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輿情資訊

暑假青少年“整容熱”的背後 究竟是誰在販賣“容貌焦慮”

“暑假必做項目——埋線做雙眼皮+打玻尿酸;暑假探討項目——某某明星的微笑唇+通過磨骨手術調整山根寬問題;大學必做項目——戴牙套整牙+蜜桃臀手術。”

這是北京某高三畢業生劉夏(化名)在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後,給自己立的新flag。談及整容的原因,劉夏坦率地説道:“其實我想全臉整形,但沒有勇氣。變美了,運氣都會好一點。”

據了解,許多青少年和劉夏一樣,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容貌焦慮”。有調查顯示,如今每到寒暑假、畢業季,都會出現學生扎堆整容的現象,“00後”們已成為醫美消費的主力軍。近日,《法治日報》記者嘗試在多個社交、短視頻App上搜索發現,“暑假整容”“暑假變美”“暑假變瘦”等,都是近一個月的熱門話題。

記者還發現,市場監管總局2021年11月曾發佈《醫療美容廣告執法指南》,重點打擊製造“容貌焦慮”等廣告亂象背後的九類情形,對醫療機構影響巨大。但有一些醫美機構仍在打擦邊球,以“面部美學”的名義討論美,看起來是在做科普,實則製造“容貌焦慮”並借機牟利。

對此,受訪的整形外科醫生們建議,網上的資訊五花八門,內容也良莠不齊,誤導資訊很多,需要青少年們擦亮眼睛,學會辨別,建議從國家官方渠道了解整容的項目和內容。比如,國家批准的整形美容項目在國家衛健委的官網上是可以查詢的。

醫美廣告鋪天蓋地

整形呈低齡化趨勢

北京一家整形外科三級甲等專科醫院的趙醫生告訴記者,他遇到過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對她説,“醫生,我想要××(某明星)的大眼睛。遇到這種情況,我會對孩子説,等長大點再來看看”。

近年來,趙醫生的診室每年暑假都會迎來一批學生族,眼、鼻、唇等是他們的常規諮詢項目,從前女孩多,現在男孩、女孩都有,且都帶著明確目標——“某某明星的眼睛”“某某明星的微笑唇”。

記者在網上搜索到不少有整容經歷的博主所寫的“暑期整容攻略”,他們詳細地分享了暑期整容的一些經驗,並表示“夏季整容可以恢復得更好”。也有部分博主是從“小心踩坑”,“一定要保護自己”的角度對暑假整容進行了分析,提醒大學生或者準大學生理性看待各種整形美容項目。

“現在的孩子營養好了,體格發育超前了,但心智發育未必跟上,完整的健康審美觀還沒有形成。這種情況下,網路上、手機社交軟體裏充斥著單一審美的暗示,最終吸引許多人整的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趙醫生説,整形美容手術區別於一些急症手術,一般是自主選擇時間,寒暑假就很符合這個特點,再加上暑假時間比較長,有更多的恢復時間。

主觀意願大且目標明確,是受訪的幾位整形外科醫生對學生族中整形者的普遍感受,“還有不少人,甚至會帶著一摞網上查閱收集的資料來問診”。

“近年來,暑假前來諮詢整形的學生不少,年齡越來越小,甚至出現了十幾歲的初中生。”畢業于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從事10多年整形工作的王亮認為,面對青少年整形這件事要謹慎,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比如,合理選擇一些整形項目,讓一些孩子改變先天缺陷,重拾自信,對他們的人生是有益的。但如果就診者年齡太小,她和同事都會婉拒。

一份針對“95後”整形觀念的調研報告顯示,當前,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整形的原因,已從工作驅動轉變為被單純渴望變美所驅動,為悅己而容。報告稱,當悅己觀念普及後,無論職業、性別或年齡,醫美消費者借醫美鞏固自信,在情感層面愉悅自己。機構又以此為抓手,滿足醫美消費者的悅己需求,重點關注項目的個性化、定制化。

整形日益低齡化,原因何在?多位醫生告訴記者,他們已關注到一批社交軟體帶起的“種草經濟”,而消費醫療在學生族中也愈來愈火,即以改善型需求為主,而非治療目的。

在王亮看來,當“微笑唇”“童顏針”等美圖與勵志文案借助網路行銷充斥社交軟體時,不少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很容易被誤導,被畸形的審美觀帶偏。

