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聞

秦嶺南麓:朱鹮保護的綠色實踐

七月,秦嶺南麓的洋縣處處繁花似錦、美不勝收。雨後的清晨,廣袤的田野風輕雲淡,大片的稻田顯得格外翠綠,幾隻朱鹮“愜意”地在田間覓食、嬉戲,一幅青山綠水的優美畫卷徐徐展開。

近年來,洋縣堅持“生態立縣、綠色發展”,立足資源稟賦,大力實施生態工程,秀美鹮鄉、生態洋縣,煥發出勃勃生機。

朱鹮飼養員:愛護兒女也不過如此

洋縣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朱鹮生態園位於洋縣縣城北3公里處,背靠樹木蔥郁的山坡,面對大片的稻田,一張碩大的網籠在青山綠水間顯得非常醒目。

和往常一樣,飼養員任文明與同事早早地開始了一天的工作,檢查網籠、準備給朱鹮投食。今年49歲的任文明,1991年轉業回洋縣後便擔任起了朱鹮尋護員、飼養員和孵化員工作,這一幹就是28年。

站在大網籠邊,看著那一隻只或在水中覓食、或在樹梢間飛舞的朱鹮,任文明露出了憨憨的笑容。看著任文明走過來,一隻大一點的朱鹮發出了幾聲“嘎嘎”的叫聲,似乎也在向老朋友問好。

“守護了它們28年,當然與‘鳥兒們’有了感情,每天不看看它們,心裏就覺得空落落的。”任文明説,在生態園每位工作人員的心裏,這些美麗的精靈比什麼都重要,愛護自己的兒女也不過如此。

任文明介紹説,生態園裏目前有大小網籠26個,裏面飼養著160多只朱鹮,今年更是孵化出雛鳥51隻,其中人工孵化9隻,在籠內自然孵化42隻。

提起朱鹮雛鳥人工孵化的事,任文明對1995年生態園第一次實現朱鹮人工孵化的事記憶猶新。那年3月,省林業廳邀請著名鳥類專家何寶慶來到飼養中心,解決困惑大家很久的朱鹮人工孵化難題。大家從野外找來20多枚朱鹮卵,在何寶慶教授的指導下開始人工孵化。在28天的孵化期裏,所有人輪流值守,24小時值班觀察控制溫度。大家的目光始終聚焦在那一枚枚鳥蛋上,盼望著新生命的誕生。

終於在第28天,3隻小朱鹮破殼而出。望著3隻渾身濕漉漉的小傢夥呆萌的樣子,大家欣喜若狂。

在隨後的20多年時間裏,朱鹮人工飼養繁殖技術日臻完善,工作人員系統研究出一套適合朱鹮生長的飼料配比,克服了孵化技術、雛鳥成活率等重要環節上一個個技術難題,並在此基礎上開展了朱鹮人工種群自然狀態下的繁育研究,攻克了多年來人工飼養朱鹮親鳥在孵化後期啄殼致胚胎傷亡,所導致繁育不能成功的一大難關。洋縣朱鹮生態園先後人工孵化朱鹮雛鳥500多只,分別被送往易地保護或野外放飛。朱鹮人工孵化的成功,填補了國內外人工飼養繁育朱鹮的空白,使朱鹮種群數量不斷增加,朱鹮瀕危的局面得到有效緩解。

朱鹮就地保護取得成功,人工飼養朱鹮從秦嶺南麓到秦嶺北麓的周至縣樓觀臺異地繁育也獲得成功,並在安康市寧陜縣、銅川市耀州區、寶雞市千陽縣進行了野化放歸。如今,朱鹮已從洋縣飛出陜西、浙江、四川等地均有朱鹮靚影。朱鹮還作為國禮飛向日本、南韓,並成功建立人工種群,兩國朱鹮數量已達800余只。

保護朱鹮洋縣人民付出了極大代價

任文明説,為了保護這一瀕危物種,幾十年來,林業部門和保護區工作人員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

每年3月—6月是朱鹮的繁殖期,朱鹮保護區工作人員堅持在朱鹮野外繁殖區巢下搭建觀察棚、監護棚,24小時不離人,認真觀察朱鹮的産卵、孵化、育雛全過程,並記錄下朱鹮每一個活動行為作為珍貴的研究資料,分析朱鹮的繁殖動態。

