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絲路文明

【暢遊隴原】 遊大墩峽 領略積石風光

久在城市的喧鬧與忙碌中,有些疲憊了,找一個寧靜祥和的“世外桃源”,駕著車,在山清水秀中隨心而走,紅花綠水,清風拂柳,享受一份寧靜淡泊。

夏日,驅車前往距臨夏市80多公里的積石山縣大墩峽,領略險峻秀美的積石風光,感受大禹治水的歷史氣息。

沿著蜿蜒山道,與滔滔黃河水相向而行,穿梭于積石山巒之間,兩岸青山疊翠簇擁,不一會兒工夫就來到了大墩峽。

在這個原生態的大峽谷中,地下泉水從岩縫裏潺潺流出,山色青翠、鳥鳴婉轉,水霧瀰漫林間,絡繹不絕的遊客從谷底沿著曲折縈回的木棧道,溯源而上,不由得驚嘆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

大墩峽主景區由四條長約13公里的峽谷組成Y字形景點,海拔3300米的黑大山為主峰,大小河流5條、瀑布20多挂、泉眼不計其數,均在懸崖絕壁和幽深峽谷之間,變幻莫測,特別是彎架瀑布、中嘴瀑布,格外驚險刺激。

這裡海拔在1800米至3300米之間,夏季氣候涼爽、空氣清新,負氧離子高,是天然的“氧吧”。

大墩峽東鄰保安三莊大墩村,西靠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孟達天池,周邊八公里範圍之內,有國家級公園喇家遺址及河州八景之首的積石雄關,距離蘭州市180公里,西寧市170公里。因此有很多來自青海西寧、循化以及蘭州等地的遊客。

大禹治水“導河積石,至於龍門、入于滄海”的故事,在全國廣為流傳。歷史上,無數達官貴人、文人騷客來此遊歷,留下了許多讚美雄關、歌頌大禹的優美詩篇,使此地更具文化底蘊,也為此地增添了神秘魅力。

景區內設有大型停車場兩處,設遊客接待中心和大型賓館,供遊客休息整裝、停車住宿,集移動無線網點、餐飲、娛樂於一體的遊客接待設施一應俱全。

進入大墩峽,如入仙境,讓人流連忘返。來之前在網上查詢,大墩峽景區擁有區位優勢、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三大優勢。由叭口溝、灣架山、注洼溝三部分組成,峽內群山疊翠,灌木叢生,奇花異草充滿山谷,谷底清溪潺潺,山間飛瀑遍佈,更有奇特古老的變質岩景觀;大禹文化、保安族民俗文化是其人文優勢。

“峽”冠以“大墩”,源於地理位置。峽口山嶺乃大墩堡所在的地方。此堡位於大河家鎮大墩村,築墩時間不詳,至遲明代已有堡,為守禦積石關的烽堠墩臺之一。清咸豐十一年(1861年),河州知州趙桂芳駐防積石關時,在原墩基礎上築堡,取名“靜安堡”。民國時期黃陶庵《續修導河縣誌》雲:“靜安堡,州北一百二十里,在積石關內大墩坪上,咸豐十一年知州趙桂芳築。”堡南北長200米,東西寬100米,墻高6米,厚2.5米,佔地2萬平方米。堡中心有一用泥土築砌的堅固小堡,為駐軍官員指揮所。設東西兩門並建有門樓,西門遙對積石關,門頂嵌石質“積石鎖鑰”匾額,真書,石刻橫額,長約1米,寬約0.5米,無年月款識。大墩堡城墻現保存基本完好,堡內住有村民。

峽以大墩名之,也就有了歷史文化的厚重感。

從車窗看去,入口地勢較開闊平坦。迎門左邊便見一個大大的碧潭,潭水清澈見底,潭中金魚戲水,潭邊綠樹紅花,蜂舞蝶旋。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穿過花草樹木雀躍而來,然後在碧潭內打個滾又奔騰而去。

