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貧

延川縣脫貧一線的故事:用我的汗水 換你的幸福

1

如今的延川縣城。本版照片均由記者 王婕妤攝

2

馬世禮在雞棚中給珍珠雞投喂飼料。

3

呼世誠與村民們探討香菇種植技術。

縣區名片

基本縣情

延川縣位於延安市東北部,黃河西岸。全縣轄7鎮1街道1社管中心,163個村,土地面積1985平方公里,總人口20萬人。2018年城鎮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3.3萬元,同比增長8.8%;農村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1萬元,同比增長9.6%。

生態環境

延川縣地處黃河之濱,光照充足,晝夜溫差大,適宜紅棗生長,被命名為“中國紅棗之鄉”。乾坤灣景區被命名為“國家蛇曲地質公園”“國家水利風景區”。秦晉大峽谷延川段被評為“中國最佳漂流勝地”。

人文歷史

延川縣文化底蘊深厚,培養了以路遙、曹谷溪、陶正等為代表的一批著名作家。延川民俗文化精彩紛呈,是“中國現代民間繪畫之鄉”“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剪紙、布堆畫、大秧歌、説書、道情等民間藝術獨樹一幟。

主導産業

作為農業大縣,延川縣精細化管理紅棗1萬畝,蘋果種植面積21.86萬畝,大棚蔬菜、畜牧養殖、特色農業規模不斷擴大,農業産業後整理邁上新臺階,新型經營主體不斷涌現。2018年,全縣實現農業增加值8億元,同比增長4.1%。

脫貧人口

延川縣堅持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大力實施“工業強縣、産業富民、旅遊帶動”戰略。截至2018年年底,63個貧困村全部達標退出,6517戶20565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穩定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年底的19.7%降至2018年年底的1.06%。

近年來,隨著脫貧攻堅工作的深入,延川縣堅定推進産業扶貧,形成以山地蘋果、沿黃紅棗、川道大棚、溝道養殖4大産業為主,核桃、中藥材、羊肚菌等特色産業為輔的農業産業體系,確保了全縣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至少有一項穩定增收産業。2018年,全縣農民每人平均收入達1萬餘元。

7月的黃土高原,驕陽似火。在延川這片紅色的土地上,幹部群眾幹勁十足,産業發展如火如荼,一項項蓬勃發展的産業正在成為延川人民奔小康路上的“助推器”。

昔日貧困村變成産業大村

7月16日,延川縣關莊鎮二八甲村黨支部書記賀鳳明站在山頭,望著眼前的960畝蘋果園,甚感欣慰。然而5年前,他還在為這裡的一大片荒地而發愁。

二八甲村地處川道中,以前沒有通村水泥路,出入都是山路,交通不便捷。村裏也沒有像樣的産業,多年來一直是延川縣的貧困村。

2014年年初,賀鳳明經過反覆思索,並與專家探討,決定把村裏撂荒的960畝地利用起來,種植山地蘋果。賀鳳明到延川縣果業局溝通,很快得到了支援。縣果業局決定給二八甲村提供免費的果苗和技術指導。

但在召集村民認領土地和果苗時,卻遭到質疑。“我不要地,要了都是負擔,誰知道這事能弄成不。”“就是,果樹挂果還得五六年,這幾年我一分錢收入都拿不到,還要倒貼人工費。”“咱村從來就沒種過蘋果,萬一賠了咋辦,我們可賠不起。”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提出反對意見。

為了讓村民信服,賀鳳明帶著村幹部挨家挨戶到府做工作。他拍著胸脯保證:“土地由咱村裏免費提供30年,果苗由縣果業局免費提供,專家指導咱們統一種樹、統一管理,收益全部歸村民。”經過反覆商榷,村民決定認領土地,栽種果樹,其中包括21戶貧困戶,認領土地600多畝。

當初極力反對的村民姬世文如今成了果樹種植大戶,栽種了50畝果樹。“姬世文是我們村的能人,勤快能幹,還肯吃苦。自從種植果樹後,他積極參加縣上組織的各類技術培訓,現在把果樹管理得特別好。”賀鳳明告訴記者,今年是栽種果樹的第6年,許多已經開始挂果,明年就可以進入盛果期,預計一畝可收入2萬元。

2016年,果樹還在生長期。賀鳳明和第一書記楊世林又鼓勵村民在果樹下發展林下經濟,種植馬鈴薯。包扶單位為該村修建了粉條加工廠,15戶貧困戶把自家地裏種植的馬鈴薯拿來加工,獲得20萬元的收益,戶均增收1萬多元。

如今,二八甲村已形成“山地蘋果、溝道養殖、川道大棚、粉條加工”多項産業同步發展的格局。

創業能人播撒致富“種子”

“2005年,我開始養雞,由於缺乏技術和經驗,不久就失敗了。當時我和媳婦給雞打疫苗,從下午4時一直忙到第二天上午10時,4歲的兒子跟著我倆就在雞棚裏睡著了……”説起創業的艱辛,乾坤灣鎮龍耳則村的馬世禮感慨萬千。

