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每年到這個時候,都會有國民閱讀率的調查公佈。日前,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對外發佈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保持增長勢頭,各類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均有所增長,手機和網際網路成為我國成年國民接觸媒介的主體,近七成成年國民希望全民閱讀活動再多一些。

全民閱讀活動開展十幾年來,“多讀書、讀好書”的書香氛圍越來越濃郁,國民閱讀率一直處於上升勢頭。應該説,去年的國民閱讀率數據還是不錯的,值得肯定,但細看數據,有些短板值得重視。

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成年國民每人平均紙質書報刊和電子書閱讀量均有所下降。具體地看,成年國民每人平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5本,每人平均電子書閱讀量為2.84本,紙質報紙的每人平均閱讀量為16.33期(份),紙質期刊的每人平均閱讀量為2.33期(份)。也許有人説,這個下降並不能説明問題,畢竟現在閱讀數字化轉移十分明顯,此小減彼大增,還是增。

再看一組數據,我國成年國民網上活動行為中,以閱讀新聞、社交和觀看視頻為主,娛樂化和碎片化特徵明顯,深度圖書閱讀行為的佔比偏低。紙質閱讀“下降”和深度閱讀“偏低”放在一起,指向了一個由來已久的憂慮,那就是閱讀品質。

廣義上講,只要開卷那就有益。任何一種閱讀,只要內容不是庸俗的錯誤的,讀下去都會得到一些收穫。而且,不能否認消遣式閱讀的價值。但是,我們今天聽到的與閱讀有關的所有名言,其實都指向有品質的閱讀。高爾基有句名言,“我撲在書上,就像饑餓的人撲在麵包上一樣”。優秀的書籍才是閱讀文化的“維他命”,倡導閱讀,應該是有營養的閱讀。

什麼是有營養的閱讀?很簡單,就是通過閱讀給生命增加營養。比如,汲取知識、拓寬視野、涵養正氣、陶冶情操、豐富思想,等等。實現有營養的閱讀不外乎兩點,一是在閱讀內容上,多選擇經典有價值的,而不能只是為了打發時間,滿足於大量碎片化、娛樂化,甚至低級趣味的內容。二是在閱讀方式上,靜得下心,沉得住氣,下得了苦功,而不能浮光掠影,不求甚解,滿足於一知半解。

近年來流行“悅讀”。確實,有些閱讀是很輕鬆的,但有營養的閱讀,往往挑戰的是知識的盲區,其閱讀過程很多時候是不輕鬆的。尤其一些大部頭經典著作,不經過一番苦讀,連門都進不了。

值得重視的是,有營養的閱讀,與媒介並沒有必然聯繫。一般而言,紙質閱讀更容易走向深度,但並不是所有的紙質閱讀都是深度閱讀。數字化閱讀,容易走向無營養,但數字化閱讀可以為紙質閱讀導流,數字化閱讀本身也可以具有高品質。從閱讀革命到創作革命,未來會有更多符合數字化閱讀的內容出現,關鍵還是看選擇什麼樣的閱讀內容,採取什麼樣的閱讀方式。

歌德説過,“讀一本好書,就是在和高尚的人談話。”讀一本好書,好好讀一本書,比簡單追求閱讀量更有意義。國民閱讀率數據喜中也有憂,是到了強調有營養閱讀的時候了。堅持有營養的閱讀,經年累月産生的知識複利,才能“遇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