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絲路文明

一座古城的新潮模樣(護文化遺産 彰時代新義)

還原傳統服飾、創作情境體驗劇,山西平遙探索多種方式闡釋歷史文化

到數字博物館了解古城歷史、試穿還原自歷史文物的傳統服飾、把瓦當圖案的冰箱貼帶回家、看一場沉浸式情境體驗劇……近年來,山西平遙不斷探索用多種方式闡釋歷史文化,讓更多人走進這裡,感受這座古城歷久彌新的魅力。

躺在沙發上,如同坐在一艘時光飛船裏。銀河系、太陽系、地球在身邊掠過,星光閃爍。此時,畫面突然倒轉,場景飛速來到平遙古城,耳畔傳出晉商商隊的駝鈴聲……

這是山西省晉中市平遙縣數字博物館的“光陰流逝”板塊。這個空間裏沒有螢幕,而是用聲光電打造出一個體驗環境。在這裡,平遙的歷史和文化以一種新鮮的方式,浸染著觀者心田。

還原傳統服飾

歷史走進生活

平遙古城位於山西省晉中市,是目前我國唯一以整座古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産獲得成功的古縣城。近年來,平遙不斷探索用多種方式闡釋歷史文化,讓更多人走進並了解這座古城。

在古城長大的肖旭對這座城有著特殊的感情。他打小喜歡收藏老物件,對傳統文化很感興趣。4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肖旭參加了一個“國風集市”,在那裏,一場傳統服飾秀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覺得很震撼,沒想到傳統服飾受到這麼多年輕人的喜愛、這麼有市場。”肖旭久久不能平靜,他感覺找到了自己前進的新方向。

“我查文獻資料,梳理各個時期的服飾的風格特點、歷史背景、技藝樣式。”功夫不負有心人,肖旭找到了自己的坐標:“平遙古城豐富的文化、文物資源裏有不少反映生活的畫作、雕塑,為何不借助傳統服飾,將這些文物進行現代化展示?”

下定決心後,肖旭做了一件沒人做過的事——還原平遙古城中文物泥塑的傳統服飾。有的泥塑衣服紋路看不清怎麼辦?他查閱相關學術文章,專門到北京請教相關專家;多數泥塑因年代久遠,掉漆發灰,本來的顏色不清晰怎麼辦?學過國畫的他通過不同側面進行還原,“只要有小塊地方尚有顏色,通過色度還原就能掌握當時的著色。”肖旭説。

2020年,成功復原20件傳統服飾的肖旭,請來了短視頻平臺的主播,讓她們穿上這些服飾,在平遙古城的大街上進行了一場走秀,吸引許多人駐足。看著幾百年前的服飾重新走進人們的生活,肖旭感到十分欣慰。如今,他還開拓了傳統服飾旅拍,很多愛好者慕名而來,將古城的傳統文化“穿在身上”,併發布到新媒體平臺上。“希望人們看到這些傳統服飾,就能想到平遙古城。”肖旭説。

製作瓦當文創

文物融入時尚

平遙古城中拾六陶藝的90後“掌櫃”趙凱很喜歡收藏瓦當——這種古人在門頭、瓦片上“標配”的裝飾品。説起來,趙凱第一次接觸瓦當,要追溯到小學二年級。有一次,他在樹林裏和小夥伴們玩耍,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塊手掌大的瓦片,另一面還雕刻著一個“獅子頭”。那次“相遇”,讓趙凱喜歡上了瓦當,從那時起,他開始收藏瓦當,現在他已經收集了2000多片。

空閒時,趙凱常常端詳、擦拭他收藏的這些瓦當,“福祿壽喜”文字圖案、“貓頭滴水”的獅虎圖案……趙凱覺得,自己在和它們“對話”。

接觸陶藝製作後,趙凱想到了把瓦當上的圖案搬到自己的作品上。“我的瓦當全部是從古城及周邊收集而來,這些物件體現著平遙的建築文化、審美文化。”他想,如果把這些瓦當及圖案做成現代的陶藝品、生活用品,不僅是一種原汁原味的文化體驗,更是把平遙文物變“活”、變時尚的好辦法。

