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輿情資訊

成敗皆電池?灰熊圍捕蔚來背後

6月,蔚來水逆。繼“測試車墜樓”事件後,6月30日蔚來汽車在美股市場以21.86美元/股收盤,下跌2.24%,蔚來汽車股價連跌兩日。股價動蕩的背後,灰熊“出爪”“功不可沒”。做空機構Grizzly Research(灰熊)發佈報告稱,蔚來汽車通過誇大收入和提高凈利潤率來達到增收目標,矛頭直指其電池租賃業務及武漢蔚能電池資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蔚能”)。業內人士認為,如果做空報告屬實,對蔚來將産生極其不利的影響。但就目前報告來看,灰熊所提出的諸多問題仍待商榷並存在一定漏洞。

提前確認營收遭質疑

蔚來汽車電池資産管理公司——蔚能,成為做空報告的風暴眼之一。

2020年8月,蔚來推出“電池租用服務”(BaaS)業務,即讓客戶可以選擇購買一輛沒有電池的汽車。客戶可向BaaS供應商租賃電池,並根據所租電池容量選擇每月支付980-1480元,或每年支付11760-17680元。採用電池租賃方式,能夠將蔚來車型購買價降低至少7萬元,並有助於提高純電動汽車使用率。

然而,灰熊方面在做空報告中認為,蔚來將BaaS業務分拆到非合併實體武漢蔚能。蔚來將電池銷售給蔚能,而蔚能作為BaaS業務中擁有電池的實體並負責管理訂購。當用戶訂購BaaS項目時,蔚能也是所有訂購款項的收入方。在2020年後4個月中,蔚來從對蔚能的銷售中獲得2.9億元,這讓也讓蔚來的財報業績開始大幅超出市場平均預期。做空報告提出,2021財年華爾街預計蔚來虧損59.47億元人民幣,但最終虧損僅為30.07億元人民幣,相比預期降低29.4億元人民幣,灰熊方面認為,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就在於蔚能的貢獻。

同時,灰熊方面認為,如果蔚能不存在,蔚來將不得不在客戶的整個訂購期逐步確認訂購收入。一般情況下,需要約七年(經通貨膨脹調整後)才能確認全部訂購收入,但有了蔚能,蔚來可以立即確認收入,這讓使蔚來的營收和凈利潤分別虛增約10%和95%。

從做空報告上看,蔚來已通過將電池賣給蔚能,提前確認七年的收入以提升營收。但事實上,蔚能成立後的屬性為電池資産管理公司,在蔚來將電池賣給蔚能後,資産已完成轉移。同時,蔚能背後的股東不僅有蔚來,同時還有寧德時代等。

“實際上蔚來談不上造假,畢竟是蔚能是其投資發起的公司。灰熊指出的‘一次性確認N年收入’,從收入確認規則上來説也沒問題。”透鏡公司研究創始人況玉清表示,收入確認有幾個關鍵要素,如交易標的控制權是否發生轉移、交易標的相關風險、收益權是否發生轉移等,在蔚來銷售車輛和出售電池時,已經發生轉移。

備超量電池合理嗎

不僅增收方式,蔚來的電池使用量也遭到灰熊質疑。

做空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BaaS協議為1.9萬名用戶提供服務,其中18%的用戶訂閱100kWh的電池,82%的用戶訂閱70-75kWh的電池。但同時,蔚能卻持有40053塊電池,灰熊方面以此判斷,蔚能持有的21053塊電池為過剩狀態。

為證實“過剩”猜測,灰熊方面表示,對蔚來換電站進行實地調查,其中蔚來換電站並不會區分所換電池來自蔚來還是蔚能,因此蔚能本不需要維持上述過多的額外電池庫存,且調查團隊也並未找到相應的電池存儲倉庫,因此推測蔚來超額供應的電池實際上仍然在蔚來的換電站設施中。