困難和挫折面前,馬世禮沒有放棄,一直努力打拼。如今,他有3個養殖基地、120畝棗園、3萬多只蛋雞……

按説經濟好轉了,他完全可以鬆口氣,輕輕鬆鬆過自家的小日子。可2013年發生的一件事,讓這個堅強的漢子有了播撒致富“種子”的想法。

當年,延安遭遇暴雨,馬世禮的兩個侄子被困在窯洞中。等他驚慌地跑過去時,發現孩子已被救援人員抱出來了。馬世禮心生感激,隨即向救援安置點送去100箱雞蛋。

對淳樸善良的鄉親們的感激,讓馬世禮覺得,自己有義務去幫助更多的父老鄉親致富。

“2014年後,我把重點轉移到幫扶老鄉上。”馬世禮告訴記者,他採取“借雞還蛋”“集中代養”“固定分紅”3種模式,按照公司發包、農戶飼養、公司包銷、利益共用的方式,與延川縣乾坤灣鎮、延水關鎮、楊家圪坮鎮、文安驛鎮4個鄉鎮的368戶貧困戶簽訂了養雞協議,發放60天齡雞苗4萬餘只,為群眾直接創收200多萬元,調動了貧困戶的養殖熱情,在延川縣掀起了發展良種蛋雞養殖産業的熱潮。

2017年,結合延川全域旅遊開發,馬世禮在會峰寨建立生態園,採取“林下養殖+林上採摘+休閒娛樂”的運作模式,提高産業附加值。考慮到一些貧困戶無力發展産業,馬世禮優先雇用貧困群眾在生態園打工。“一年修剪果樹三四次,一天工資150元,包吃包住,我很滿足!”乾坤灣鎮貧困群眾馬寶銀説,他在生態園陸續打工兩年了,日子寬裕了很多。

如今,延川縣部分貧困戶依靠養雞産業實現脫貧,而馬世禮的脫貧幫扶工作仍在繼續。

發展産業撐起村民致富夢

通往延川縣關莊鎮賀家河村的路並不寬闊。

賀家河村周圍山大溝深、梁峁交錯,依稀可見的綠色掩不住黃褐色的山體,貧瘠的土地使莊稼在山道間生長艱難。

這是呼世誠到賀家河村擔任第一書記後面臨的首要難題。交通不便、地理條件差、産業單一,村民依靠養豬和養雞維生,銷路也不好。2017年,全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9戶156人。

如何改變貧困現狀、增加經濟收入?呼世誠苦思冥想著。

2017年7月,延川縣發展脫貧致富特色産業,引進食用菌新品種。呼世誠看準時機,為賀家河村引進了香菇種植項目,並馬上在村裏推廣。

這裡的村民一直以種糧食為主,對種植香菇一時難以接受。“誰都沒種過香菇,萬一賠了咋辦?我不幹。”66歲的牛振虎在村裏頗有威望,沒等呼世誠説完,他便一口否決。

一向溫和的呼世誠倔勁兒來了,三天兩頭往牛振虎家跑,介紹香菇種植的優惠政策和産業發展前景。看到年輕人認真的樣子,牛振虎終於決定試一試。

最終,發展香菇産業的議題在村民大會上順利通過。2017年9月,8座嶄新的香菇拱棚在賀家河村的川道上建了起來。

至2017年年底,賀家河村累計生産香菇3.5萬餘公斤。

但是,怎麼把香菇賣出去,又成了擺在呼世誠面前的難題。

“那陣子我在微信朋友圈裏發的都是有關香菇的資訊,親戚朋友幾乎讓我‘騷擾’遍了。只要有人購買,我就送貨到府。最遠的一次,我把香菇送到了100多公里外的志丹縣。”呼世誠告訴記者,為了擴大銷路,他幾乎跑遍了延川縣的大街小巷、超市餐館。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呼世誠和村幹部的推動下,三茬香菇賣了23萬元,其中參與種植的6戶貧困戶戶均增收2萬元。

種植香菇見到了收益,賀家河村一下子熱鬧起來,村民紛紛種植香菇。延川縣其他幾個村的人也來實地參觀,陸續發展起香菇産業。

在呼世誠看來,賀家河村要想真正脫貧,必鬚髮展産業。他説:“接下來,我們將學習養殖技術,引進獺兔品種,讓村裏的産業豐富多元,村民的收入更加穩定。”記者 王婕妤 見習記者 楊琳

記者手記勤勞是最好的回報

如何做到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許多地方都在積極探索,走出了適合自己的扶貧模式。“以産業扶貧為根本,扶貧扶志扶智相結合,突出造血功能,注重提高貧困群眾的自我發展能力,著力解決物質和精神‘雙重貧困’,從根本上改變貧困面貌。”這是延川縣委、縣政府和幹部群眾共同的奮鬥目標。

用我的汗水,換你的幸福。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延川縣幹部群眾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用幹部的辛苦指數換取群眾的幸福指數,使全縣順利實現脫貧摘帽。“能人”馬世禮不計個人利益為貧困戶提供雞苗;第一書記呼世誠通過個人力量為村民發展産業尋找銷路;黨支部書記賀鳳明日夜操勞,希望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産業,不漏一戶、不落一人……在這片土地上,正是因為有這麼一群致富能人、扶貧幹部、村組幹部心繫百姓,精準施策,傾力幫扶,才有了各類産業的蓬勃發展,成為脫貧致富奔小康的不竭動力。

幹部的付出,群眾看在眼裏、記在心裏。“現在的政策就是好,幹部就像我們的親人,時時處處為群眾著想。”這是記者在延川縣採訪時,從群眾口中聽到最多的話語。而這裡的廣大群眾脫貧後仍在不懈奮鬥,用自己的勤勞作為對基層幹部付出最好的回報。

來源:陜西日報  責任編輯:李瑞

(原標題:延川縣脫貧一線的故事:用我的汗水 換你的幸福)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