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風采 資源 建設 産業 合作

闖出危險廢物污染防治的“廣東經驗”

來源:中國環境報 編輯:生態 人氣: 發佈時間:2020-10-26 14:26:43
摘要: “之前一噸樹脂危險廢物焚燒處置費要1.1萬-1.2萬元,最高時達1.5萬元;去年10月起,降至8000-9000元,現在不到6000元了。”在廣東松下電子部品(江門)有限公司的危廢貯存倉庫裏,公司環保負責人向記者算了一筆賬。

圖為危廢專業收集儲存單位倉庫管理人員正在掃描二維碼。鐘奇振攝

“之前一噸樹脂危險廢物焚燒處置費要1.1萬-1.2萬元,最高時達1.5萬元;去年10月起,降至8000-9000元,現在不到6000元了。”在廣東松下電子部品(江門)有限公司的危廢貯存倉庫裏,公司環保負責人向記者算了一筆賬。

讓松下等危廢産生企業直接受益的是江門市一批新建危廢處理處置設施的建成投産。今年底全市危廢處置能力將達到55.8萬噸/年,較前兩年增加了129.6%。“本地運輸距離近,可選擇處理的企業多了,處理價格自然下降。”江門市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危廢處理處置設施的加快建設,為企業解決了後顧之憂,促進了當地電子、摩托車、化工等傳統製造産業健康和可持續發展。

曾因危廢問題被生態環境部約談的江門市的改變,折射了廣東全省危廢工作的巨變。2018年底,廣東這項工作還在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中被專項督察;一年多後,卻作為典型近日在全國性會議上作經驗發言。

9.62萬家危廢單位納入監管雲平臺,資訊化管理出成效

“現在坐在辦公室電腦前操作,就可以履行法定申報義務,還能線上完成不少業務辦理,省心又省事。”

像廣州汽車本田有限公司、東江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一樣“愛上”廣東省固體廢物環境監管雲平臺的危廢産生單位和危廢處理處置單位已有9.62萬家。

面對危廢産生單位點多面廣的特點和各地基層管理部門人手有限的困難,廣東省以完善省市縣聯網、政府與企業共用的監管雲平臺為載體,大力推進危廢資訊化管理。目前納入平臺監管的危廢單位數由2017年的1.86萬家增長到如今的9.62萬家,增長了417.2%;申報量也由356.3萬噸增長到491.30萬噸,極大地提升了監管覆蓋面。

打開平臺窗口,各項危廢管理主要業務一目了然。據廣東省固體廢物和化學品環境中心副主任蘇闖介紹,今年1-9月份,通過平臺網上辦理年度申報登記、年度管理計劃、跨省轉移審批、轉移聯單備案等業務,就能節省至少58萬次現場辦理,極大地提高了便民服務水準。

不僅如此,危廢産生單位還能在平臺上方便地找到危廢處置企業(目前省內、省外共有446家),通過貨比三家、自主選擇,極大地降低了處置成本。

生態環境管理部門也在資訊化管理中收穫頗多。“各種海量資料資訊,通過分類整理和及時更新,讓我們更好地摸清底數,進一步提升危廢處理處置設施規劃建設的針對性,實施有效管理和精準治污。”省生態環境廳固體處副處長劉彩霞説。

“我們會努力做到更好。”蘇闖説,平臺通過視頻聯網監控、智慧電子地磅數據傳輸、運輸車輛車牌智慧識別、無人機巡拍等物聯網技術試點應用,初步摸索出一套危廢從産生到貯存、轉移運輸、利用處置全過程資訊化監管的管理模式。為進一步檢驗企業在平臺自行申報數據的真實性,今年起,廣東省生態環境廳又組織第三方專業技術機構對電鍍等5個重點行業和廣州等4個重點城市的危廢申報情況進行環境審計。根據環境審計結果,對部分行業企業申報數據進行校核,對數據差別較大企業,要求當地環境管理人員做好申報服務指導。

在推進資訊化管理的同時,廣東省強化區域聯動、部門聯動,推進危廢跨省聯防聯治,推動形成環境風險防範合力。

如與廣西壯族自治區率先簽訂《粵桂危險廢物跨省非法轉移聯防聯控合作協議》,探索建立“四項制度”,實施“六個合作”,大力打擊跨省轉移傾倒危廢違法行為。在生態環境部的指導支援下,2019年10月又牽頭編制《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五省(區)危險廢物跨省非法轉移聯防聯控合作協議》,進一步拓展聯防聯控合作機制和內容,加快跨省轉移審批,強化區域利用設施能力共用。今年以來,跨省非法轉移傾倒固體廢物案件大幅度下降。

