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跑者,我不要華麗龍門我要安全完賽
2019-07-23 13:13:59 來源:體育中國

5月26日,長春國際馬拉松鳴槍起跑。 

賽後,官媒給出了一組大數據:“本屆賽事,組委會選派了197名裁判員、47名領跑員,志願者2473名,醫療保障人員1134人,設置26個醫療點,設立27個展演區域,組織近30余項群眾文體活動展示節目,參演人員達到6000余人。”

與此同時,一則讓跑圈再次譁然的消息不脛而走:“當比賽進行到8點30分左右,新民廣場附近,一位男選手心臟驟停,經搶救無效......”

又一起馬拉松悲情事件,如同比賽當天的雨,淋濕了太多跑圈人士的心。

近年來,中國路跑賽事如火如荼。2018年,全國31個省市區、285個地級市舉辦了不同形式的馬拉松比賽。然而,在這雨後春筍般涌現出的諸多賽事,水準卻良莠不齊,頻發因不規範的賽事運營管理導致的各種問題,而跑友猝死事件,則是其中最讓人唏噓不已的反思時刻。

相比之下,世界六大馬拉松之一的東京馬拉松被譽為世界上最安全的頂級馬拉松賽事,自2007年第一屆起至今從未發生過一起“跑者死亡案例”。這得益於東馬一直由專業的賽事運營機構操盤,對於醫療服務高度重視,並有足夠細緻的安排。

當下,有些地方政府看到馬拉松帶來的城市宣傳效應、經濟拉動效應等利好因素,盲目辦賽,並把專業性非常強的賽事運營交給一些不具備資質和經驗的企業或團體操盤,為比賽事故埋下了隱患。非專業的運營機構通常在賽事宣傳和賽場氛圍營造上投入較大,但是在運動員安全保障及突發事情處理等方面通常敷衍了事,抱著僥倖心理。

諸多醫療專家認為,運動性心臟驟停早救治是關鍵,每晚搶救1分鐘,挽救的可能性下降7-10%,一般晚10分鐘的話,挽救成功率即接近於零。

東京馬拉松一直提倡全方位的醫療保障:每隔約3分鐘的路程就會有2人一組的志願者,攜帶心臟除顫儀在路邊待命;配有騎自行車的移動救助人員也攜帶心臟除顫儀;還有與參賽者一同在賽道上跑步的醫生,他們身穿特殊標記的馬甲,會按照一定的配速,等間隔地跑在跑道上,以應對跑者的突發事故。這些移動救助人員都會攜帶GPS定位系統,總指揮部會對他們所在的位置進行實時掌握。

2009年日本著名喜劇明星松村邦洋參加東京馬拉松時就遭遇心臟驟停,不過訓練有素的賽事工作人員迅速幫其進行心肺復蘇,為搶救成功爭取了時間。

2018年,同樣發生在長春馬拉松,當天9:53在19.5公里處,移動AED16號工作人員報告有選手倒地,呼吸心跳停止,立即開展急救,並調派救護車到達現場。經過現場急救,心跳恢復,呼吸恢復!

10:05開始轉運時,神志逐步恢復。轉運至前衛醫院時神志恢復,可回答問題,講明自己姓名。

 入院後,立即進入ICU病房。保險迅速對接,家人隨後趕到。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某些國內馬拉松賽事,由於運營團隊的不專業,往往忽視了路跑賽事運營中最為關鍵的因素——安全保障與急救措施,不把賽事保障安全體系提到最重要的位置,而只為了面子上“龍門”的炫目漂亮,只為了臺上主辦方光鮮的形象,那慘痛的悲劇還會發生。  

我們希望國內馬拉松賽事的運營向專業化邁進,同時,需要建立更加科學和縝密的醫療保障體系,才能更有效地減少悲劇發生。社會各界都應客觀理智地認識到馬拉松賽事的運營門檻之高、責任之重。讓那些只以逐利為目的,出現過安全問題的草臺班子遠離賽事運營,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才是中國路跑産業蓬勃發展牢不可催的基石。

      我們需要這樣的馬拉松:勇敢出發,平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