在灰熊方面看來,蔚來無限制地向蔚能出售電池産品以增加收入,蔚能並不需要這麼多的電池。蔚來向蔚能賣電池是“背靠背”的形式,一名BaaS用戶買車後蔚能向蔚來購買一塊電池並計入資産,也就是説,BaaS用戶與電池的比例應為1:1。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實際上蔚來的換電模式需要更多的電池投入換電站,換電站也需要備出余量電池維持正常運轉。“備用電池數量肯定要高於用戶數量,考慮到業務擴張因素,蔚來換電站也需要配備高於用戶數量的電池。”況玉清表示,電池存在一定超量屬於合理情況,但如果超出太多確實也將被質疑,需要看蔚來方面如何解釋。

此外,灰熊方面還提出折舊問題。做空報告中稱,考慮到蔚來電池的使用壽命約5-8年,將這些資産甩到蔚能賬上能夠節省一大筆資産減值費用。灰熊方面認為,蔚能承擔折舊成本,以減少蔚來財務數據中的虧損。如果算上超額供應電池和減值的費用,蔚來2021財年前三季度虧損額將從18億元翻倍至36億元。

在灰熊方面看來,蔚來將電池業務分拆成獨立公司有三個目的:提前確認收入、製造一個願意超額購買電池的第三方、轉移折舊成本來提高收入。“從蔚來角度上講,其當務之急是賣車,由第三方承接電池租賃業務,能夠減輕蔚來的壓力,節約大量資金和精力更專注于造車。”況玉清表示,灰熊所質疑的問題在會計合規層面並無問題,只存在模式爭議不存在財務上的爭議。

盯上創始人信用

除針對業務層面的質疑外,灰熊還對蔚來CEO李斌的信譽及用戶信託基金等提出疑問。

做空報告稱,根據其從英屬維爾京群島獲得的文件,蔚來的用戶信託已于2021年6月28日質押給瑞銀集團,但公司並未明確披露這一情況。灰熊方面認為,這將“使股東面臨潛在的保證金追繳,導致股票有下跌風險。隨著蔚來的股價損失超過一半,這種風險還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對此,蔚來用戶信託理事長劉兆榮回應稱,報告中關於用戶信託部分的描述嚴重不符合事實。“用戶信託自2019年成立以來,對於社會及蔚來用戶社區的各項公益和社群活動經費的支援,全部來自於李斌本人借款。信託所持有的5000萬股蔚來股票,至今沒有進行過任何減持交易。”

做空報告中還提出,此前李斌有過不少創業失敗的經歷,而且其曾操盤過摩拜單車,而摩拜單車在2017年期間挪用超過6000億元的用戶押金。此外,與李斌關係密切的劉二海(愉悅資本創始人)也是在瑞幸財務欺詐案中被做空機構指明的關鍵人物之一。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顏景輝表示,相比對業務的質疑,灰熊僅通過個人關係網便認為李斌信譽存在問題,該推論很難站得住腳。

該做空報告發佈後,蔚來汽車美股連續兩日下跌,市值也一度縮水。對此,蔚來方面也發佈公告進行回擊:“該報告並無依據,其關於本公司資訊包含許多錯誤、無根據的推測以及誤導性結論和詮釋。公司董事會、包括審計委員會,正在審查這些指控,並考慮採取適當的行動來保護所有股東的利益。”蔚來汽車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沒有可以進一步披露的內容,後期進展請以公告為準。

值得注意的是,這已不是蔚來汽車首次遭做空機構的圍捕。2020年11月,香櫞研究公司便曾做空蔚來,稱特斯拉Model Y電動汽車具有侵略性的定價可能導致蔚來汽車股價跌至每股25美元的華爾街平均預期。隨後,儘管蔚來股價下跌7.35%,但很快恢復正常,並未對蔚來造成過多影響。而本次做空蔚來的灰熊,此前也曾狙擊跟誰學、鬥魚、58同城等“中概股”。記者 劉洋 劉曉夢

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鄒鈺坤

(原標題:成敗皆電池?灰熊圍捕蔚來背後)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