為強化廢棄危險化學品監管,廣東省生態環境廳主動與應急管理部門溝通,建立聯動工作機制,開展聯合執法行動,排除風險隱患。

精準發力“補短板”,危廢處理處置能力年底達750萬噸/年以上

廢油泥、活性炭、有機樹脂等各種危險廢物,預處理後拌進粘土、灰石中,送進溫度達1450攝氏度以上回轉窯煅燒,實現無害化處理,這是記者在江門華新水泥(恩平)有限公司看到的一幕。

江門恩平水泥産能大,當地因地制宜,支援水泥企業開展水泥窯協同處置危廢,把危廢變成水泥原料,走出資源化利用新路子。江門危廢處置能力也迅速升“檔”,僅華新水泥廠每年最多可處置9萬多噸危廢。依託水泥窯這一“大胃王”,華新水泥廠成為江門“中西南北”四大危廢綜合處置中心的西中心。危廢處理業務也給企業增添了新的經濟收益。

“過去這些危廢都是運給有資質的外單位處理,僅運輸環節就要一大筆支出,還會帶來運輸污染。現在都是在我們自己廠裏處理,經濟又環保。”

在“支援産廢量大的企業自建危廢利用處置設施”政策指引下,從市中心搬遷到南沙區的廣州造紙廠,在新廠區新建了危廢處理焚燒爐。據統計,2019年該廠自我“消化”處理5萬噸自産油墨廢渣,省去約1億元處置費。

區域性綜合危廢處置基地投資大、週期長,社會資本不敢大規模投入。部分危廢缺乏資源化利用價值、處置技術難,民營企業不願意收,怎麼辦?

廣東省充分發揮財政投入、國有企業的“兜底”作用,去年由省財政安排10億元注資廣晟、廣業等大型國有骨幹企業,帶動銀行、社會資本等投入,重點建設13個危廢處置項目,形成危廢處置的基礎性重大保障。今年8月,汕尾市醫療廢物處置中心正式投産,全省實現醫廢處理“一市一廠”,為疫情醫療廢物處置提供有力保障。粵北危廢處置中心年底就可投入使用,東莞立沙島危廢綜合處置中心等項目也在加快形成處置能力。

“2019年廣東新增危廢利用處置能力126萬噸,提前一年完成中央環保督察新增25萬噸/年焚燒和填埋處置能力的整改任務。”劉彩霞説,截至2020年9月底,全省有138家危險廢物綜合經營許可單位,核準規模635.36萬噸/年。預計2020年底,利用處置能力將達到750萬噸/年以上,基本滿足全省利用處置需求。

創新專業收集儲存模式,破解中小企業“處置難”

“我們按預約時間把危廢打包好,處置公司卻説臨時來不了,最長的時候拖了6個月。”兩年前危廢處置的窘境,讓佛山市振達傢具有限公司經理杜兵印象深刻。由於危廢量少,簽約的大型危廢處置單位經常以路途遠、不順路等原因爽約。

2018年底,佛山市生態環境局探索開展危險廢物專業收集儲存試點,讓杜兵看到了希望。他通過市生態環境局網上平臺搜索專業危廢收集企業,找到了佛山碧海藍天公司。“現在提前一週來電話預約,準時到府清運,價格還比以前便宜。”杜兵高興地説。

“處置難、收費貴,問題非常突出,嚴重影響中小微企業合法處置危廢的積極性。”佛山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唐來奎介紹説,佛山涉危廢産生單位有兩萬多家,大部分是中小微企業;然而,去年底全市只有6家危險廢物持證經營企業,而且處置類別少。

將收集、儲存從“收集+處置”的綜合模式中分離出來。從2018年底開始,佛山市開展危險廢物專業收集試點,通過社會公開招標培育了19家收集試點單位。

新模式帶來的是産廢企業成本下降、危廢管理規範化等諸多變化。“有的企業危廢成本降了近一半。”碧海藍天公司的陳經理説,收集單位紛紛採取“拼車”、小車快運、就近布點等模式加速收運,危廢處理從“買方市場”向“賣方市場”轉變,收費明顯下降。

為了收到更多危廢,收集單位還進一步向産廢單位前端延伸專業服務如危廢如何儲存、分類、放置,如何進行網上申報、登記臺賬等。“這是生態環境部門對收集單位的一個核心要求。”唐來奎説,“既要鼓勵競爭,也要防止惡性競爭導致非法傾倒,我們正在進一步總結試點經驗,支援收集單位優勝劣汰,並通過提高環保規範化要求,提升收集單位的規模化、專業化水準。

據悉,佛山試點經驗也在廣東省內進一步應用推廣,廣州、中山等地也在開展危廢收集儲存試點工作,形成了約50萬噸/年的危廢收集貯存轉運能力,為中小微企業危廢處置提供了有效助力。(黃慧誠 鐘奇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