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

廣州南沙區:“1+1+9+N”創新模式解民憂

“撤銷申請時感慨萬分,折騰1年多,積鬱已久的心結終於解開了,想真誠地説聲‘謝謝’!”收到羅女士寫來的感謝信,陳輝及團隊成員心裏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了。

今年2月,在廣州市南沙區行政復議辦公室,陳輝團隊收到一封從湖北寄來的《行政復議申請書》,正是這位羅女士所寄。

“羅女士幾次向相關部門投訴,都沒得到滿意的結果,最後向我們申請行政復議。”南沙區司法局行政復議和應訴科副科長陳輝説,因為案件比較複雜、涉及面廣,團隊採用南沙區創新的“1+1+9+N”模式,用時60天,最終將羅女士1年多未能解決的問題,圓滿解決。

南沙區司法局將“為老百姓辦實事、解民憂”作為根本出發點,踐行“復議為民”宗旨,在行政復議中堅持“應調盡調”原則,不斷促成行政復議案件雙方當事人和解、調解,集中精力化解涉及群眾重大切身利益、長期未得到解決的行政爭議。

收到羅女士寄來的《行政復議申請書》後,陳輝團隊第一時間進行辦理,並通過郵寄的方式向羅女士送達《行政復議受理通知書》。

羅女士2018年9月與某房地産公司因購房優惠服務費問題發生糾紛,其認為房地産公司利用沒有公示的虛假房屋原價及優惠折扣等不透明不對稱資訊價外加價,違反了《商品房銷售明碼標價規定》的相關規定,隨後,到南沙區綜合執法部門投訴舉報。

陳輝介紹,根據羅女士提供的線索,南沙區綜合行政執法部門到被舉報的房地産公司銷售中心進行現場檢查,提取相關證據材料,並詢問現場負責人,“經調查核實後認為,羅女士投訴舉報的事項不成立,遂作出不予立案的決定並書面告知羅女士”。

“羅女士對南沙區綜合行政執法部門的處理不服,向南沙區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陳輝稱,他們經認真梳理案件的爭議焦點和糾紛起因、耐心傾聽羅女士的訴求後發現,她提起本案行政復議的主要目的,在於解決她和房地産銷售公司之間因支付優惠服務費産生的問題。

“如果根據法律相關規定對本案作出復議決定,並不能從根本上化解羅女士的矛盾糾紛,反而會增加羅女士的訴訟負累。”陳輝説,在確認申請人的真實意願後,團隊與羅女士、廣州市南沙區綜合行政執法部門、房地産銷售公司進行多次溝通交流,引導廣州市南沙區綜合行政執法部門積極主動與羅女士聯繫,為羅女士和房地産銷售公司搭建溝通橋梁。最終,羅女士與房地産公司達成和解,撤回本案復議申請,矛盾糾紛成功化解。

陳輝解釋,“1+1+9+N”模式是指,由1個區政府行政復議辦公室、1個綜合行使21個領域行政執法工作的區綜合行政執法局、9個司法所、N(行業專業調解組織+信訪部門+駐鎮街人民法庭+其他調解主體)互相配合,開展行政爭議調處工作的行政復議與調解有機銜接聯動工作運作模式。

“定紛止爭,案結事了。”陳輝表示,“1+1+9+N”模式在此案中充分發揮了調解聯動機制的作用,通過多部門之間聯動、多方聯繫,引導復議案件當事人以調解、和解的方式,達到解決行政爭議的最終目的。

2019年,廣州南沙區加強基層法治政府建設,創新建立“1+1+9+N”調解工作運作模式,當年申請人撤回行政復議申請26件,2020年申請人撤回行政復議申請31件,今年以來申請人撤回行政復議申請34件,調解結案率分別為16.46%、18.79%、23.77%。該區3年來調解結案數、調解結案率均逐年提高,2019年至今聯合法院促成行政訴訟原告撤訴67宗。

“該模式的惠民之處在於,最大限度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化解在始發階段,實現矛盾不上交。”廣州市南沙區司法局副局長鄧耀華説,充分發揮行政復議“救濟全面、監督深入、效率更高”和調解“當事人地位平等、接地氣、方式靈活”的優勢,融合各界力量從行政復議工作解決個案,深層次解決行政爭議,促進行政執法不斷規範化。(記者 先藕潔)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姬雯

(原標題:廣州南沙區:“1+1+9+N”創新模式解民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