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輿情案例

5年增長30多倍!“一路狂奔”的馬拉松賽亂象透視

21條生命猝然逝去——甘肅省景泰縣的一場馬拉松越野賽慘劇,給全社會敲響了警鐘。

近年來,國內馬拉松、越野跑運動飛速發展。中國田徑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全國馬拉松及相關路跑賽事從2014年的51場增長到2019年的1828場,5年時間數量增長超過30倍。

數量井噴的同時,馬拉松賽亂象頻發,一些劣質比賽“方案美如畫,執行爛成渣”。

賽事井噴:5年增長30多倍

中國田徑協會2020年4月發佈的《2019中國馬拉松藍皮書》顯示,2011年,全國馬拉松及相關路跑賽事的數量僅為22場,2014年增長到51場。

2014年,國務院出臺《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國家體育總局也取消了群眾性和商業性體育賽事的審批。此後,馬拉松賽事數量進入“井噴期”——全國馬拉松2015年134場,2016年993場,到2019年達到1828場。

《2019中國馬拉松藍皮書》截圖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大部分馬拉松賽事停辦。但從2020年底開始逐漸恢復辦賽,到2021年5月,馬拉松賽事的數量已基本達到2019年同期水準。

賽事數量增長後,“內卷”在所難免——無論主辦方還是參賽者,都有追求長距離和高難度的傾向。近年來,長距離越野跑這個小眾運動也漸漸走進大眾視野。中國田徑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2017年,越野跑賽事數量為312場,2019年增長到481場。

在網路上搜索100公里越野跑,會發現一串長得看不到頭的名字——北京100、廣州100、深圳100、大連100、黃山100、陽朔100、大理100……甚至還有不少100英里的賽事。

業內人士介紹,越野跑雖然也經常被冠以“馬拉松”的名頭,但與公路馬拉松比,越野跑在比賽場地、難度特點、危險系數、賽事組織和對選手身體心理要求等方面差異非常大,是一個小眾運動。

參賽選手在2020幽州古道超級越野賽中經過水頭長城

一位越野跑賽事運營從業者説,美國越野跑協會註冊的比賽大約1500場,其中百公里和百英里的比賽不到總數量的5%。

“越野運動最發達的國家尚且如此,但我們的長距離越野跑賽事,已經大大超過了這個比例。”他説。

為何各方趨之若鶩

山東某馬拉松賽事運營公司負責人説,我們用4到5年的時間走過了發達國家馬拉松50年的發展歷程。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對馬拉松運動缺乏理性認知。

廣州一家馬拉松運營公司的創始人梁先生説,現在國內馬拉松辦賽市場已經“一片紅海”,每當有新的馬拉鬆開辦或者此前的運營合同到期,“十幾家公司去搶項目都算少的”,價格壓得很低。

由於需要協調安保、交通、醫療等多方面的公共資源,“地頭蛇”現象也成為不少馬拉松賽事運營公司的一個普遍特點。

“很多賽事,你要拿就必須和當地熟門熟路的公司合作,有的‘地頭蛇’很強勢,也就借用下你的資質,中標以後就沒你啥事兒了。”梁先生説。

馬拉松比賽為何引得各方趨之若鶩?

2021西安馬拉松賽。新華社記者 李一博 攝

山東某市已經連續多年舉辦馬拉松,該市一位副市長説,對於舉辦城市來説,馬拉松賽事可以展現城市風貌,塑造城市形象;賽事辦得好就有品牌效應,就能成為新的城市名片,提升城市品位與國際影響力。

而一場越野馬拉松,對於一些自然景區的品牌行銷,亦是“四兩撥千斤”。除了傳統媒體,很多地方也很看中網路“大V”等“KOL”(關鍵意見領袖)。

“很多跑圈‘大神’跑小比賽,報名費、交通費、住宿費組委會全包,全程VIP接待,只需要動動手指發發微網志。”一位資深跑友説。

此外,承接、承辦馬拉松賽事,也有不錯的利潤,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推動、運營“跑馬”。

“野雞比賽”亂象頻發

賽事數量井噴的同時,馬拉松運營機構的運營能力和參賽者的觀念意識並沒有跟上,導致近年來一些馬拉松賽事組織亂象層出不窮。

賽事越辦越多,但得到官方認證賽事的比例卻逐年下降。中國田徑協會的數據顯示,2016年,馬拉松賽事總量為993場,其中田協認證的賽事為328場,佔比略超三成;到了2019年,賽事總量增長到1828場,認證賽事僅為357場,佔比已經下降到不足二成。

“田協或者登協認證的比賽,會派出專業的監督人員和裁判,對賽事籌備整個流程進行監管和把控,因此基本的安全還是有保證的,一些‘野雞比賽’就不好説了。”廣州一位資深跑友説。

被很多人戲稱為“野雞比賽”的,就是沒有田協、登協、體育局等官方和專業組織認證的賽事。這些賽事處在“監管真空”下。不少賽事背後的運營公司,可能僅僅是一兩個專業人士帶著幾個大學畢業生搭的“草臺班子”,“方案美如畫,執行爛成渣”。

雲南省路跑協會副秘書長饒利群説,我國越野賽起步較晚,很多組委會的運營方經驗參差不齊,專業水準不盡如人意,賽事醫療救援和現場應急救治人員配備嚴重不足。“有些僅是臨時招募,僅僅進行一次賽前培訓就拉上賽場;對於多層醫療救護力量的布控,沒有實現閉環高效管理。”

作為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的運營方,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2016年成立,在2018年以150萬元的價格中標“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2018首屆黃河石林國際百公里越野賽暨首屆黃河石林國際馬拉松賽運營服務項目”,其在工商系統登記的2020年報顯示,2020年該公司繳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人數為0人。

年報截圖

生命至上,警鐘長鳴

這次甘肅景泰越野賽重大事故給野蠻生長的各種跑步賽事敲響了警鐘。

國家體育總局23日晚緊急召開“全國體育系統加強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會議”,提到要進一步壓實體育系統的賽事安全管理工作,不斷完善體育領域安全風險防控制度和舉措。

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科學學院教授譚建湘説,取消群眾性和商業性體育賽事審批激活了體育市場,但在國家體育總局的審批權下放後,一些地區的管理和服務能力沒跟上,造成了監管真空。尤其是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本進入,個別地方招標還存在依靠人情關係的情況。一些運營機構缺乏法律責任意識,導致辦賽中安全和應急措施不到位。

5月22日,參賽選手在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上海市銀星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婉説,取消賽事審批只是從行政層面簡化了賽事申辦流程,但依然有《體育賽事活動管理辦法》等規定;而且,根據民法典的規定,對於參賽過程中發生的人身傷害事件,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要承擔侵權責任。

饒利群説,每一場賽事都要以人為本,要秉持“生命第一,賽事第二”的賽事宗旨。馬拉松和越野賽事都是戶外極限運動,存在一定的危險。主辦方要高度重視賽事醫療保障,將生命元素置於賽事活動的金字塔之上;參賽者要放下“跑咖”心態,珍惜生命,學習急救常識,防止意外事故的發生,樹立“回家,才是賽事終點”的根本理念。(執筆記者王浩明,參與記者吉哲鵬、王陽、朱翃)

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石進玉

(原標題:5年增長30多倍!“一路狂奔”的馬拉松賽亂象透視)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