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市場調查

煤價上漲兩三倍 政策“組合拳”如何見成效

天氣一天天涼了,山西平遙已有入冬的感覺。往年這個時候,平遙縣香樂村村民郝秀麗家裏就該開始燒煤取暖了,但今年因為煤價上漲,煤炭供應緊張,她家只能暫時用電暖器取暖。

當地的散煤價格今年漲得厲害。據郝秀麗介紹,“從500元一噸漲到了1700元一噸”。雖然當地政府會按每噸煤1000元左右下發補貼,但煤價還是偏貴。

部分北方地區的居民也有類似感受。甘肅、內蒙古等地居民在網路平臺上反映,今年冬季取暖用煤價格上漲,有些地方煤價最高達到去年同期價格的兩到三倍。

取暖季開始,能源短缺的局面在全球上演,碳達峰碳中和的“減碳”要求又箭在弦上,能源供應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打出政策“組合拳”

數據顯示,8月下旬以來,動力煤期貨價格由不到800元/噸,一路最高突破1900元/噸,有些地方取暖用煤價格從之前的800元/噸漲到超過2000元/噸。煤炭價格的上漲,不僅影響普通居民採暖供熱,也影響下游的電力供應。我國大約有六成電力生産依賴煤炭的供應,“煤超瘋”對宏觀經濟和基本民生都將帶來不利影響。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撰文指出,今年以來,煤炭供給持續偏緊,自有産能拖累和進口受限是主要因素。同時,全球範圍內煤炭與天然氣普遍存在短缺現象。一方面全球氣候變化帶來需求新增長,今夏全球發電需求普遍超季節性增長;另一方面,全球普遍存在綠色轉型壓制石化能源生産、而新能源穩定性弱的情況。

從國內情況來看,煤炭的産量與需求也出現不匹配。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發佈的上半年數據顯示,1-6月全國煤炭消費量約21億噸,同比增長10.7%,而全國規模以上企業原煤産量19.5億噸,同比增長6.4%。

為了應對煤炭供需不匹配的問題,國家發改委等有關部門打出一系列政策“組合拳”:研究依法對煤炭價格實行干預措施;組織召開煤電油氣運重點企業保供穩價座談會;在鄭州商品交易所調研強調依法加強監管、嚴厲查處資本惡意炒作動力煤期貨。

10月24日,國家發改委發佈消息稱,發改委價格司在組織地方對煤炭生産流通企業進行成本調查的基礎上,會同價格成本調查中心組成多個調查組,赴有關省份對重點煤炭生産企業和流通企業進行實地調查,為確定煤炭價格合理區間和制止煤炭企業牟取暴利提供依據。

10月20日,國務院國資委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發電企業要加大煤炭採購力度,守牢7天存煤安全底線。10月21日,銀保監會表示,要千方百計保證煤電、煤炭等生産企業的合理融資需要,督促金融機構對符合支援條件的煤電、煤炭、供暖等企業和項目給予合理的信貸支援。10月22日,國家稅務總局發佈消息稱,對煤電和供熱企業今年四季度應繳納稅款全部辦理緩稅。

生産運輸環節加快供應

在地方層面,全國主要産煤區域均推出了相應措施。

陜西榆林提出,從10月19日起,轄區內煤炭銷售價格在同類煤種現有市場價格基礎上下調100元/噸,已簽訂長協保供企業價格不得超過1200元/噸,民營企業不得超過1500元/噸。

近日,大同、朔州、蒙東、鄂爾多斯、榆林、銅川等地多處煤礦主動降低煤炭坑口銷售價格,降價幅度均在100元/噸以上,最高降價達到360元/噸。

國家發改委的數據顯示,9月以來全國允許153座煤礦核增産能2.2億噸/年,四季度可增産5000萬噸以上,將具備安全生産條件的38座建設煤礦列入應急保供煤礦,允許階段性釋放産能,合計産能1億噸/年;為60余座煤礦辦理接續用地手續,確保1.5億噸/年以上産能穩定釋放;積極推動符合條件的臨時停産停工煤礦復工復産,加快恢復煤炭市場供應。

生産環節加快供應之外,運輸流通環節也在加快調整。

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今年冬天的供暖並沒有受多大影響。家住在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嶺區的退休老人段國棟告訴記者,因為今年入冬時間早,他所在的社區提前十幾天就開始供暖了。“10月20日家裏的熱水管就熱了起來,供暖費還和往年一樣,每平方米4.8元,另外每月還有一筆退休職工供暖補助。”

如何應對“減碳”挑戰

實際上,煤價上漲、能源緊缺的局面是全球共同面臨的一場挑戰。今年以來,全球經濟開始蓬勃復蘇,帶動能耗需求增長,但煤炭供應卻沒能跟上,石油、天然氣、水電等其他能源也未能較好地發揮替代作用。作為全球煤炭價格基準的澳大利亞紐卡斯爾港動力煤交易價格突破每噸200美元,為2019年年底的3倍。

能源供應緊張的形勢已經拉響警報。為應對能源供應緊張局面,一些國家也在動搖清潔能源的推進行動。9月,英國啟動了一座舊煤電廠,以滿足電力需求;歐盟一些國家也在考慮開放燃煤和石油工廠,以避免冬季停電。有分析認為,這場能源短缺的危機可能還會繼續蔓延,這將影響各國碳排放目標的實現。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最近在一場公開論壇上表示,減碳不應該是運動式的,不能急功近利。部分地方在能源“雙控”指標的影響下,為了完成減排指標拉閘限電,雖然只是個別現象,但也反映了一種傾向。

“我們現在減排、‘減碳’採取的還是從上到下層層分解任務目標,主要依靠行政性手段來推動的方式,還有沒有更好的方式呢?”劉世錦認為,在能源供應短缺與“雙碳”目標之間,應該遵循“先立後破”的原則,關鍵還是要用綠色技術來替代傳統技術,是要減少碳排放,而不是減少能源供應,降低生産速度。“‘減碳’過程應該遵循綠色轉型的規律和市場規律,否則好事不一定能辦好”。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石進玉

(原標題:煤價上漲兩三倍 政策“組合拳”如何見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