統穩定性,甚至破壞荒漠生態系統。貫徹新發展理念,荒漠邊緣要加強治理,鞏固擴展防沙治沙成果。荒漠核心應保盡保,建立荒漠生態系統保護的新體制新機制新模式,科學設置各類荒漠自然保護地,系統保護修復荒漠生態系統,為維護國家生態安全和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築牢基石。

  ——修復之變。荒漠,也是重要生態空間,約佔全國生態空間的40%。除沙漠、戈壁不可逆轉荒漠,約131萬平方公里可治理荒漠。四大沙地是典型的沙化土地,自然條件相對較好,可逆轉程度高,需要全面治理。2021年,北方防沙帶規劃提出治理沙化土地60萬平方公里,佔可逆轉沙化土地47%,這是沙化土地治理的重中之重。北方防沙帶是我國防治沙化和荒漠化的核心地帶,已納入“雙重規劃”總體佈局中。持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修復,提升荒漠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同時,受全球氣候變化和極端氣候影響,部分已修復和治理的沙化土地面臨退化風險,如毛烏素沙地、科爾沁沙地,要防止“二次沙化”。科學選擇樹種草種,確定“二次修復”模式和治理措施,以水定綠、宜綠則綠、宜荒則荒、宜封則封,營建穩定健康的植被群落。

  ——利用之變。過去,曾向沙漠要土地,在沙漠、沙地中尋求耕地佔補平衡,向“沙漠土壤”要農畜産品,掠奪式開發利用,使荒漠生態系統“雪上加霜”。現在,要綜合考慮荒漠自然資源稟賦、土地利用結構、土地適宜性等因素,科學劃定“沙區生態空間”適宜開發用地,探索自然保護和資源利用新模式,發展荒漠生態經濟體系,把生態保護修復與當地特色産業結合,堅持創新引領、綠色發展,形成特色突出、佈局合理、具有競爭優勢的産業鏈、産業帶和産業群,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優美生態環境、優良生態産品、優質生態服務的需要。同時,促進沙區産業結構調整,大力推動現代生態農牧業、清潔能源、生態旅遊、森林康養、沙産業等綠色産業發展,促進農牧民穩定增收,助力鄉村振興,為區域經濟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向美之變。荒漠具有調節氣候、涵養水源、固碳釋氧等諸多的生態服務功能。據研究,全國近5000萬人口生活在荒漠化地區,約佔全國人口4%。建設美麗沙區是建設美麗中國的必然要求。要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與森林地帶創建國家森林、園林一樣,按照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實施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創新沙區生態空間治理體系,加快治理能力現代化,全面推進美麗沙區建設。

  閱讀連結:陜西荒漠化

  第五次荒漠化監測數據表明,陜西省荒漠化土地280.29萬公頃,佔全省國土的14%。其中,風蝕荒漠化131.99萬公頃,佔荒漠化土地的47.09%;水蝕荒漠化140.71萬公頃,佔荒漠化土地的50.20%;鹽漬化7.60萬公頃,佔荒漠化土地的2.71%。主要分佈在定邊、靖邊、橫山、榆陽、神木、府谷、佳縣、綏德、米脂、清澗、子洲、吳起12個縣(區)170個鄉(鎮)。全省沙化土地135.40萬公頃,佔全省國土的7%。其中,流動沙地0.35萬公頃,佔沙化土地的0.26%;半固定沙地2.78萬公頃,佔沙化土地的2.05%;固定沙地124.29萬公頃,佔沙化土地的91.80%;沙化耕地7.97萬公頃,佔沙化土地的5.89%。主要分佈在定邊、靖邊、橫山、榆陽、神木、府谷、佳縣、吳起、大荔9個縣(區)111個鄉(鎮)。

  毛烏素沙漠是中國四大沙地之一,面積422萬公頃,包括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南部、陜西省榆林市北部風沙區和寧夏回族自治區鹽池縣東北部。其中,榆林244萬公頃,佔毛烏素沙地的56%。榆林沙化土地134.99萬公頃,佔全省沙化土地的99.7%。新中國成立時,全省流動沙地57.3萬公頃,流沙越過長城南侵50多公里。1994年到2014年,流動沙地由14.6萬公頃減少到0.35萬公頃,沙區林草植被蓋度達到33%。截止目前,全省治理沙化土地244萬公頃,流沙全部得到治理,毛烏素沙地基本“消失”,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堪稱世界治沙奇跡。美國《時代週刊》:“榆林治沙造林的成績是與毛烏素沙漠鬥爭的一個成功例證”。2018年第24個世界防治荒漠化與乾旱日紀念大會上,原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局長張建龍指出“中國的防沙治沙是從榆林走出來的,榆林成功的防沙治沙經驗,正在引領著中國乃至世界防沙治沙工作的走向”。陜西省林業局黨組書記、局長 黨雙忍

  注:本文為中國林政之變系列之一。趙國平博士為本文成品做出重要貢獻。林政體系廣大而精微,全面推進生態系統提質增效,必須加快林政體系和林政能力現代化。我們是綠色愚公,朝夕逐夢,向綠而行。2022年3月6日于磨香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