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聞

從“等靠要”到“能自強”陜西旬陽扶貧志智雙扶

老王,嗜好抽煙、喝酒、打牌,討厭種地、養殖、打工,57歲還單身一人。歷經一年多的教育幫助,曾經在2017年道德評議會上被評為脫貧攻堅後進典型,上了“黑榜”並被“停幫”的他,如今種了2畝黃姜、7畝拐棗、半畝西瓜,養了10隻雞、兩頭豬、7隻羊,並且自己還遞交了退出貧困戶申請書。在2018年三季度道德評議會上,有近半數的人推薦他為脫貧先進,還希望他擔任六組組長。包幫幹部王爾梅説“這真是浪子回頭金不換。”

面對部分貧困群眾“等靠要”和“貧窮光榮”的精神貧瘠現象,地處秦巴腹地的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陜西省旬陽縣自2016年開始,創新扶貧脫貧模式,以新教育樹立脫貧志向、新民風營造風俗樹正氣、新機制增強致富智力為主要內容的“三新扶志扶智”辦法,將“志智”雙扶作為增強貧困群眾脫貧內生動力的難題之解,徹底根除志氣不振、智力不優的“病灶”,使貧困群眾拔窮根、興技業,激發起進取的內在自覺性,重振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的精氣神。

如何讓“安於窮”變“想脫貧”?

“道德評議會”成解題“金鑰匙”

“黨的政策這麼好,你們把小康給我送到哪去了?”旬陽縣神河鎮金河口社區的道德評議會上火藥味十足,貧困戶沈德林質問在場的幹部沒有把給他的産業扶持引導資金支付成現金,用於零花。“政策再好,你沈德林四肢健全,自己不勞動,遊手好閒,還要指望政府養你一輩子?”評議委員張乾英針鋒相對,當場批評他。

“這樣的話,幹部説出來不一定起作用,但道德評議委員説出來,效果就大不一樣。”神河鎮黨委書記胡朝余説,運用眾人的力量評論對錯,特別是讓群眾身邊德高望重的人去指教“過錯”,更顯威力十足。會後,沈德林主動找鎮村幹部幫忙介紹工作,第二個月,沈德林就開始務工,月純收入1500元。

作為“新教育”的核心內容的“道德評議會”,成為旬陽縣開展精神扶貧的關鍵措施,更成為了破解農村各種難題的“金鑰匙”。

對先進典型亮“紅榜”,表彰獎勵,對後進典型亮“黑榜”,批評幫教,旬陽縣把“等靠要”“爭訪鬧”置於道德評判和公眾監督之下,以評明真偽,以亮辨善惡。並建立以獎代補激勵機制,在技術培訓、資金援助、就業指導等方面,更多地傾斜到“想脫貧”的貧困戶,讓“安於窮”的貧困戶眼紅心急,倒逼貧困群眾比學趕超。

“在工作中,我們突出立志向、給智慧、教方法,實現了由灌輸式向互動式、大呼隆向精準化、‘放空炮’向身邊事轉變,統籌教育勸導、輿論約束、物質獎懲,達到以教明志、以評立志、以亮激志、以獎勵志的多元立體群眾教育新格局。”旬陽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邱德剛説。幫教轉化1837人(件)次,1440戶自願放棄貧困戶“帽子”,勤勞致富的多了,爭當貧困戶的少了。

“三治融合”厚植新民風刮走“等靠要”

“五字新風”培育新風尚吹入百姓家

針對廣大農村打牌賭博、厚葬薄養、誠信缺失、婚俗惡搞、封建迷信等不良風氣愈演愈烈,特別是紅白喜事大操大辦,人情份子水漲船高,忤逆不孝、誠信缺失等現象,旬陽縣組織各村制定了接地氣、能管用的村規民約。

“在我們這,鄉親們除了婚喪嫁娶以外,其他事都不辦酒席,人情隨禮一般也都不超過100元,已經形成習俗了。”金寨鎮寨河社區居民陳先位説。針對農村人情分子偏多的問題,旬陽縣各村在村規民約中做出了具體規定,如有人違反規定,將啟動道德評議手段,對當事人進行批評。

為了給大家做表率,桐木鎮石板溝村黨支部書記劉琦首先拿自己“開刀”。2017年初,在為兒子辦婚禮時,劉琦主動控制婚禮桌數,減少菜品,沒有婚慶、沒有婚車,成為小山村裏大家交口稱讚的一件“新事”。