“對於‘00後’尤其是未成年人來説,很難分清到底是廣告催眠,還是自己需要。”心理諮詢師朱曉輝認為,現在網際網路上關於小鹿眼、嘟嘟唇、A4腰等的宣傳鋪天蓋地,生活中也充斥著醫美廣告,都在潛移默化地營造著“容貌焦慮”,讓大家的審美趨向於單一化。

不少受訪群眾反映,這種製造“容貌焦慮”的廣告無處不在。

“六月底,我就經常在網上看見一些醫美機構打出和暑期檔、畢業季有關的行銷活動,有的甚至喊出了‘畢業季、整容季’的口號。”北京市民朱曉丹告訴記者,她在瀏覽網頁時還經常看到牙齒矯正廣告,比如“××整牙人必看,暑期特惠來了”“換頭式整牙”“最佳正畸是幾歲,錯過還有救嗎”等,“越看越焦慮,也越想儘快矯正”。

對此,華南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副教授遲毓凱建議,青少年應當調整自己對美的認知,正確認識美,充分意識到人的魅力最終來源並不是美貌,而應該努力追求“腹有詩書氣自華”。

醫美機構販賣焦慮

利用話術刺激消費

究竟是誰在販賣“容貌焦慮”?

有業內分析,受商業利益驅動,一種簡單粗暴的心理暗示正隨著各類網路推文,推送給渴望變美的年輕人群:首先,製造“容貌焦慮”,以“單一審美”推翻“各美其美”,刺激整容消費。其次,將容貌不佳與“低能”“懶惰”“貧窮”等負面評價因素作不當關聯,以“用半年工資改變自己,漂亮了每一分鐘都是運氣”等推文,在年輕人中實現“整形種草”。

為了進一步了解醫美機構的行銷策略,記者以“希望成為合夥人”為由添加了深圳某整形醫院的負責人孫女士。在其朋友圈內,各類販賣“容貌焦慮”的話術讓人眼花繚亂,如“好額頭七分財,不富也鎮宅”“一面好相,十年好運”“好看的人不管做什麼都有更多機會”等,通通是將能力、人格、財富、運氣與容貌聯繫在一起。

“合夥人的系統管理費是1980元,享受團隊線下培訓,包括來院對接流程、談單技巧、諮詢配合、助理交接、避坑指南、專業知識等,團隊會協助成交。”據孫女士介紹,團隊會給大家教授這些行銷話術,合夥人可獲取一對一線上引流、獲取精準粉絲的課程,學習在各大網路平臺進行推廣的方法。

在記者對一些醫美培訓機構的調查中發現,行銷都是培訓教案中的重點篇章。比如有的介紹,行銷方法都是穿插在醫美課程當中的,不同的項目如何行銷,如何跟顧客介紹,都是有區別的,“一次性繳費終身免費進修學習,後期出新技術還有行銷課程,學員都可以免費再次學習”。

在有的醫美培訓機構,行銷教案則更加細緻,包括醫美諮詢師課程的教學內容,涵蓋醫院接診和觸診的流程、醫美銷售心理學、諮詢師應掌握的十三類顧客心理、微信拓客心得、如何更好利用身邊資源成交大單的技巧以及如何進行術前術後跟單等。

通過網路搜索,記者還添加了數位醫美機構業務人員的微信。在他們的朋友圈裏,則充斥了“整形逆襲”的故事。

比如成都一家整形醫院的工作人員,在朋友圈裏濃墨重彩地講述了一位顧客的整形故事:整容絕對是逆襲的捷徑,美女做了雙眼皮,打了瘦臉針,墊了下巴,隆了鼻子,沒有變成網紅臉,只是越來越好看了,出去逛街,銷售變得格外熱情,回頭率也增加了,換了新工作,同事都很友好,還遇到了現在的男朋友,對方身高1.88米,長相英俊,還經營了幾家公司,現在他們就要結婚了,原來美麗真的可以改變命運!

