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各地戲劇院暫停營業,戲曲院團紛紛涉足直播領域。在日前舉行的藝起前行·演藝大世界雲劇場——“東方之韻”戲曲展演周裏,京、昆、滬、越、淮、評彈5天舉行了6場直播。上海越劇院“越賞清音”首場公益演唱也在10余個平臺同步直播。梨園雅音走到線上,在數字時代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4月7日,入駐短視頻平臺快手1個月之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河南豫劇院院長李樹建在該平臺組織上演了第二場直播,由他的弟子和“超級戲迷”線上PK。3月29日,李樹建在快手進行了名為“老戲曲·新傳播”的直播首秀,帶領弟子現場表演了豫劇《五穀豐登》。

一部以京劇為背景的熱播“網劇”《鬢邊不是海棠紅》本已讓戲曲吸引了無數年輕人的關注,而戲曲直播更吸引了大批年輕網民,一時成為“流量擔當”。

戲曲上線

3月7日入駐快手平臺後,近一月以來,李樹建發佈的戲曲短視頻已經收穫了近2000萬播放,這種新的戲曲傳播方式讓他吃驚。

在女兒的鼓勵下,他決定開啟直播,跟粉絲交流。

3月29日晚8時,徒弟們聚攏到身旁,伴著螢幕上不斷的留言和禮物,他談豫劇、談人生、談弟子。直播間粉絲的熱情,讓他很快就進入到熟悉的演出狀態。

直播中,李樹建不僅和弟子們攜手演繹了經典豫劇《五穀豐登》,還邀請到了豫劇名家金不換、文武小生王獻光,以及“河南俏花旦”杜永真來到現場,表演《七品芝麻官》《梳粧》等豫劇選段,並向網友們展示了“水袖”“甩發”等基礎豫劇技巧。

4月7日,李樹建又策劃了“超級粉絲和徒弟們”的直播,按照計劃,該系列直播總共將進行4場。

李樹建和豫劇並不是近期唯一上網直播的藝術家和劇種。3月20日晚7時30分,“越賞清音——上海越劇院一團特別直播公益演唱會”作為首場全網大型直播演唱會,打響了疫情下戲曲“上線直播”第一槍。眾多上海越劇院名家、中生代、青年演員悉數亮相。

線下的劇場的大幕尚未拉開,上海昆劇團則讓珍貴影像“重見天日”,令京昆大師俞振飛“現身”抖音直播間,王珮瑜的首檔中國京劇脫口秀《瑜你臺上見》在愛奇藝上線,打出“綜藝+網劇”的組合拳……戲曲人線上上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流量新星

“如果按照每年100場,每場2000名觀眾計算,45年來,現場聽我演唱的人數也就1000來萬人。而在網上短短20多天,就有近2000萬的播放量。”李樹建對記者算了一筆賬。

而3月7日開通快手賬號當天,李樹建發佈的一條短視頻迅速引爆了豫劇演員和愛好者,獲得了超過266萬播放量和近7萬個點讚。許多粉絲“李老師趕緊開直播吧”的留言也成為李樹建的動力。

3月29日晚的直播,是李樹建職業生涯中觀眾最多的演出之一。“直播間最高觀看用戶數達13.8萬,累計觀看用戶數156.7萬,有兩三萬人從頭看到了尾”。

戲曲的這種火爆場面近來引起了人們關注。

網劇《鬢邊不是海棠紅》涉及多出京劇、五六處崑曲,包含了旦角八九個流派,首播當日愛奇藝站內熱度值破7000大關,開播日五個熱搜登上新浪微網志熱搜榜。

“越賞清音——上海越劇院一團特別直播公益演唱會”首演後不到24小時,3家主要平臺數據為:文化上海雲直播點擊310393人次,澎湃新聞直播點擊460179人次,東方大劇院各平臺渠道直播點擊892651人次。

如果將豫劇、越劇線上流量歸結為依託的是地方劇種本身的粉絲群,那麼京劇在流行文化平臺的“戰績”則讓人見識到了傳統戲曲的流量潛力。

3月26日晚,上海京劇院線上演唱會引爆關注。各大平臺線上人次總和達到15萬。這樣一場聚焦傳統文化的直播在“二次元”聚集的嗶哩嗶哩,一度衝到娛樂直播榜的第11名,獲得即時互動彈幕兩萬多條;抖音平臺線上人數達到16603,獲得2.9萬音浪和10354次評論。

在這紅火的情景下,戲曲表演藝術家們也成為“流量新星”。首場直播為李樹建漲粉近10萬;京劇名家李軍一次演唱《珠簾寨·數太保》時候“忘詞”,表演依舊臨危不亂,“十一太保擒虎豹”因此成了觀眾心中的“名場面”,本人也因此被年輕戲迷們昵稱為“準叔”;尚長榮、陳少雲、朱世慧等老藝術家,通過直播,讓年輕人生發不少逗趣的評論。

“擁抱未來”

雖然按照李樹建的話來説,對於網際網路,自己就是“捍麵杖吹火——一竅不通”,但他堅定地認為,“戲曲擁抱網際網路就是擁抱未來”,而且“早擁抱,早受益”。

這樣的認識早在2014年就已産生。當年,李樹建進京展演,30場演出場場都被搬到網上,迄今點擊量已達3.3億。

“以豫劇為例,目前戲曲市場存在‘三多三少’,即老年觀眾多,年輕觀眾少;基層演出多,城市演出少;包場演出多,售票演出少。想要解決這些問題,關鍵在於城市、青年觀眾,只有年輕群體介入,優秀的戲曲文化才不會出現斷層。”如何鞏固觀眾群,尤其是吸引年輕群體的注意?越來越多戲曲藝術家利用新媒體做增量,提高傳統戲曲的網路能見度。

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僅快手平臺上新增戲曲類視頻290多萬條,涵蓋戲曲168種。其中,視頻數量最多的是京劇,作者數達158萬,平均觀看量最高的則是豫劇,作者數超2萬。

“我們説戲曲走進了群眾就生,離開了群眾就死。”“觸網”一個月來,李樹建對“戲曲直播”有了自己的思考,“點擊量相當於觀眾進場,粉絲量相當於觀眾給我們掌聲的大小,評論相當於過去閉幕後發給觀眾的答卷。演得不好,進場的觀眾還能離開,也可能會掉粉。”

因此,戲曲“線上見”,絕不是疫情下的權宜之計,而是時代發展的大勢所趨。

3月29日的直播,李樹建跨界邀請了網紅、歌唱家等互動連麥,吸引大量年輕粉絲入場。而在他的設想中,直播只是第一步,通過直播“吸粉”,並最終讓他們走進線下劇院,真正領略戲曲的藝術之美,線上線下良性互動,讓戲曲這一傳統藝術不斷煥發新的活力才是他的最終目的。

李樹建有幾十年的舞臺表演經驗,可第一次進行直播前,他還是十分緊張。“直播前幾個晚上都睡不好覺,試播到夜裏二三點回家,早上六七點就醒了”,因為他清醒地知道,無論是線上上還是線下,演出成功關鍵依然在於表演本身,依然在於“內容為王”。

現在,有了兩次成功的直播經驗,李樹建相信,戲曲這壇“老酒”,借助網際網路平臺,一定會走出深巷,散發出別樣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