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風采 資源 建設 産業 合作

林政之變系列 | 林政防護林之變

來源:價值網 中國網生態中國頻道 編輯:欣欣 人氣: 發佈時間:2022-06-20 15:53:04
摘要: 森林具有生態環境防護功能,人類會自覺保護森林,以維持生態環境防護功能。

 

      人與森林是生命共同體。森林具有生態環境防護功能,人類會自覺保護森林,以維持生態環境防護功能。當森林消失後,生態環境防護功能隨之消失。通過人工營造林,可以恢復與重建森林生態環境防護功能,即是防護林。可見,防護林主要提供森林生態環境服務。

  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中國人利用森林防護功能由來已久。人文始祖有巢氏教民巢居,既可擋風遮雨,又能躲避猛獸。周代開始“列樹以表道”,官道之旁植樹是國家制度,開護路林之先河。戰國《管子·度地篇》記載“樹以荊棘,以固其地,雜以柏樹和楊樹,以備決水”,開堤岸防護林之先河。秦漢之際,為防範遊牧民族,西北邊境栽植榆樹作為圍柵,開邊防林之先河。宋太祖詔令專植榆柳,中通一徑,僅容一騎,開防禦林之先河。明清時期,黃河、長江水患頻發,形成“植樹六法,以護堤岸”的堤防林理論。

  近代以來,由於過度開墾、不當利用土地,生態環境問題日益嚴峻,現代防護林走向體系化。1843年,沙皇俄國應對農業生産乾旱風、土壤侵蝕等生態環境問題,營建草原農田防護試驗林,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防護林試驗站。由此,實施重大防護林體系工程成為各國應對自然災害和生態環境問題的重要策略。1935年,美國實施“大平原各州防護林工程”,也稱“羅斯福防護林工程”,是全球第一個大規模生態工程。1948年,前蘇聯啟動“史達林改造大自然計劃”。1954年,日本啟動治山治水防護林工程。1970年,北非五國為防禦撒哈拉沙漠北移擴展,共同啟動實施“綠色壩工程”,成為全球第一個大型跨國防護林工程。實施防護林工程對各國改善生態環境,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帶來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新中國成立後,荒山滿目,大地失去植被庇護,促成以生態環境服務為主要目的的現代防護林迅速發展,並形成了中國特色防護林政策體系。中國防護林發展,大體經歷了三個歷史階段:

  第一階段:探索起步,區塊發展。

  新中國建立初期至改革開放前,是防護林建設的探索發展期。由北向南,全國各地相繼營造防風固沙林、水土保持林、沿海防護林、農田防護林等類型多樣的防護林。

  1949年初,華北人民政府成立冀西沙荒造林局堅持“植樹造林,防風治沙,變沙荒為良田和果園”奮鬥目標,成為建國初期北方防護林營造示範單位。1950年,林墾部發佈春季造林指示,要求在山荒、沙荒犯風地區、沿河沿海、沿公路鐵路,有計劃的營造防護林以防止風沙水患,鞏固路基,保障農業生産。東北西部防護林帶、內蒙東部防護林帶,以及黃河南岸的豫東防沙林帶建設相繼啟動。1952年,全國林業會議決定,除繼續營造東北西部防護林及冀西、豫東、永定河下游防沙林外,籌劃營造從沽源到陜壩的察綏防護林帶及由府谷到定邊的陜北防護林帶,同時配合治黃、治淮工程,在涇河及無定河、淮河上游、永定河上游營造防洪林,蘇北、山東、河北按計劃營造海岸防護林。1960年代,防護林建設擴展到華北、中原和江南農業區,以改善農田小氣候、防禦自然災害為目的防護林成為農田基本建設內容之一,以窄林帶、小網格為主要結構模式的農田林網快速發展,逐漸遍佈全國農區。

  整體上看,這一階段的防護林理論和實踐受蘇聯防護林建設理念影響,以促進農業生産為主要目的,建設概念局限于農田、牧場結合形成的林網林帶。第一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結果顯示,1976年,全國防護林面積1.17億畝,佔森林面積的7.1%。由於缺乏統一規劃,林分樹種單一、目標單一,防護林建設未形成整體防護效果,北方沙化土地依舊呈擴展趨勢、沙塵暴頻發,對生産生活帶來嚴重影響。

