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應對新冠肺炎外防輸入、內防擴散的嚴峻情形下,面對新冠病毒普遍易感的今天,如何在充分“外隔離”防控新冠病毒取得階段性成效的基礎上,加強“內隔離”防控新冠病毒已成為關鍵性的舉措。基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表述新冠病毒通過75%乙醇可有效滅活,筆者提出通過“含漱酒水、熏蒸酒氣、涂擦酒精”構築人體消殺滅毒的“內隔離”長城。

      1、含漱“酒水”

      含漱“酒水”是基於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咽拭子培養時核酸檢測陽性,咽喉部黏膜附著有病毒,故對於無酒精禁忌的人們,適時于早晚間含高濃度白酒水漱口之(離開高危接觸環境人員應加做一次),附以按壓可以生津的穴位—承漿穴(下唇正中間凹陷處),利於病毒排出。具體是先將清水含在口內,鼓動兩腮,使清水在口腔內充分與牙齒、牙齦接觸,並利用水力反覆地沖洗口腔各個部位,盡可能地清除掉存留在口腔內的食物殘渣之時,排除口腔、咽喉部感染的新冠病毒。然後含10ml的高濃度白酒,用上述方法再漱口1分鐘,漱完後不要再用清水漱口。

      2、熏蒸“酒氣”

      熏蒸“酒氣”是基於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病毒通過飛沫傳播感染後,可深達呼吸道和肺部,臨床可通過支氣管鏡肺泡灌洗液檢測病毒核酸,故對於無酒精禁忌的人們,適時通過熏蒸“酒氣”腹式呼吸,利於濕化祛痰,排消病毒。具體是在防控新冠病毒安全環境下,先清潔漱口,採用超聲霧化吸入方法,用白酒15-20ml注入霧化器內,手持霧化器,把噴氣管放入口中,緊閉口唇,採用腹式呼吸(充分調動佔人體呼吸80%的膈肌作用),以口吸氣、鼻呼氣的方式進行深呼吸,可使酒揮發之氣充分達至支氣管及肺內,再通過3-5次主動腹式咳嗽(雙食指柔壓雙耳垂後方—翳風穴,促咳效果更佳),將深部沉積肺部的“黏液”排出。

      3、涂擦“酒精”

      涂擦“酒精”是基於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病毒可通過接觸傳播感染,通過勤洗手、戴口罩、物表消毒等“外隔離”措施上,尚需對無酒精禁忌的人們,通過採用棉簽蘸取白酒涂擦鼻腔、耳道、口唇等部位實施“內隔離”防控病毒。當使用“酒簽”涂擦鼻腔時,因酒精刺激性氣味,導致鼻酸而流淚(譽為急救穴的人中穴,刺激後眼眶濕潤,要雀啄法針刺人會流淚),發揮了人體淚液自凈作用(鼓勵人們適當宣泄“哭”出來),順勢清潔眼道病毒。採用涂擦“酒精”時,要注意因春季氣候特點,酒精揮發後致皮膚粘膜乾燥,可酌情進行皮膚黏膜保濕呵護。

      酒,最早見於甲骨文,自古就有醫酒同源《説文》:“盛弓弩矢器也。”從匸從矢。(醫 yī)治病工也。殹,惡姿也;醫之性然。得酒而使,從酉。王育説。一曰殹,病聲。酒所以治病也。“醫”,會意,從“殹”,從酉。“殹”,治病時的扣擊聲。“酉”,用以醫療的酒。繁體字的醫(醫、毉),兩字都有一個“疫”字邊。這説明中華民族的老祖先們,早就認識到,“防疫”是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世衛組織對中國防控新冠病毒取得的成績大加讚譽之際,在新冠病毒大有變異之時,針對這一病役的特效藥物及新冠疫苗尚待時日,且一個新冠病人的救治成本少則幾萬,多則百萬,要打好一場曠日持久的戰役,于新冠病毒“外隔離”取得顯著成效的基礎上,不斷發掘《酒道》:望姿醒目顔,聞聲捂鼻鮮,問色怡口戀,切空耕新田。“含漱酒水、熏蒸酒氣、涂擦酒精”這一“三酒”“內隔離”舉措具有現實和長遠意義。

作者王立祥,解放軍總醫院第三醫學中心(原武警總醫院)原急診科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南京醫科大學心肺復蘇研究院院長,國家健康科普專家庫首批成員。任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心肺復蘇學專業委員會、中國老年保健協會心肺復蘇學專業委員會、中國健康管理協會健康文化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醫學會科學普及分會前任主委、中華醫學會災難醫學分會副主委等。中國心肺復蘇與中華精準健康傳播指南制定者、腹部心肺復蘇學創建者、525+CPR工程與百千萬億平安精準健康工程發起者。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終身榮譽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