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調查

兒童化粧品亟待規範 家長應加強辨識

隨著化粧品的低齡化發展,“兒童化粧品”的監管問題日益突出。《兒童化粧品監督管理規定》於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了兒童化粧品標誌——“小金盾”,以突出兒童化粧品的辨識度。

記者調查發現,有一些企業“打擦邊球”,有的兒童化粧品商家誇大産品功效,有的宣傳産品療效或者使用醫療術語,還有的則將普通玩具當作化粧品銷售。

商家玩起了文字遊戲

暑假期間,孩子們外出遊玩的時間增多,不少家長給孩子買了兒童防曬霜、兒童保濕霜,還有的家長將目光投向了兒童面膜、兒童彩粧。不少家長傾向於購買帶有“兒童”字樣和包裝上有卡通圖案的産品。

“盒子上印有小兔子、青蛙、大象,這類應該就是專給兒童用的吧!”“我家是男孩不化粧,平常只涂保濕霜,根本用不上兒童化粧品。”記者採訪了解到,不少家長對於“兒童化粧品”概念不了解,也不清楚相應的管理規定,認為“兒童化粧品”就是兒童專用的口紅、眼影等産品。

事實上,今年1月1日起實施的《兒童化粧品監督管理規定》明確,兒童化粧品是指適用於年齡在12歲以下(含12歲)兒童,具有清潔、保濕、爽身、防曬等功效的化粧品;按照《化粧品分類規則和分類目錄》規定,兒童化粧品在功效宣稱上僅限于清潔、保濕、護髮、防曬、舒緩、爽身、卸粧、美容修飾、芳香、修護等10個功效。

“也就是説,法律法規明確了諸如‘兒童保濕霜’‘兒童防曬霜’等專供12歲以下(含12歲)兒童的産品,都屬於兒童化粧品的範疇。”廣東省藥監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兒童化粧品上市前,除了防曬類産品須經註冊外,其他類別産品須經備案,即産品須獲“粧”字批准文號。

為了提升兒童化粧品辨識度,國家藥監局發佈了兒童化粧品標誌——“小金盾”。根據《兒童化粧品監督管理規定》,自2022年5月1日起,申請註冊或進行備案的兒童化粧品,必須標注“小金盾”;此前申請註冊或進行備案的兒童化粧品,未按照規定進行標簽標示的,化粧品註冊人、備案人應當在2023年5月1日前完成産品的標簽更新。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明確,化粧品不能宣稱醫療作用。然而,一些企業推出的産品則打了功效的“擦邊球”,借化粧品産品功效“舒緩”“保濕”的名義誇大功效,甚至宣稱能夠治療濕疹。

記者在某電商平臺看到多款有化粧品備案號的“寶寶保濕面霜”,産品主界面出現“濕癢護理”等字樣,客服人員則表示該産品能夠治療濕疹。“現在監管部門查得嚴,因為化粧品産品不能直接寫‘治療濕疹’,我們走的都是口碑銷售。”客服人員説。

記者通過專業人士獲悉,一些商家通過電商平臺關鍵詞優化、購買搜索詞,甚至請“水軍”寫産品評論等方式,將“治療濕疹”等醫療概念傳遞給消費者。記者發現一款“寶寶保濕面霜”在短視頻投放的行銷推介中,通過普通消費者的視角介紹了産品在治療濕疹方面的作用。

還有一些兒童化粧品則誇大産品功效,在不屬於兒童化粧品的10種功效之外,還宣稱具有“修復”功效。廣州某化粧品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一些兒童化粧品宣傳能夠“修復蚊蟲叮咬”,其實這樣的功效宣傳會誤導消費者,因為據《化粧品分類規則和分類目錄》,用於疤痕、燙傷、燒傷、破損等損傷部位的産品不屬於化粧品,“萬一發生皮膚破損,是不可使用化粧品的,更不可能有所謂的‘修復’功效。”

此外,一些化粧品生産商還通過卡通包裝“迷惑”消費者。“防曬産品作為特殊化粧品須經註冊方可上市,註冊之前還要經過功效檢驗、申報等流程。”專家表示,一些兒童化粧品廠商並未成功註冊兒童防曬産品,但使用了跟其他兒童化粧品相同的卡通包裝,使得消費者誤以為其防曬産品也是“兒童化粧品”。

市場發展存問題

記者採訪了解到,目前兒童化粧品領域還存在以下問題:

