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嶽避暑、鄉村避暑、森林避暑、濱水避暑……炎炎盛夏來臨,避暑旅遊市場爭奪戰硝煙再起。中國旅遊研究院在2019中國(長春)避暑旅遊産業大會上發佈《2019中國避暑旅遊産業發展報告》指出,避暑旅遊綜合規模達萬億元級,目前我國已經形成全球最大的避暑旅遊市場,避暑旅遊産品供給不斷豐富,但仍存在部分行業發展短板有待補齊。

酷暑難耐時節,正是避暑旅遊的良機,可謂“哪涼快待哪去”。調查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傳統高溫城市避暑旅遊的整體出遊意願達到 80%以上,2019年上升至 93%;而在出遊次數選擇上,今年暑期近 46.87%的居民選擇出遊 2—3次。報告預測,2019年避暑旅遊出遊意願持續釋放,全國將迎來客流高峰,避暑旅遊前景廣闊。

人們常説,“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打造避暑旅遊目的地需要“綠水青山”,但並不意味著“金山銀山”能夠唾手可得。正如媒體報道指出,雖然我國避暑旅遊行業發展風聲水起,相關調查卻表明,當提到避暑旅遊目的地時,人們指向的都是氣候舒適的區域,如長春、貴陽、六盤水、麗江、西寧等,當提及避暑旅遊産品、産業、品牌時,人們知之甚少。換言之,不少避暑旅遊目的地還停留在消費鏈條較短、産品單一,知名度、美譽度有限的階段,只能單純滿足“圖涼快”的需求,與追求“高品質”有一定差距。

因此,避暑旅遊目的地發展必須補齊短板,讓高品質成為避暑旅遊的“硬核”。筆者認為,需要在政策鼓勵引導下,打響避暑旅遊目的地品牌。比如,貴州連續三年在全國高溫城市開展避暑度假主題行銷活動,出臺了包括“門票掛牌價五折、高速公路通行五折、對組織入黔包機和旅遊專列的旅遊企業給予補貼及獎勵”等吸引遊客的政策。

避暑“圖涼快”是外在表現,“硬核”更多和文化特色有關。避暑旅遊多是親子遊、同學遊,以及城市退休老人的“抱團遊”,對文化追求更高。要挖掘當地文化內涵,強調參與性、體驗性,把景區連成線路,提升旅遊産品的文化底蘊,增強特色旅遊産品的供給。比如利用博物館、藝術中心、大劇院等文化資源,打造與避暑消夏活動高度結合的文化空間體系,舉辦藝術節、夜景欣賞、美食體驗等活動,吸引遊客進行沉浸式參與。

當然,還需在治理上升級。夏季是避暑旅遊目的地的旺季,旅遊市場價格容易出現較大漲幅,激增的遊客可能導致服務和品質跟不上,必須加強對市場和服務的監管力度,暢通消費糾紛救濟渠道,提高服務管理水準。同時,避暑旅遊目的地往往是山區和濱水區域,且正值汛期,必須加強風險評估,完善防範措施,保障遊客人身財産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