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點

錢江晚報:給自己的頭髮開證明,太奇葩

新生入學規定説,學生不允許燙髮,那頭髮自然卷的學生怎麼辦?日前,頭髮天生波浪卷的小雯(化名)到廈門工商旅遊學校報名時被老師告知,校規不允許學生燙髮,若為自然卷髮質,需要到醫院開具相關證明。但家長帶小雯到三甲醫院,了解到並無相關檢測項目(8月22日,廈門日報)。

證明我媽是我媽,證明自己還活著,證明我孫子是我孫子……在公眾印象中,被全民吐槽和總理都發話痛斥之後,人人喊打的“奇葩證明”收斂了很多,但依然隔三岔五就會改頭換面地出來折騰一番。

不燙髮、不染發,是《中學生日常行為規範》第一條中的要求,這當然沒啥毛病。但如果天生自然卷、淺發色,當然應該予以包容,這也是一個基本的常識。要求學生證明自己“自然卷”,究其根源,除了對規則的機械僵化理解之外,還在於人性化意識的缺失。這也是奇葩證明的通病。

簡而言之,即便真的有懷疑,也不見得就一定要求學生去開具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奇葩證明”。連醫院都沒辦法檢測,其實更應該説是根本沒有人會想到還會有人想搞這種檢測,竟然堂而皇之地提出這樣的要求,豈不荒唐?學生在當地記者陪同下,才從廈門市美發美容化粧品行業協會開具了一張自然卷“情況屬實”的認證,看似堅持原則,實則成了刁難學生和家長。原則性本身就應該包容了人性化的考量,兩者之間並不矛盾。尤其是為人師者,更當有仁愛之心,如此僵化,令人費解。

面對質疑,涉事的廈門工商旅遊學校回應並無“要求學生開具發質證明”等特別規定,可能是部分老師在傳達校方要求時産生了誤會。值得追問的是,這樣的“奇葩證明”僅僅是傳達失誤造成的嗎?且不説在擬定學生的行為規範要求時,就應該考慮到“自然卷”等意外因素,在去年遇到一名新生發色天生偏黃的情況後,為何不能汲取教訓,在今年的工作中予以適當調整呢?如果在傳達之時就一些細節問題提醒老師靈活處置,還會發生這樣的奇葩事嗎?

要求學生證明自己“自然卷”,固然只是個案,但教育領域的各種奇葩證明,卻時有聽聞。諸如隨遷子女上學家長鬚開無犯罪證明之類的事情,就一度令輿論譁然。在中央的號召指導下,教育部門在整治奇葩證明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今年4月,教育部就發佈《關於取消一批證明事項的通知》,清理取消了29項證明事項。但是,要求學生證明自己“自然卷”的奇葩證明,卻防不勝防。看來,要想杜絕奇葩證明,除了教育部門的約束監督之外,老師們也應該多長個心眼。遇事當三思而後行,切莫強人所難,輕率要求學生和家長去開一些莫名其妙的證明。

看似堅持原則,實則成了刁難學生和家長。

來源:錢江晚報  責任編輯:姬雯

(原標題:錢江晚報:給自己的頭髮開證明,太奇葩)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