混淆概念,將“兒童裝扮玩具”包裝成“兒童化粧品”售賣。記者在某電商平臺搜索“兒童化粧品”,出現了約5萬件産品,價格在10元至200元之間,相關産品大多為塑膠盒狀的裝扮玩具套裝。記者在廣州某文具店看到,多款兒童裝扮玩具套盒被冠以“百寶箱”“工具箱”的名義進行銷售,産品標簽標識中並無“粧”字號。

記者近期在廣州市荔灣區某商店內看到,貨架上一款盒裝的“兒童化粧套盒”吸引了幾名兒童駐足挑選,套盒封面顏色鮮艷,並印有卡通人物的圖案。正在陪同孩子挑選該商品的何女士説,“這種産品其實就是玩具廠商生産的,沒有化粧品的執行標準和生産許可證編號,不敢往孩子臉上抹。”

廣東省藥監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化粧品與玩具是兩種不同類別的産品,依據不同的法律法規實施管理,其管理措施和要求也不相同。深圳市零廢棄環保公益事業發展中心高級項目主任馬曉輝表示,單純用於玩具涂飾的裝扮玩具未能受化粧品的相關法律法規所監管,無法判斷裏面的成分是否符合化粧品的國家標準,如果兒童把它塗抹到自己的皮膚上,可能會存在安全隱患。

誇大宣傳,號稱“食品級”。近期中國消費者協會、中國保健協會化粧品發展工作委員會聯合發佈消費提示稱,近期,一些商家在生産化粧品時使用了某些可用於生産“食品”的原料,就借機稱這樣的化粧品為“食品級”化粧品,暗示家長把這樣的化粧品給兒童使用更安全。事實上,化粧品和食品是兩種不同類別的産品,依據不同的法規規定,適用不同的産品標準、原料要求、生産條件等,根本不存在所謂的“食品級”化粧品。

非法添加,成分用料可能産生風險。貼有“不含激素”“不傷膚”“肌膚零負擔”等標簽的兒童化粧品備受家長青睞。記者調查發現,非法添加物出現在兒童面部塗抹産品中並不少見。2020年,一嬰兒因使用了違規添加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的面霜後,出現了臉部腫大等問題,據悉氯倍他索丙酸酯是非常強效的糖皮質激素,長期超量使用會影響孩子的生長髮育。

劣質産品擾亂兒童化粧品市場。河南劉女士2021年12月在網上購買一套兒童化粧品涂在手上之後,出現了紅腫刺痛等現象,隨後檢查發現産品包裝上並沒有標準、廠家、日期、規格等資訊。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介紹,未標注産品名稱、生産廠名、廠址資訊的“三無産品”,違反了産品品質法的相關規定,“可能商家明知這批産品有瑕疵,故意不做標牌、以次充好把它銷售出去,讓別人找不到,逃避售後責任。”陳音江説。

加強科普和監管

當前由於兒童化粧品市場各類産品品質參差不齊、標簽標識不完整,導致不少家長誤以為“兒童裝扮玩具”就是“兒童化粧品”,誤以為卡通包裝的化粧品就是兒童化粧品。

為了提升兒童化粧品辨識度,國家藥監局發佈了兒童化粧品標誌——“小金盾”。一些地方的市場監管部門工作人員表示,“小金盾”是兒童化粧品區別於成人化粧品、消毒産品、玩具等其他易混淆産品的區別性標誌,家長在選擇兒童化粧品的時候,應選擇帶有“小金盾”標誌的産品。

廣東質檢院輕紡部輕化産品檢測室工程師樑上金錶示,目前國家暫未出臺專門針對兒童化粧品的強制性國家標準。部分兒童化粧品生産廠家期待相關標準儘快出臺,如果國家有了明確的“紅綠燈”,企業生産執行就有了更科學的指導。

廣東省藥監局化粧品監管處提示,家長應選擇正規渠道購買合法、有資質的化粧品企業的産品。消費者購買時可登錄國家藥監局網站或者“化粧品監管”App,查詢化粧品的標簽標識資訊與其産品註冊或者備案資訊是否一致。

此外,中消協官網資訊提示,兒童化粧品與玩具是兩種不同類別的産品,按照一般玩具産品標準生産出來的“口紅玩具”“腮紅玩具”,不僅可能含有不適宜作為化粧品原料使用的物質,還可能存在重金屬超標的問題,兒童皮膚屏障功能尚未成熟,如使用不合格産品可能引發細菌感染。記者 胡林果 張璇

來源:經濟參考報  責任編輯:鄒鈺坤

(原標題:兒童化粧品亟待規範 家長應加強辨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