“冰箱貼的尺寸和瓦當很接近,形狀上也能很好的還原瓦當圖案。”為此,他專門註冊了一個商標“平窯”,專門製作“平遙瓦當”系列冰箱貼文創産品。

在文物到文創的轉化過程中,平遙有著年輕的血液。這些年輕人既對平遙文化有深刻的理解,也對時尚有自己的認知。

設計專業出身的95後小夥李原鍍,現在成了肖旭的徒弟,同樣把對平遙文化的理解融入自己的作品中。“從平遙縣衙的磚墻上,我們提取出了波浪紋;從平遙票號的建築上,提取出了錢幣紋;從平遙古城墻上,提取出了龜背紋,我們將這些元素用在了傳統服飾等文創産品上,把平遙文化傳遞給每一名遊客。”李原鍍説。

創作情境體驗劇

傳統對話現代

一座城,一台戲。10年前,一部情境體驗劇《又見平遙》,讓更多人知道了平遙。截至2021年7月,《又見平遙》累計演出5993場,累計觀演人數達402萬人次,常年一票難求。

“平遙人做的不是生意,是德行。”一句句擲地有聲的臺詞,一個個震撼衝擊的場景,讓不少觀眾想再次走進劇場。“演出後,許多觀眾久久不願離去。情境體驗劇的現場感,加上文化內核的呈現,才能産生這樣的效果。”平遙縣印象文化發展旅遊公司董事長康青峰説。

《又見平遙》是一部關於傳承的故事,將晉商文化、票號文化、鏢局文化、建築文化、民俗文化以及家國天下的傳統價值觀等匯集在一起。康青峰説:“這部劇帶著觀眾穿越回百年前的平遙,體會晉商的誠、信、義和當地人的仁德、仗義等地域文化內核。”

劇名為何叫“又見”?康青峰説,這兩個字合起來是一個“觀”字,“觀”有洞察、體悟的意思,“觀眾和演出融為一體,跟隨劇情的發展,行走在不同的場景中,既是觀看者,又是親歷者。”

這種互動性與體驗性,給遊客留下深刻印象,為平遙帶來了更響亮的名氣,也把《又見平遙》打造成“平遙文化”旗下最火的子IP,同時還成為周邊7家民宿酒店、明清商業街的“孵化器”。“文化産業的發展又激勵我們,更好地投入發掘和保護平遙文化中去。”平遙縣旅遊運營公司副總經理趙偉説。

“沉浸式”體驗仍在繼續。晉中市副市長梁艷萍最近帶隊考察,推動更深程度的沉浸式旅遊體驗在平遙進一步落地。“下一步,我們正積極探索在古城中劃出專門區域,讓每個遊客不僅能像《又見平遙》那樣深入其中觀看,更能成為實景沉浸式劇本推理遊戲的扮演者,深度體驗明清古城生活,身臨其境感受歷史文化魅力,讓旅遊成為文化的‘形’和‘體’,讓文化塑造起旅遊的‘靈’和‘魂’,不斷推動文旅融合高品質發展。”梁艷萍説。

“平遙是世界的平遙。今年,我們又進一步編制平遙古城保護提升規劃、保護古城文物整體風貌,推動推光漆器、平遙牛肉、古城陳醋的立法保護與文化産業建設,持續開發非遺研學産品。”晉中市委宣傳部部長王兵介紹:“在這座古城裏,不僅有攝影展、電影展等時尚元素,也有文物、文化在各個角落的用心展示。遊客來到這裡,既是一次旅遊體驗,更是一次全身心的文化感悟。”

來源: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石進玉

(原標題:一座古城的新潮模樣(護文化遺産 彰時代新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