某醫美線上平臺的工作人員透露,醫美機構在網路上找年輕小博主體驗項目,就是拓客的方式之一。對於這樣的方式,上述工作人員透露,因為這個方向變現快,很多網紅在往醫美博主轉型,而他們就是全國各大醫美機構的渠道,以科普的形式暗中為機構引流。

專業醫生缺口很大

醫美培訓亂象叢生

記者了解到,醫美行銷背後亂象叢生,涉過度行銷、虛假誇大、價格虛高、非法行醫等,近年來被曝光、取締的機構、案件不少。

“在正規整形醫院,如果患者不滿18歲,需要監護人同意。”有醫生告訴記者,礙于“監護人同意”原則,一些瞞著父母整形的未成年人可能會選擇非正規機構,失敗後不得不回來找醫生“翻修”(指對在其他機構做壞手術後予以補救)。

趙醫生的同事專攻鼻部整形,接觸過許多做壞的遺憾病例。比如,有的因填充物栓塞,導致半個鼻子爛掉,只好做鼻子再造手術,“這種案例的很大一部分患者的操刀醫生都是不合格的”。

“行業待合規,專業醫生缺口大。”採訪中,有醫生向記者講述了目前醫美行業的痛點。

記者在網上以“醫美培訓”進行搜索,排在第一位的是標有廣告字樣的安徽某醫療美容診所,點擊連結後即可看到其“輕醫美精英培訓班”的宣傳圖,課程介紹頁聲稱學員將在4天3夜內學習除皺、溶脂、無針線雕、面部填充、富貴耳等多種項目,而且保證學會。

按照廣告提示,記者添加了微信名為某輕醫美教育學院的陳老師,陳老師給記者發來了詳細的課程內容圖。這套課程主要分為“行銷運營寶典”和“八大頂尖技術”兩個版塊,前者包括店舖運營管理、美業市場發展演變、自媒體網際網路行銷和百萬拓客行銷系統4個內容,後者則涵蓋了除皺、瘦身、細胞填充、隆鼻、髮際線移植、溶脂、美白、線雕等60個項目,可謂應有盡有。

按照陳老師的介紹,學會上述所有內容只需6天。當記者強調自己從未接觸過醫美時,對方稱:“我們的課程主要就是針對零基礎,‘小白’學員都是可以學會的,我們承諾包教包會。”

費用方面,陳老師表示,全國統一收費6800元,但總部這個月給到的優惠活動是路費補貼1000元、疫情補貼1000元,優惠過後是4800元,且只限于本月的參加學員。

陳老師還提到,學員學完輕醫美的課程後便能開工作室、開門店、開美容院,只要辦理美容類營業執照就可以。

但記者諮詢相關從業者得到的反饋是,不同於生活美容機構,涉及抽脂、隆鼻等有創傷性項目的醫療美容機構必須具備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且實施手術的人員必須持有醫師資格證書和醫師執業證書,負責醫療美容項目的主診醫師必須具備醫療美容主診醫師條件。

這樣的醫美速成培訓機構並非個案。

根據網路搜索,記者又添加了另一家醫美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微信名為A國際醫美培訓中心楊老師,當記者表示自己想諮詢微整形課程時,楊老師發來了一個名為“微整全科班”的文檔。

文檔顯示,微整全科班歷時六天六晚,包含針劑類課程、線雕類課程、無痕雙眼皮課程、面相風水學課程、醫美諮詢師課程和市場行銷學課程。其中,針劑類課程涉及肉毒素注射、玻尿酸填充、溶脂針、美塑療法、PRP自體血清美容抗衰、6D/7D小臉針、人胎素注射、嗨體等眾多項目和微整形的術後護理,以及微整形並發癥的預防與治療。

價格方面,楊老師表示學費共6800元,現在交200元定金報名即可享受立減1000元的優惠。楊老師還提到,他們擁有自己的整形醫院,授課學習也都是在自家醫院內進行,學習期間他們會為學員免費提供酒店住宿。

當記者強調自己從沒接觸過醫美,也不是醫學專業時,楊老師表示大部分學員都是零基礎的,包教會,他們能確保學員畢業後可以獨立操作客戶。

記者詢問楊老師,缺乏相關許可證和證書是否對開店有影響,楊老師稱:“整形醫院需要有醫療機構經營許可證,當醫生需要有醫師資格證,這個你基本上滿足不了,但你又不是在醫院當醫生,而且你不涉及手術類的一些項目,簡單微整形項目的話,其實合理規避一些風險性的問題就可以了。”

楊老師表示,現在很多工作室、美容院都附帶微整形項目,他們不可能有醫療經營證或者醫師資格證,但他們不都一樣在正常營業嗎?“你自己要合理地去規避一些後期問題,比如説最基本的,你店裏不要存放藥品,就算相關部門過來查你,也查不到什麼東西,這些就是知識點,到時候上課老師也會跟你講的”。(記者 趙麗 實習生 馮含飴 )

來源:news.cn  責任編輯:姬雯

(原標題:暑假青少年“整容熱”的背後 究竟是誰在販賣“容貌焦慮”)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