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輿情資訊

線上“學習監督員”能否幫大學生自律學習

魔鬼一週108元,煉獄一週168元,減肥必成一季度1088元,考研必成一季度1198元……請一個“學習監督員”監督自己的學習進度,成了高校大學生中流行的熱門活動。一些請過學習監督員的大學生,自己也去應聘當起了學習監督員,找到一份兼職;有些商業頭腦的大學生,乾脆開起了學習監督員仲介機構,在各大網路交易平臺售賣“監督學習”這項服務。

Apple ID和密碼都給了“學習監督員”

浙江的大學生章圓正在準備考研的關鍵階段,他在一個微信公眾號上看到一篇介紹“人工監督”的推文後,發現了“學習監督員”這個新産品,便在淘寶上挑選了一家好評較多的店舖,下單了一週監督體驗服務。

下單後,客服詢問章圓的專業和需求,以便根據要求給他提供最合適的監督員。

章圓有同學也請過學習監督員,同學用過來人的身份指導他,雖然網店的描述是,“監督員都是研究生,可以根據客戶的學習條件來制定計劃和提供輔導等”,但學習監督員的“專業程度”需要靠自己去“試探”,“因為都是遠端服務,對方很有可能連個本科生都不是,就來指導你考研”。

章圓與學習監督員對接後,開始有步驟地用一些專業問題和術語來試探監督員的專業程度。第一天,他發現店舖配給他的學習監督員“肯定沒有研究生水準”,要求換人。第二天,他發現新配的學習監督員特別“小心翼翼”,一點都沒有嚴厲監督的感覺。換到第三名監督員時,章圓加價60元,由原來的“監督學習”升級到“監督+叫早”服務,並點名要求換“店裏好評最多的那個人”。

這“好評之王”果然沒讓章圓失望,他指導章圓列出細到分鐘的計劃,定時提醒計劃進度,並給章圓推送“雞湯”文章。但第二天,他邀請章圓體驗手機被控制的恐懼感——通過下載一個常見於青少年手機裏的防沉迷客戶端,學習監督員可以定時定點鎖屏、禁用手機裏的App、監控手機使用時長等。

“我當時想體驗全方位的監督,於是就答應了。”章圓説,學習監督員還向他索要手機的Apple ID和密碼,次日通過蘋果的搜尋手機服務讓手機發出刺耳的提示音,達到“叫早”的目的。“手機會不斷顯示各種彈窗,而且手機軟體的擺放都被打亂了。”到了第四天,章圓處理完一堆繁雜事務後實在無精力學習,想申請休息卻突然遭到了學習監督員的“人身攻擊”,他反饋給淘寶客服無果,就在沒有退款的情況下提前終止了監督服務。

監督員的無奈:被申請“無理由退款”

身在雲南的大學生紗紗是一名兼職學習監督員。

“你好呀,我是監督員紗紗!”這是紗紗常用的開場白。半年前,正在備考註冊會計師的紗紗在刷短視頻時突然發現了學習監督員這種服務,心血來潮體驗了一次後感覺良好,便聯繫了當時的店家應聘學習監督員。經過簡單的面試後,她便入選了,“沒有看身份證,也沒有確認我的學歷證書之類的。就問了一下我的大致情況”。

半年裏紗紗積累了不少應付不同客戶的經驗。就讀會計專業的她,有時候會遇到備考初級會計證的客戶,紗紗會主動跟對方分享備考經驗和學習方法,及時調整對方學習計劃的不合理之處,以期在監督學習之餘更好地幫助他們。但有時,她也會成為客戶焦慮、氣憤、苦悶等情緒轉移的“垃圾桶”。

紗紗這周的工作,是監督一名考研的同學早睡早起。一方面,紗紗會要求對方下載一個睡眠軟體,記錄每天幾點睡覺和起床,並提供每天的手機使用時長截圖;另一方面,紗紗會讓對方拍照打卡證明是在學習。除了按客戶的計劃表定點提醒外,她還會抽查對方有沒有偷懶。

監督別人學習非但沒讓紗紗的課業落下,還讓她感到了自我提升,“叫早也讓我養成了早起的習慣,一般他們在學習的時候我也在學習,定點提醒也是給自己一個休息時間。”

但令人意外的是,那位客戶申請了“無理由退款”,紗紗這一週“白幹了”。

缺乏評價系統,買賣雙方權益難保障

記者注意到,作為一項新興的服務,學習監督逐漸成了大學生創業的一個方向。在溫州大學讀網路工程專業的大三學生余本欽,從2018年開始自主創業,現在經營著三家監督店。他的店舖提供各式監督服務:普通消息監督、強力消息監督、連麥監督、視頻監督等,價格由8元到上百元不等。

在余本欽的一家網店裏,每月下單人數有五六百人,其中以學生群體為主,但也不乏有一些比較特殊的客戶。“比如很多人會需要助理跟進項目,定點提醒和修改進度,但是現實生活中招一名助理又太貴,而我們的監督服務就能滿足他們的需求。”

余本欽的創業初衷是讓自己更加自律,在經營網店期間為了幫助更多的人,他主動學習了很多提升自控力的知識,有時還會去請教學校的心理老師。對於一些無法定時完成任務的客戶,余本欽還會提供一些諮詢服務和改善方法。

比如,上周他接到一個25歲在職考公務員的男生的委託,男生一直被家裏催婚,備考計劃也常常被工作打亂,整個人處於焦慮狀態。“於是我就針對他的情況提出一些建議,主要是告訴他一個信念——只要空閒下來,要麼是完成計劃中的內容,要麼是在完成計劃的路上。”他介紹,通過這樣不斷地自我強化目標,可以幫助對方更好地進入狀態。

在成都理工大學舉辦的一次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中,該大學商學院的幾位學生申報了一個名為“可達”的創業項目。在實踐環節,他們列印了各種宣傳紙條粘貼在教室桌面、食堂等地方,邀請同學加入“自律小組”併為其提供監督服務。大二學生劉午端參加了項目體驗。

“那周要考專業四級,作息和自製力都不太好,乾脆花5元錢訂了一週的監督服務。”劉午端的監督員是一位“小姐姐”,她每天提醒小劉早起打卡、學習打卡、睡覺打卡。但小劉發現,所謂“監督”也僅限于通訊軟體上的一個提醒而已,“有時候惰性作祟,叫起了還是賴床,學習打卡會發一張之前的照片過去,晚上回了消息還是繼續熬夜。”他覺得,這種線上監督基本沒有用。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學習監督員”的服務提供者、購買服務者大多為在校大學生,由於“監督效力”不容易判定等原因,無論是從業者還是購買者,都有可能在服務進行過程中得不到權益保障。“如果沒有比較完善的服務監督、評價體系的話,這個行當做不大。”余本欽説。( 何芷茵、燁捷)

(文中章圓、紗紗、劉午端均為化名)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姬雯

(原標題:線上“學習監督員”能否幫大學生自律學習)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