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誰不愛光鮮靚麗的舞臺,沒有誰不希望自己的腳下是聚光燈的炙熱和光亮。但是,不是任何人都能站在那裏被歌頌和讚美的,一定有人在光影的背後默默無聞,我想我們就是這樣一群人。在我的衣櫃裏一直放著一頂嶄新的燕尾帽,托起它就想起了神聖的南丁格爾誓言——“終身純潔,忠貞職守。”後來它一直被我珍藏在衣櫃裏,一晃六年過去了,它依舊嶄新如初,並不是我放棄了南丁格爾誓言,而是選擇了另一份特殊的崗位—CSSD護士。收起潔白神聖的燕尾帽,帶上我們CSSD人特有的小花帽,這一戴就是六年。這六年裏,我徬徨過、搖擺過,甚至後悔過,但是直到今天,我卻仍堅守在這個崗位上。我堅守的不是曾經的搖擺不定,而是這六年裏,我對這個行業和專業真正的認識和發自內心的熱愛。

兒時的夢想小時候,讀過一篇毛主席親自撰寫的《紀唸白求恩》,當時的我還在讀小學,也還不明白書中所説的“白求恩精神”到底是什麼,只知道在那個烽火連天的歲月裏,有一位為了我們的祖輩遠涉重洋直至身死的白大褂醫生。後來才知道,白求恩同志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完美的詮釋了一個醫務工作者所應具備的素質。從那時起我就懷揣了一個夢想,加入醫療行業,做一個有益於社會的人。  


初識供應室

2013年的冬天,大學畢業後,我充滿著對工作、對未來無限的希冀和渴望,來到醫院報道,報道的第一天,我被醫院告知分到了供應室,供應室是個什麼地方?它是幹什麼的?.....那時的我對這個科室完全沒有概念。第一天開開心心去上班,結果在去污區站著洗了一整天的換藥碗。那天下班後,我在被窩裏整整哭了一晚,所有對人生的美好規劃、對未來的美好憧憬,似乎在那一天全部被擊碎了,我叩問自己,難道我的理想就是在這樣每天的洗洗刷刷中度過嗎?難道我懷揣著的那份白求恩精神再也無法實現了嗎?我茫然了,不知道下一步該何去何從...但是我知道不管在什麼崗位上,只要穿上這身衣服,就是一個護士,就是一個天使,就肩負著一個使命,我要打起萬分的精神幹好自己的工作。

對專業的重新認知 2014年底我很幸運參加了消供專科護士培訓。2個月的學習培訓。讓我重新認識了自己的職業,感受到了消供人身上背負的責任,知道了任何無菌物品出現差錯就有可能危及到患者生命,發現了原來我所在的崗位上,也一樣是在“救死扶傷”。從那時起,在我心裏,清洗、包裝不再是簡單的機械化動作,因為消供人賦予了他們莊重的意義;手術器械不再是記憶中的冰冷,因為消供人賦予了他們鮮活的生命;行業規範不再是誇誇其談的文稿,因為消供人賦予了他們跳動的靈魂。如果説護士是平凡的,那我們就是平凡中的平凡;如果説護理工作是瑣碎的,那我們的工作就是瑣碎中的瑣碎;如果説護理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那我們就是前線的後勤支援;如果説臨床護士是衝鋒在前的戰士,那我們就是戰士們的堅強後盾,雖然不直接與病人接觸,但我們的工作與患者的安危息息相關,與醫院的品質安全環環相扣。

任勞任怨無私奉獻

我們日復一日的推車,背包,爬樓梯,為臨床科室送去沉甸甸的無菌物品,收回血淋淋的器械。我們的工作人員很多都被下送車壓傷過腳,甚至有骨折的。在去污區,每一件器械都必須在冰冷刺骨的水下徹底刷洗,手指關節腫痛,手臂上長出濕疹都是常有的事;空氣中充斥著各種清洗消毒液以及有害氣溶膠,長期下來,大家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呼吸道疾病。在檢查包裝區,每天需要面對數以千計的器械物品,護士們不厭其煩的在帶光源放大鏡下檢查,視力都出現了損害;大量的物品需要低頭裝配,彎腰包裝,頸椎腰椎的病症也出現在每個人身上;在滅菌區,面對大量蒸汽,每天工作下來整個人就像落湯雞似得;卸載滅菌物品時,稍不留神,手臂就會被燙傷或被殘留的化學液體腐蝕;我們有過因為貴重精密器械損壞而承擔高額賠償的教訓,也有過因為工作強度大,接觸污染物品機會多而擔心被感染的不安和忐忑,更多的是來自周圍的親戚、朋友、同學以及其他科室人員對我們的不理解和不尊重,即使是這樣,我們依然沒有放棄,依然以白求恩精神為楷模,任勞任怨,無私奉獻。甘居幕後,無怨無悔。

嶄新的開始2017年的冬天,恰逢醫院新大樓竣工,我們見證了科室的搬遷與規模的擴大。新的科室建設符合行業標準要求,佈局合理,分區明確。透過一塵不染的玻璃窗,我們看到了寬敞明亮的工作區,井然有序的工作臺,現代化的設備、設施。那一年,科室換了新的名字——消毒供應中心。一切都是嶄新無比的。看到醫院給於我們這麼好的硬體條件,我們應該以更高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這一年,我們全面接收了本院及周邊衛生醫療機構的所有器械、物品。為了更好更快的完成接收和處理,我們不斷強化專業學習和技能培訓,確保提供給每位患者使用器械的安全性。我們在另一個崗位上傳承白求恩精神,用另一種形式關愛病人,用另一種方式釋放愛心,用另一種行動和語言向領導向人民宣誓:我的工作無差錯,我的崗位請放心。

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回守過往的這六年,有同行不斷離開,有同學重新選擇,而我依舊在這裡,伴隨著清晨器械洗刷的聲響,借著夜間滅菌設備關閉的余溫,一直堅守著這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