溪水中特意設置了一些景觀:如橫臥著的石磨盤、碌碡,還有搗米用的石臼等。

這些石器古樸典雅,精工刻鑿,紋理清晰齊整,彰顯出我國古代勞動人民非凡的智慧。溪邊,一條碎石小徑蜿蜒延伸至谷內,但見谷內層巒疊翠,灌木鬱鬱蔥蔥,似有隱隱的鳥叫聲傳至耳膜。

到了景區接待處的小廣場,停好車,慢悠悠地依著木頭棧道,攀爬而上。

從谷底的小廣場右拐,沿著棧道向上走。映入眼簾的棧道旁,全是懸崖絕壁,叢生著灌木、樺樹、針葉松,也有叫不出名兒的小灌木。高大的白樺林、紅樺林像天然的氧吧,給大墩峽注入了絕妙的清新劑。小路彎彎,溪水潺潺;綠樹成蔭,鳥雀婉轉;澗水繞梁,峭壁擎天。

美哉,大墩峽!奇哉,大墩峽!

站在淩空架起的玻璃棧道俯瞰,大墩峽就像一幅優美的山水畫卷。緩步移行途中,耳畔不時傳來鳥兒清脆悅耳的叫聲;細瞧,樹與樹間密不透風,看不清是什麼鳥。友人説,是野黃鶯,但也無法證實;谷底,棧道下溪水潺湲,水可清澈見底,有人在水裏卷著褲腿涉水,似俯身打撈什麼東西,一詢問才知,在捉魚;水中石頭光潔至極,每一條紋理都能看得仔細,外露于水面上的石頭,大小不一,也有幾人抱不過來的巨石,若想拍照,可躍上石頂,兩人三人不嫌多。剛邁上棧道時,時雖夏季,但因有灌木投下樹陰,我們沒感覺到酷熱,相反絲絲涼風卻掠過面頰,心想倒也是避暑之處。

半山腰,棧道旁,寬闊處修建了亭子,遊人累了,隨時就座。棧道旁地勢寬展的地方,依勢修建著觀景臺。從觀景臺可以俯視谷底,可以眺望更遠處的平川,好幾處村落依稀可辨,黃河水泛著光,在陽光下還可看得清翻滾的浪花。

叭口溝。灣架山。注洼溝。

每登臨一處,我們定睛細看,這裡的山,一樣陡峭;這裡的水,一樣清澈;這裡的樹,一樣蒼翠。

沿路而行,注洼溝瀑布、雞腔子瀑布、碗架瀑布等,眾多瀑布層層疊疊,如一條盤踞的長龍隱匿在綠色的海洋之中。

最神奇的是碗架瀑布。從高處垂下,落于地面的巨石上,聲如雷鳴,如雪奔瀉,遠遠地一股清涼已滲透全身。擴散的水珠,像一位舞者撐開了白色的連衣裙,隨風飄動,純潔無瑕。濺起的水花,在風中四散迸濺,涼意也隨之擴散開來。相比之下,雞腔子瀑布顯得柔和內斂,像多情的王子親吻著堤岸、親吻著它身邊的花花草草,後化作一股清流緩緩而去。

山腰處有幾處山洞,足可容納幾人到十幾人。有人説,曾經是大禹和他的治水工匠居住過的地方,實則是常年流水侵蝕山石碎粒,形成了天然洞穴。

沿途小小的山坡上,大片大片的杜鵑花、紫丁香,還有眾多不知名的花草穿插其中,一道道噴薄而出的澗水像天然的噴泉澆灌著這些花花草草,清香的芳草味招來了眾多的蜂兒蝶兒在此翩翩起舞。

攀爬棧道至數百米處後,是一段較為平緩的棧道,向南約莫走上幾十米,就是下山的棧道,比之登山的棧道,下山時明顯坡度小了不少。

我們感覺到汗水漸漸少了,但下山時腿抖身輕,必得慢慢斜步才行。

同行的友人興高采烈地走著、説著、笑著,我也感受到了“無限風光在險峰”的美妙。(王發茂)

來源:甘肅日報  責任編輯:石進玉

(原標題:【暢遊隴原】 遊大墩峽 領略積石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