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絲路文明

青海冬季兩項隊:懷揣熱愛奔赴希望

青海冬季兩項隊主教練巴雲吉在初上高原時做了三件事:克服高反、克服溝通“障礙”、愛上孩子們。

巴雲吉清楚地記得,他站上教練崗位的那天是2018年10月26日。

從那天起,他帶著一群連滑輪都踩不穩的孩子們,一步步走向全國賽場的頒獎臺。北京2022年冬奧會讓這些最初連項目規則都不懂的孩子們,心中升起了一團火,他們在逐夢冰雪的道路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懷揣熱愛,奔赴希望。

初上高原

從空白開始起步

青海冰雪運動發展,巴雲吉算得上是推動者也是見證者。

2018年,青海省通過跨界選材選項開始組建冬季兩項隊伍。對於初次接觸冬季項目的青海來説,這是一個從空白開始的艱難起步。青海、吉林兩省達成共建合作協議,剛剛從八一隊退役的全國冬季兩項冠軍巴雲吉踏上了前往青海的執教之路。

“青海冰雪運動基礎比較差,隊伍也是剛剛組建起來的,需要好好帶隊伍,幫助青海發展冰雪運動出咱一份力。”領導誠懇的囑咐至今讓巴雲吉記憶猶新,在他看來這是希望也是信任。

一邊適應高原氣候,一邊帶隊訓練的日子大概持續了一個月。巴雲吉和孩子們相互了解,相互適應,慢慢地,他在這些皮膚稍顯黝黑,甚至還多少頂著一點“高原紅”的孩子們身上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更勤懇,更能吃苦。

一切好像都步入了正軌,可新問題卻接踵而至。“剛到青海時,我東北口音特別重,説話又快,我就發現給隊員們教技術動作的時候,他們聽不懂,一臉疑惑地看著我……”不得已,巴雲吉在講授技術要領的時候就刻意地放慢語速,儘量説比較標準的普通話,很快也就過了“語言”關。

比賽失誤

隊員一席話讓他破防

2019年12月,組建僅一年的隊伍迎來首秀。

2005年的小姑娘曲桑卓瑪登場了。首次參賽的小姑娘被賽場激烈的競爭打亂了陣腳,平時練過不知多少遍的技術要領和講過很多遍的項目規則,因為曲桑卓瑪過於緊張,出現了失誤。本該還有一圈才衝刺的比賽,曲桑卓瑪提前衝刺了,當場被罰下。

“其實出現這種情況也很正常,畢竟年紀還小又是第一次參賽。”巴雲吉説。

令他沒想到的是,曲桑卓瑪哭著找到他説:“教練對不起,我以後會加倍努力的。我一定要拿全國冠軍,給教練爭光!”看著泣不成聲的曲桑卓瑪,巴雲吉感動得不得了,“年紀這麼小,就有這樣的領悟能力和決心,確實難能可貴。”

2020-2021賽季,巴雲吉帶著隊員們參加了全國冬季兩項冠軍賽。在這個賽場上,當初青澀的曲桑卓瑪成長得更加沉穩,當年的淚水成為頒獎臺上的笑容。

同樣有志氣的還有豆周才讓。

通常大賽前全隊都會安排一週強化訓練,豆周才讓永遠是那個頂著訓練量訓練的孩子。“他能把自己訓練到吐,教練組讓他休息,攔都攔不住。”巴雲吉説,“每個隊員都很努力,有時候努力是可以彌補天賦的,所以在我眼裏,他們都是好苗子。”

心之所向

處處都是精彩舞臺

今年2月,青海省冬季兩項隊回到了多巴國家高原體育訓練基地,雪季的技術技巧訓練轉入了體能儲備期。每年3月前後,冬季兩項隊就會回到青海,以輪滑替代雪板,進行為期半年左右體能儲備;進入10月以後,隊伍會奔赴吉林、內蒙古等地展開為期半年的冬訓。

目前,青海省冬季兩項隊共有19名隊員,其中男子組11人,女子組8人。

巴雲吉説,以前當運動員的時候就很少回家,現在當了教練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更沒有時間和家人團聚。帶上隊伍之後,他已經5年沒有和家人在春節期間團聚了。

這段時間,他和隊員們都非常關注北京冬奧會,特別是冬季兩項項目。這對他們來説,是非常寶貴的學習機會。“來自全世界高水準的運動員把冬季兩項的魅力演繹得淋漓盡致。”巴雲吉説,不論是教練組還是運動員,通過收看每一場比賽都會有收穫,有技術特點的,有戰術安排的,都是日後隊伍在訓練當中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

巴雲吉表示,北京冬奧會在年輕的運動員心中種下了飛翔的種子,讓他們有更高遠的追求,對更高賽場的嚮往。記者 王宥力

來源:青海日報  責任編輯:鄒鈺坤

(原標題:青海冬季兩項隊:懷揣熱愛奔赴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