為防止蛇或其他天敵爬上樹吞吃朱鹮卵和剛出殼的小雛,工作人員在朱鹮營巢樹榦上挂上傘形防蛇罩,密切注視和防禦蛇的偷襲。當朱鹮小雛生長到20日齡前後,往往會發生從巢中掉落摔死的現象,保護人員便在樹下布上了綠色尼龍保護網,小雛跌落到網上,工作人員便會及時搶救,將小雛送回巢中。

任文明説,這些嚴防死守的非常措施在現在看來有些笨拙,但在那時絕對是正確不二的選擇,在一個極度弱小的朱鹮種群中,每搶救成活一隻寶寶都意味著朝著拯救和改變朱鹮厄運的巨大希望邁出一步。

在保障安全繁殖的情況下,開展人工投食是提高朱鹮繁殖率的又一得力措施。朱鹮繁殖率高低的關鍵是繁殖期食物資源的豐富與匱乏,為保證朱鹮繁殖巢區周圍需要有足夠的食物,保護區工作人員每年3月-6月份要為朱鹮準備足夠的鮮活泥鰍,揹運到朱鹮繁殖巢區,彌補朱鹮繁殖地食物的不足。多年人工投食的實踐證明,投食後朱鹮的繁殖成功率可提高30%左右,人工投食的巢區,每窩可育成幼鳥3隻以上。

到了每年7月,朱鹮進入遊蕩期,它們陸續從高海拔向低海拔活動,活動範圍囊括平川和丘陵大部地區,保護監測任務十分艱巨。工作人員的主要職責便是朱鹮飛到哪,就跟蹤監護到哪,要隨時掌握朱鹮擴散活動數量及動態,嚴查違法狩獵、投毒獵殺水禽等事件,完善朱鹮重點夜宿地和主要覓食地的管理措施,最大限度地保障朱鹮的安全生存。

在開展監護的同時,保護區多年來一直把社會公眾教育放在與保護的同等重要位置,利用形式多樣、生動有趣的多種宣教活動向朱鹮活動區的廣大群眾,特別是在中小學生中通過“愛鳥周”、知識競賽、圖片展、專題影視、宣傳車等活動普及保護朱鹮方面的科普知識,加大宣傳工作力度,積極配合當地政府發佈保護通知、公告,明確提出四不準,即不準在朱鹮活動區狩獵,不準砍伐朱鹮營巢棲息的樹木,不準在朱鹮覓食區使用化肥農藥,不準在朱鹮繁殖巢區開荒、放炮,在全縣總體上實行禁獵,並建立了野外巡護員隊伍,開展大範圍的巡護禁獵工作,清查收繳了全縣所有獵槍彈具,從而有效杜絕了人為傷害朱鹮事件的發生。為此,幾十年來洋縣政府和洋縣人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保護生態已成為所有人的共識

“如今在洋縣,保護朱鹮、保護野生動物、保護秦嶺、保護生態,已經成為所有人的共識。”任文明説,隨著朱鹮種群數量的增加,一些在野外的雛鳥經常會從樹上掉下摔傷,或在田間受傷,周圍的群眾總會在第一時間將鳥兒送到生態園來救治。生態園也會經常請來縣醫院的專家,對受傷骨折的鳥兒進行包紮治療,傷好後再進行野外放飛。

走在一排較小籠網的邊上,兩隻美麗的朱鹮在籠裏的樹樁上飛舞,籠邊護欄上“韓大嘴、鞠姐姐”的牌子吸引了記者的注意。任文明介紹説,近年來,國內外許多愛心人士也紛紛對朱鹮進行認養,對朱鹮養殖進行資助。去年10月,央視著名體育解説員韓喬生、中科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劉蔭增先生一行,來到洋縣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朱鹮生態園,當看到朱鹮的美麗形態和飼養人員的精心照顧,為向社會宣傳環境保護重要性,號召大家一起保護動物、保護朱鹮,欄目組決定在朱鹮生態園認養一對朱鹮,取名“韓大嘴、鞠姐姐”。

