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存在“雞娃”現象,與其相伴的教育焦慮正常嗎、有解嗎?且看教育學者和社會學者怎麼説。

首都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薛海平

“雞娃”現象,不僅在中國有,在日本、南韓等東亞社會也是常見現象。這個父母群體有一定的經濟條件,受教育水準一般較高,對孩子的教育期望也較高,並且他們還有一定時間能經常參與到孩子的教育活動中。

這樣的現象在各個階層都有,在中産階層更多一些。我覺得有幾方面的原因。第一個是儒家文化一直比較重視教育,所以希望通過讀書來實現階層固化或階層流動。

另外一個跟教育體制的特點有關。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經超過50%,進入普及化階段。在這種情況下,對很多人來説,獲得高等教育的目的是要上好大學、高水準大學。因此,競爭仍很激烈。

從基礎教育來看,多年以來我們一直在努力實現更好的均衡,更大的公平。就近入學、防止擇校,就是在促進教育資源均衡發展的基礎上,最大限度地保公平。這就導致中産階層的焦慮。一方面中産階層子女獲得基礎教育優質資源的機會越來越不確定。另一方面,好大學畢竟有限,通過上大學獲得未來競爭優勢的把握並不是很大。

與此同時,條件一般的家庭也焦慮。基礎教育階段推行減負政策,但學校的品質差異還是客觀存在。孩子校外補習參與力度和品質的差異,導致學習成績差異的可能被不斷放大。而很多家庭對孩子發展結果所持的標準比較單一,就是單看孩子能不能上好學校。

家長的教育焦慮也反映了家長對孩子學習活動的參與不斷加深。而過度關注或者是關注的方式不對,會産生諸多負面影響:比如,造成孩子的主觀學習負擔非常重,抵消減負政策效果,造成過度的教育競爭,導致資源的浪費和過重的家庭負擔。

(本報記者楊颯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