針對忤逆不孝、孝道缺失,以及不承擔贍養義務,把矛盾推向政府的情況。除了用道德評議、法律懲戒等手段外,旬陽開展了大量豐富多樣的主題活動、文藝演出等,推出了多部貼近民風民情的小品、話劇。

文化系統編排的小品《婆婆也是媽》,講述的就是兒媳婦不孝敬婆婆,自己住在移民搬遷分散安置的新房裏,讓婆婆住土房、吃剩飯,最後逐步受到感化,認識到錯誤,把婆婆接到新房住的故事。通過舞臺上的情景再現,教育台下觀眾,引導大家傳承和發揚中華民族敬老孝親的傳統美德。

旗幟鮮明地倡導“誠孝儉勤和”五字新風,旬陽縣以“道德評議、移風易俗、文化傳播、文明創建、誠信建設、依法治理”六大活動為抓手,抑惡揚善、扶正祛邪,以良好的社會風尚浸潤滋養廣大群眾,不斷提升全縣人民的道德素養和文明素質。

“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厚植新民風,感染人、教化人、塑造人,營造黨風正、政風清、民風淳的社會氛圍,變‘等靠要’為能自強,讓‘爭訪鬧’受譴責。”金寨鎮黨委書記任景海説。

創建致富“新機制”增智力

産業脫貧“新路子”顯成效

神河鎮金河口社區黨支部扶持有創業願望的社員周智國,成立國樺生態農業合作社,建成食用菌産業示範基地200畝,帶動周邊貧困戶分散發展食用菌産業400畝,實現年産值8000萬元。合作社還吸納了83戶無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入股,年收益率保底6%,採用“借棒還菇”的形式,將培育成熟的食用菌棒,分發給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經營,有效解決了800余名貧困群眾就業,幫扶帶動110余戶貧困戶脫貧致富。

這種“黨支部+X+貧困戶”創新發展方式在建強村級黨組織,招引、培育經濟實體的基礎上,培育“X”載體,以合作組織聯動、龍頭企業帶動、現代園區牽動、社區工廠促動、鄉村旅遊互動、黨員幹部推動模式,貧困戶採取土地流轉、勞務用工、訂單銷售等方式與市場主體結成利益共同體,在參與市場經濟中獲得穩定收益。全縣169個貧困村培育出“X”載體653個,1.2萬戶3.8萬貧困群眾受益。

發揮能人幫帶作用,讓貧困戶“借船出海”。通過領辦公司企業、組建經濟組織、技術指導培訓等方式,以經濟實體的“大手”,拉起貧困群眾的“小手”。全縣800多名能人與6700余戶貧困戶結對幫扶,實現能人創實業、群眾創家業互促共贏。

仙河鎮21名在外創業能人回鄉流轉土地3000余畝,發展生態農業和鄉村旅遊,帶動200余戶貧困戶累計增收230余萬元。吳群軍領辦的新森林省級現代農業園區,帶動300多戶貧困戶發展中藥材,累計增收460余萬元。

“扶貧扶志不僅要解決內生動力、外部環境,還必須著力構建“能致富”機制和條件,用物質提升群眾的獲得感,用志智雙扶提振脫貧的自信心,涵養源源不斷的脫貧內生動力。”旬陽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扶貧局局長任加兵説。

為解決2.6萬餘貧困勞動力精準穩定就業問題,旬陽縣創建了260家村勞務公司,讓貧困戶“有勞就有業”。縣有勞務扶貧服務中心、鎮有勞務扶貧服務站、村有勞務扶貧服務公司三級服務體系,為貧困勞動力提供崗位推薦、就業援助、勞動維權等一站式服務。截止目前,已與縣內外1358家企業建立勞務合作關係,有組織輸出貧困勞動力1.8萬餘人,派遣貧困勞動力就近就地就業6720人。自立自強的多了,爭當貧困戶的少了。

自2016年以來,旬陽縣在全面完成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及政策扶貧全覆蓋的基礎上,重點發展拐棗、油用牡丹等長效産業40萬畝;三年來,先後有18637戶66342人穩定脫貧,走上勤勞致富路。

“一雙看不見的手抓扶志,增強群眾脫貧致富信心,重在脫精神層面的‘貧’;一雙能看見的手抓扶智,提升貧困群眾發展生産和務工經商的基本技能,注重脫貧品質。”旬陽縣委書記梁濤對“志智”雙扶進行形象解讀。

人民網記者 龔仕建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姬雯

(原標題:從“等靠要”到“能自強”陜西旬陽扶貧志智雙扶)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