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輿情資訊

三孩生育政策來了 如何真正“生”效

人口問題是“國之大者”,三孩生育政策有著廣泛牽動性,不光關係適育家庭,還涉及生殖、醫療、社會保障等多方面,只有完善配套措施,才能解決適育家庭不能生、不想生、不敢生的問題。正在召開的北京市政協十三屆五次會議上,多位委員提交了和三孩生育政策相關的提案。1月6日,北京商報“兩會三人行”欄目邀請到三位政協委員,就如何讓三孩生育政策更好落地建言獻策。

市政協委員、北京五洲婦兒醫院總經理黃金雄:

利用輔助生殖技術降低不孕不育比例

“我國不孕不育發病率為7%-10%。開展生殖健康教育,普及不孕不育防治基本知識,有利於提高公眾生殖健康水準,有利於促進育齡夫婦健康孕育。”這是2021年10月國家衛健委辦公廳印發的《不孕不育防治健康教育核心資訊》中的內容。

“現在導致不孕不育的因素比較多,對於輸卵管阻塞、精子異常、高齡卵巢功能減退、需要借助技術手段治療或規避遺傳性疾病等患者,都可以借助輔助生殖技術,實現生育的夢想。”黃金雄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道。

國家衛健委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經批准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共有517家,經批准設置人類精子庫的醫療機構共有27家,全國各省(區、市)均有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服務可及性不斷提高。患者可登錄國家衛健委網站查詢。

黃金雄還表示,“三孩生育政策實施以後,來北京五洲婦兒醫院諮詢輔助生殖的患者多了,多是40歲左右的患者。通過醫聯體和多點執業建設,我們邀請到了國內知名醫院的婦産科、婦科內分泌、輔助生殖等領域專家定期會診與學術交流,搭建輔助生殖技術服務綠色平臺,滿足患者的輔助生殖需求”。

市政協委員、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朱春梅:

加大對兒童健康醫療保障的投入解決兒童看病難問題

雖然我國出生人口規模依然龐大,但是出生人口呈現下滑趨勢。朱春梅提到,“生育意願不強的核心原因在於,養育孩子的巨大經濟壓力,住房、育兒、醫療方面的福利不健全,工作與家庭時間安排衝突等”。

如何落實三孩配套支援政策,朱春梅從自身行業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兒科醫生緊缺一直是很嚴峻的問題,放開三孩後,兒科醫生的緊缺變得更加嚴重。因此希望國家能夠加大對兒童醫療健康保障的投入,比如加大對兒童醫院建設的投入,完善兒科醫生培養體系。我還建議提高兒科醫生的薪酬和待遇,讓更多的人來從事這個職業,這樣才能保障二孩、三孩孩子的健康”。

同時,朱春梅提到要加強全科醫生培養。全科醫生執行全科醫療的衛生服務,一般是以門診形式處理常見病、多發病及一般急症的多面手,“全科醫生主要是在一些基層、社區醫院。如果是普通的小病,患者就可以在基層、社區醫院就診,避免集中到大的三甲醫院造成醫療資源浪費,增加交叉感染的風險”。

市政協委員、微網志CEO王高飛:

合理分攤用人單位成本引導企業主動保障女性生育權益

三孩生育政策也是公眾的熱門話題。

公眾關心的不光有醫療成本,還有生育成本和社會保障,針對這兩個方面王高飛認為:應該探索建立科學的生育成本多方共擔機制,適度平衡員工和企業利益,強化社會保險保障功能。

王高飛的建議是:“通過稅收優惠、政策支援等合理分攤用人單位的成本,引導企業積極主動參與到保障女性生育權益中來。比如對女職工達到不同比例的企業設定不同的稅收優惠、專項補貼、産後返崗專項補助等優惠措施;按照當年生育女職工産假和男職工陪産假休假天數給予企業落實産假獎勵性補助;或對生育女職工、産假、護理假等替代用工工資在企業繳稅前加倍扣除,多形式分攤、補償企業産生的部分額外成本。”

在健全社會保險保障功能方面,王高飛建議,“擴大生育保險覆蓋範圍,將男性員工陪産假和孩子三周歲前夫妻雙方享有的育兒假納入生育保險補貼保障範疇;加大生育補貼力度,進一步發揮生育津補貼激勵作用,在保障育兒家庭收入的同時,逐步建立覆蓋全民的生育保障制度”。記者魏蔚

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鄒鈺坤

(原標題:三孩生育政策來了 如何真正“生”效)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