  第二階段:工程引領,體系發展。

  1980年代和1990年代,以“三北”防護林工程為代表的林業生態建設工程相繼啟動,防護林進入體系化發展階段。防護林營造由單一樹種、林種,向多樹種、多林種、喬灌草綜合配置、效益互補、功能協調轉變。

  1978年,鄧小平、李先念、陳雲等中央領導同志分別在《關於在我國北方地區建設大型防護林帶的建議》上作出重要批示。國家林業總局迅速組織調查研究,編制了“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規劃。同年,國務院批轉國家林業總局《關於在“三北”風沙危害和水土流失重點地區建設大型防護林的規劃》,由此拉開了一個重整河山、規模空前的偉大工程的序幕。“三北”工程涉及東北、華北、西北13省551個縣,總面積406.9萬平方公里,佔全國國土的42.4%。規劃期從1978到2050年,分三個階段、八期工程進行建設,歷時73年。“三北”工程是人類最具雄心的生態工程,鄧小平題詞“綠色長城”。“三北”工程帶動了一系列防護林工程,構築起中國大陸防護林基本骨架。1989年,國務院批復《1989-2000年全國造林綠化規劃綱要》,要求新造林中防護林比重不低於30%,明確建設五大防護林體系——三北地區、長江中上游、沿海防防護林體系工程、太行山地區綠化工程和平原地區農田防護林工程,這是中國發展防護林的黃金時代。長江中上游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以營造水源涵養林和水土保持林為主,涉及9省144縣。沿海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以營造沿海基幹林帶為主,規劃覆蓋11省1.8萬公里大陸海岸線。太行山綠化工程,以“改善生態、富山保川”為目的,涉及4省110縣。平原綠化工程,以營造農田防護林為主,涉及26省918縣。1995年11月,國家計委批復同意遼河流域、淮河太湖流域、珠江流域和黃河中游4個防護林工程總體規劃,重點流域防護林建設全面提速發展。

  這一階段,防護林內涵逐漸擴展、理論創新發展、實踐不斷豐富。1984年《森林法》明確,防護林、用材林、經濟林、薪炭林、特種用途是五大林種。防護林是指以防護為主要目的的森林、林木和灌木叢,涵蓋農業用地上的農田和牧場防護林、道路建設用地上的護路林、水利工程用地上的護岸林。1995年國家體改委、林業部《林業經濟體制改革總體綱要》,將森林劃分為兩大類:公益林和商品林,實施分類經營、分類管理。防護林和特種用途林納入公益林類,用材林、經濟林、薪炭林納入商品林類。1998年修訂《森林法》,國家設立森林生態效益補償基金,用於提供生態效益的防護林和特種用途林的森林資源、林木的營造、撫育、保護和管理。

  中國防護林建設逐步由大型防護林體系建設轉向生態經濟型防護林體系建設,加快建設農林牧、土水林、帶片網、多林種、多樹種、林工商、喬灌草相結合的防護林。第六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結果顯示,到新世紀之初,防護林面積14.45億畝、佔全國森林面積55.07%,1.8萬公里海岸基幹林帶基本合龍,風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嚴重局面得到初步遏制,探索形成一條中國特色防護林發展之路。

  第三階段:整合升級,統籌發展。

  進入新世紀,國家林業戰略佈局調整,17個林業工程整合為六大重點工程。“三北”和長江中下游地區等重點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是六大工程之一,囊括了“三北”地區、沿海、珠江、淮河、太行山、平原地區和洞庭湖、鄱陽湖、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防護林建設,成為涵蓋面最大、內容最豐富的防護林工程。黨的十八大以來,統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成為國家戰略,防護林體系建設佈局優化,管理制度化、規範化、科學化。