任文明介紹説,如今愛鳥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從很遠的地方來,就是想親眼目睹它的美麗。正説間,一對年輕的情侶迎面走來。小夥子姓許,是上海人。小許説,早就聽説了大熊貓、金絲猴、羚牛、朱鹮是“秦嶺四寶”,更聽説了陜南漢中的美景,一直想來看看,最近剛好休年假,便帶著女朋友乘高鐵來到洋縣。洋縣果然名不虛傳,到處青山綠水、植被茂盛,與繁華的大都市相比,這裡簡直就是世外桃源。

“聽説朱鹮一生只會選擇一個伴侶,並且至死不渝守護‘愛情’,有著‘愛情鳥’的美稱。”小許説,與女朋友一起來看朱鹮,就是要告訴彼此珍惜愛情。

和諧發展護鹮實踐助推生態文明

為了給朱鹮提供更廣闊的生存空間,2019年5月31日,由阿拉善SEE西北項目中心、陜西省外事辦、陜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等聯合開展的“鹮田一分”項目在朱鹮保護區文同村召開啟動儀式。

今年該項目面積共200畝,比2018年增加面積100畝,它以朱鹮主要覓食地——稻田為鍥入點,旨在通過種植有機水稻和稻田邊緣“留白”(一畝地留出一分田)等措施,提高農田中泥鰍等水生物多樣性,從而增加朱鹮種群數量;再經高端商業運作,提高産品知名度,打通頂級消費市場,銷售項目有有機稻米産品,其銷售收入又返還到項目中來擴大項目實施面積,形成一種良性迴圈,從而尋找出朱鹮保護與水田權益人最大收益之間的平衡點,創造朱鹮棲息地環境保護和社區經濟共同發展以及綠色企業合作共贏的局面,形成以産業集群帶動農民脫貧和朱鹮棲息地環境改善共同發展的朱鹮保護新模式。

目前,與文同村同步開展“鹮田一分”項目的洋縣華陽鎮華陽街村,100畝有機種植稻田插秧面積已完成。通過2018年項目實施,華陽鎮共有15對朱鹮産卵,出生朱鹮幼鳥28隻,本項目除去給土地承包人支付土地租金外,還帶來一百多個打工機會,給務工農戶開出勞務費用13.67萬元,使其中9個貧困戶年均收入達到4222元,順利實現脫貧。隨著2019年“鹮田一分”項目的落地和穩步擴大,將對以後朱鹮棲息地保護和各方發展提供重要社會保障。

如何實現朱鹮保護與經濟發展的同步和諧,曾是擺在當地政府面前的重大課題。多年來,洋縣政府把“朱鹮”與“有機”緊密結合,搶抓全國有機産品認證示範縣機遇,創建全國朱鹮生態保護産業知名品牌示範區,通過栽培高附加值新特優品種,建設朱鹮生態農業觀光園,鞏固提高“朱鹮牌”有機食品市場知名度,大大提高農民的經濟效益。

朱鹮保護帶給洋縣“綠水青山”,也使洋縣擁有了“金山銀山”。2018年,洋縣七類産品獲得國家生態原産地産品保護,成為西北地區生態特色産品保護最多的縣;洋縣紅米國家地理標誌産品標準填補了國內空白,黑米國家地理標誌産品標準高於部頒標準,成為國內具有地方特色的標準;“朱鹮牌”稻米商標被國家工商總局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朱鹮有機梨”栽培規模迅速擴大,産品銷售前景十分看好。有機蔬菜的種植項目有了較快的發展和相應的市場需求,有機食品種類及其加工企業也日益增多,深受市場認可。

包括稻米、黑米酒等産品的“朱鹮牌”商標6大類50余種,獲得中國馳名商標1個,陜西省著名商標8個,認證有機生産企業26戶、有機産品14大類76種13.2萬畝,“洋縣朱鹮生態有機品牌”成功躋身中國區域品牌價值百強榜。洋縣朱鹮生態有機産品區域品牌價值上升至70.57億元,位居全省區域品牌價值榜第4位。

如今,行走在秦嶺南麓美麗鹮鄉廣袤的田野,經常會看到天空中朱鹮翩翩飛過的身影。朱鹮的生態效應已經顯現,朱鹮已經成為洋縣、漢中乃至陜西的一張綠色名片。記者 陳衛平

來源:三秦都市報  責任編輯:姬雯

(原標題:秦嶺南麓:朱鹮保護的綠色實踐)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