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輿情資訊

凈利僅增長1% “一根辣條”艱難闖關IPO

三戰港交所,衛龍上市路坎坷。6月27日晚間,衛龍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有望衝擊“辣條第一股”。2021年5月和11月,衛龍曾兩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不過均以“失效”告終。更新後的招股書顯示,2021年衛龍營收凈利均實現增長,但凈利增速不足1%,大幅放緩。

根據更新後的招股書,衛龍經銷及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分別增長40.3%、78.6%,以致凈利潤率下滑。在三番闖關港交所IPO的過程中,衛龍曾嘗試上調産品價格以改善盈利,不過越賣越貴的辣條、低俗行銷以及食品安全問題讓衛龍頻陷爭議之中,也使其上市之路越發撲朔迷離。

三闖港交所

兩次上市申請失效後,衛龍再度衝港交所IPO。

6月27日晚間,根據港交所消息,衛龍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瑞銀集團為聯席保薦人。

招股書顯示,衛龍擬將此次募集資金用於擴大和升級生産設施與供應鏈體系、投資及收購對公司業務有協同作用的企業、拓展銷售和行銷網路、品牌建設、産品研發、業務數智化建設以及補充營運資金等。

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是衛龍第三次在港交所衝刺上市。2021年5月12日,衛龍第一次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但按照港交所主機板上市規則,超過6個月未獲批就失效。半年後,在上市材料即將失效的前一天,即同年11月12日,衛龍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僅過了兩日,11月14日,衛龍通過上市聆訊。不過,今年5月衛龍的上市申請材料再次失效。

在業界看來,衛龍兩度衝刺IPO折戟背後與其未來增長空間有限不無關係。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表示,“衛龍的辣條産品規模已經很大,未來成長空間可能有限,對於投資者來説回報潛力稍顯不足,而在港股企業和投資者彼此的需求是決定上市成功與否的關鍵,因此前兩次失效不排除是無法吸引到足夠的投資需求”。

關於上市進展,衛龍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相關事宜我司目前按照監管要求穩步推進,同時,根據聯交所的規定,在靜默期內我司應當遵守資訊保密的規則”。

凈利增長不足1%

此次招股書更新了衛龍2021年全年業績,與2020年相比,其營收、凈利均取得增長,但凈利增長不到1%的增速,引發業界對衛龍未來盈利能力的質疑。

招股書數據顯示,衛龍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營收分別為約33.85億元、41.2億元和48億元,分別取得年內利潤約6.58億元、8.19億元和8.27億元。從上述可得,衛龍2021年凈利同比增長0.98%,遠低於2020年24.47%的同比增速。

具體來看,2021年衛龍的凈利潤率為17.2%,低於2019年和2020年的19.4%、19.9%。對此,衛龍在招股書中稱,凈利潤率下滑主要由於若干主要原材料的採購價格增加和運營成本增加,包括經銷及銷售費用以及管理費用。

數據顯示,衛龍經銷及銷售費用由2020年的3.71億元增加40.3%至2021年的5.21億元,管理費用由2020年的2.01億元增加78.6%至2021年的3.59億元。

與此同時,原材料價格上漲也影響了衛龍的毛利率。數據顯示,2021年衛龍毛利率為37.1%,2020年則為38%。“毛利率下滑主要受為衛龍貢獻收入大頭的調味面製品(辣條)所拖累,該類産品的原材料大豆油的採購成本大幅增加。”衛龍在公告中解釋。

Wind資訊顯示,2020年5月以來,國內大豆油的市場價格從5500元/噸(折合5.5元/千克),一路上漲至今年6月中旬的12680元/噸(折合12.68元/千克),漲幅超過130%。不過,截至6月27日,國內大豆油的市場價格已由12680元/噸回落至目前的10790元/噸(折合10.79元/千克),但仍處於近年來的高位。

在中國食品産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近幾年,快消品行業因疫情的影響進入較緩慢增長階段。對於衛龍來説,其營收雖有增長,但受原材料成本上漲、産品單一、“不健康”標簽等影響,其盈利空間日益受限甚至被壓縮,以致2021年凈利增速大幅放緩。若上述現象未見改變,衛龍的盈利能力或很難改善。

辣條越賣越貴

為進一步拉高利潤,衛龍掀起漲價潮。

根據此前網傳的衛龍調價通知函,由於原材料不斷上漲,衛龍決定對部分産品出廠價和建議零售價進行相應調整,並於2022年4月18日起執行新價格。

上述漲價傳言也在招股書中得到證實,“自2022年5月,我們對主要産品的價格進行上調,以應對我們生産中所用若干原料的採購價格上漲,該項舉措為我們産品全線升級、經營戰略調整的一部分”。衛龍在招股書中表示。

事實上,這並不是衛龍首次提價。從招股書披露的衛龍産品每千克平均售價來看,2018年,衛龍調味面製品的平均售價為13.9元/千克,2021年漲至15.1元/千克,而豆製品則從2018年的22.4元/千克漲至2021年的30.2元/千克。

“原材料成本上漲之外,需求增量放緩也是凈利增速放緩的重要原因。辣條並非必要消費品,依賴漲價轉嫁成本壓力的空間有限。”沈萌表示,凈利增速下降雖然不影響IPO,但會影響投資者信心。因此,在上市之路上,衛龍面臨的最大障礙是未來成長性。

“在業績之外,食品安全、‘不健康’等問題也將成為衛龍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攔路虎。”朱丹蓬認為。

除了原料漲價帶來的業績盈利挑戰,衛龍在行銷、食品安全等方面也一直飽受爭議。今年3月,衛龍辣條曾因部分産品外包裝印有“約嗎”“賊大”等曖昧字眼被指低俗行銷,隨後衛龍道歉並決定停止有爭議文案包裝的生産;此外,主打辣條産品的衛龍還要面對外界對辣條有關産品健康和品質安全的擔憂,第三方投訴平臺黑貓投訴上,消費者對衛龍的投訴量達400多條,其中包括“吃出異物”“變質”,不一而足。記者 郭秀娟 王曉

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鄒鈺坤

(原標題:凈利僅增長1% “一根辣條”艱難闖關IPO)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