  2011—2020年《全國造林綠化規劃綱要》明確,繼續推進“三北”及長江流域等防護林建設,積極營造公益林。2004年《重點公益林區劃界定辦法》明確,重點公益林區劃對像是林地中的重點防護林和特種用途林,包括水源涵養林、水土保持林、防風固沙林和護岸林,自然保護區的森林和國防林等。同年,實施公益林森林生態效益補償制度,給公益林營造、撫育、保護和管理以專項補助。2014年《防護林術語》明確,防護林是為了保持水土、防風固沙、涵養水源、調節氣候,起到改善生態環境和人類生産、生活條件作用的有林地、疏林地和灌木林地。在林政治理實踐中,防護林逐步轉向林地類型。2019年新修訂《森林法》明確,國家以培育穩定、健康、優質、高效的森林生態系統為目標,對公益林和商品林實行分類經營管理,突出主導功能,發揮多種功能,實現森林資源永續利用。沿用多年的“防護林、特種用途林、用材林、經濟林和能源林”的5大分類從《森林法》正文挪至附則“用語含義”部分,並刪除了概念表述。在森林經營管理中,防護林概念淡化,日益為公益林所替代。2020年,《全國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總體規劃》印發實施,治山、治水、護田、護岸的防護林工程全面融入“三區四帶”工程佈局,進入接續、拓展和統籌發展新階段。

  這一時期,以生態建設為主線,統籌生態建設和民生改善是防護林建設指導思想。“三北”工程五期明確“以防護林為主體,適當配置特用林、用材林、經濟林、薪炭林,形成多樹種、多功能的綜合防護體系”建設思路。防護林體系建設,不再是單純的營造防護林。第九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數據,防護林面積15.12億畝,佔全國森林面積46.2%。持續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防護林面積增長趨緩,在森林面積中的佔比呈下降趨勢。隨著時間推移,早期建設的防護林出現衰退態勢,實施防護林保護和退化林修復,已成為後續防護林體系建設的重要任務。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回顧不同發展階段,防護林建設始終堅持問題導向,及時調整政策策略,在推動我國生態環境持續向好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治理理念上,由“森林、林木和灌木叢”到“有林地、疏林地和灌木林地”,實現了由資源到地類轉變,逐步與公益林趨同。在治理模式上,由區域性林帶林網建設到體系化推進生態建設,再到統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始終致力於改善生産生活環境。在治理效果上,防護林工程實施區森林草原資源顯著增加,防災減災能力和生態防護功能顯著增強,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持續顯現。

       歷史缺少是非對錯,充滿轉承分合。到如今,已經蔚為壯觀的中國防護林,併入了更加宏達遼闊的中國公益林,為美麗中國建設、為創造人類文明新形態永續提供生態環境服務!

  閱讀連結:陜西防護林

  陜西是防護林建設重點省、防護林大省。根據第九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數據,陜西防護林9109萬畝、居全國第7位,防護林佔全省森林的68.48%、居全國第5位。根據國土“三調”對接融合數據,全省防護林1.22億畝、佔林地65.24%。

  陜西重點防護林體系建設主要涉及三北防護林工程和長江中上游防護林工程。其中:三北工程涉及9市68個縣區,涵蓋全省60%的國土面積、70%的水土流失面積和100%的沙化荒漠化土地。1978年以來,累計營造林5400多萬畝,工程區森林覆蓋率由12.9%提高到36.8%,年均入黃泥沙量由8.3億噸減少到1.3億噸,在黃河變清、陜西變綠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長江防護林工程涉及全省4市30縣區,自1989年以來,累計營造林1319萬畝,工程區森林覆蓋率由36%提高到69.65%,在恢復秦嶺、巴山森林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陜西是防沙治沙前沿陣地,自1950年啟動營造陜北防沙林帶以來,全省先後實施防沙治沙工程、京津風沙源治理工程,營造了大量防風固沙林,860萬畝流動沙地得到有效治理,成為全國唯一一個“拴牢”流沙的省份。涌現出和石光銀、牛玉琴、張應龍、女子民兵治沙連等享譽全國的治沙英雄和先進集體。中國的防沙治沙是從榆林走出來的,榆林成功的防沙治沙經驗深刻影響著全球防沙治沙走向。陜西省林業局黨組書記、局長 黨雙忍

  注:本文為林政之變系列文章之一。孫健為本文成品做出重要貢獻。林政體系複雜而深刻,要全面推進林政“三生”——生態保護修復、生態系統管理、生態空間治理,推動生態系統提質增效。我們是綠色愚公,朝夕逐夢,向綠而行。2022年2月26日夜于磨香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