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戲曲七十年的成就與經驗

戲曲
發佈時間:2019-09-17 10:43:23    |    來源:光明網     |    責任編輯:光明網

      1949年11月3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剛剛成立不久,全國戲曲工作的領導機構——戲曲改進局,就在文化部正式設立。延續著中國共産黨在延安時期就已經開展的戲曲改革探索工作,和20世紀上半葉戲曲改良的各種藝術實踐,以及近千年來國家在禮樂制度下對於戲曲藝術的管理傳統,中國戲曲進入了社會主義時期“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歷史新階段。


崑曲《十五貫》

  

      以“改戲、改人、改制”為內容的戲曲改革,聚焦于中國戲曲傳統在新社會的藝術適應,將思想性與藝術性作為衡量戲曲劇目的重要準則,在整理舊劇與編創新作中,呈現出新中國對於傳統藝術嶄新的文化理想和功能定位;將政治覺悟和文化修養作為提升戲曲傳承者的重要目標,讓戲曲藝人第一次以文藝工作者、人民藝術家的身份得到尊重,呈現出新中國對於傳統戲曲前所未有的人文關懷和品質昇華;將制度改革和體制管理作為發展藝術團體的重要方式,讓現代戲劇理念注入戲曲職業規範中,呈現出新中國對於傳統戲曲根本性的國家扶持和行業轉型。這一改革將時代性的書寫與人民性的表達作為戲曲在新中國的文化擔當,既是戲曲新舊轉型的標識,也是戲曲持續發展的動力,由此讓中國戲曲整個行業進入到國家管理體制中,實踐著戲曲的現代化發展道路。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受到政治運動、經濟轉型、政策收放、體制變遷、時尚更疊等諸多因素的影響,戲曲的發展遭遇曲折、徘徊甚至停滯、後退,但是,讓戲曲在與時代、與人民共相推進中持續發展,這正成為70年來貫穿于戲曲傳承發展的主流導向。

  

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戲曲成就,突出體現在對於中國戲曲藝術體系的持續繼承與拓展

  

      348個活態劇種至今綿延不絕的原因,即在於各劇種大量優秀表演團體和優秀的藝術家在70年的藝術實踐裏,始終通過優秀劇目的傳承和創作來提升劇種的藝術表現力,擴大戲曲的文化影響力,增強戲曲的舞臺生命力。以“三並舉”為基礎的多元化創作,推動了戲曲文化多樣性的藝術創作,這一寶貴的藝術經驗至今讓戲曲藝術在曲折變幻的時代審美中,始終居於中國文藝創作的高地。


上海京劇院傳承版《曹操與楊修》

  

      70年的戲曲發展史實際就是戲曲穩定的傳承史、創造史,各劇種在戲曲改革進程中,從劇團建設、人才培養、劇目創作、劇種維護、戲曲推廣等,都積累了大量而寶貴的藝術傳承和發展經驗。其中最膾炙人口的就是1956年昆劇《十五貫》的整理改編。被美譽為“一齣戲救活了一個劇種”,通過一部戲從作品整理到舞臺傳演,為戲曲如何復活、戲曲如何精彩,成功地提供了藝術範例。

  

      以《十五貫》的整理創編作為標誌,崑曲重新恢復藝術元氣。而在近半個世紀以後,崑曲藝術成為中國第一個獲得“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的項目,以當之無愧的文化品格為人類所共用。70年裏崑曲的兩次文化彰顯,為中國戲曲其他劇種的發展做了示範,帶動了諸多劇種對劇種遺産的保護和再創造。無論是上世紀50年代以來各劇種在繼承基礎上的挖掘整理改編,還是新世紀以來按照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理念進行遺産保護,都極大地適應著各個時期的要求,激活了對戲曲優秀傳統的文化自信。在這個進程中,以傳統劇目為載體的中國戲曲藝術庫存進行了與時俱進的藝術整理,今天各劇種大量的經典保留劇目,基本上都在一代一代的傳承中實現了藝術提升。梅蘭芳、周信芳等各劇種藝術家,田漢、馬健翎、翁偶虹、范鈞宏、徐進等大批劇作家隨同劇種代表院團,共同進行藝術整理,為這些經典保留劇目的當代呈現付出了藝術智慧。特別值得提出的是,在整理遺産的工作中,大量劇作家用時代思想和藝術的高度,對傳統進行了去蕪存菁、點鐵成金的藝術再創造。田漢創作《白蛇傳》、陳仁鑒創作《團圓之後》《春草闖堂》、崑曲保持《牡丹亭》《長生殿》等古典劇目的多元版本,都是整理改編傳統戲的代表性工作。田漢在戲曲舊劇基礎上,用時代觀念來重新解讀人物形象的特點,用戲曲特有的藝術手段表達當代人性觀念;陳仁鑒在蕪雜的民間故事套路裏,賦予現代人性視角,用極致化的悲劇和喜劇,將原題材創作成聚焦生存與命運的現代故事;崑曲則保持古典戲曲經典的文學內容,側重於劇作品格、舞颱風格、藝術傳承的經典演繹,顯示出對傳統的豐富解讀,尤其是青春版《牡丹亭》更讓崑曲成為現代時尚。京劇、莆仙戲和崑曲的整理改編成為當代劇種整理遺産做出了重要示範,也昭示著戲曲在實現傳統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多元路徑,這也是中國戲曲千百年發展中的重要藝術規律。


豫劇《程嬰救孤》

  

      新編歷史劇其主體聚焦的是中華民族歷史進程中的人物與事件,按照唯物主義歷史觀和中華民族價值觀,用戲曲藝術形式來形象地回應中國五千年曆史的發展規律與思想情感。從上世紀50年代以來,對於歷史劇的創作始終與對其內涵的討論密切相關,實踐中也存在多元的創作路徑,其總體創作體現出更加包容的藝術空間,即如張庚用“新編古代戲”概念,來延展這一藝術類別的內涵,以新編古裝戲作為主要的舞臺呈現。

  

      新編歷史劇在上世紀80年代進入創作高潮,無論是立足真實歷史來總結歷史深層的發展規律,還是依託歷史背景構設歷史時空中的情感體驗,都將悠遠的歷史情懷付諸歷史人物及其故事事件中,在當代人回望歷史、展望未來中,抒發歷史審視中的生命觸覺、人性立場。在新編歷史劇的諸多優秀力作中,京劇《曹操與楊修》作為一部深度挖掘人性底色和文化底蘊的歷史劇,顯示了歷史劇在呈現現代藝術追求方面的藝術成就,也引出了以“尚長榮三部曲”“陳少雲三部曲”為代表的大批歷史劇精品的打造。這些作品與京劇乃至中國戲曲其他劇種在新編古裝戲中多元化的藝術創作,例如梨園戲《節婦吟》《董生與李氏》、黃梅戲《徽州女人》、豫劇《趙氏孤兒》等作品相映成趣,將戲曲現代化的進程做了深度推進。在新編歷史劇創作進程中,大批有著敏銳的文化自覺和深刻的歷史洞見的劇作家,在史料中尋找進入當代藝術審美的題材,郭啟宏崇尚“傳神史劇”,用合乎歷史規律的情節結構,展示歷史之神、形象之神和作者之神,形成歷史真實與藝術虛構交相互滲的戲曲場面;鄭懷興則力主尊重歷史真實,在歷史記載的縫隙中深掘人性幽微,展開虛構與想像,形成獨樹一幟的“寫心”史劇。這些涌現于當代歷史劇壇上的重要劇作家與70年來創作了諸多歷史劇傑作的作家,共同用縱橫于歷史與文學的獨特創作,為中國戲曲增加了現代理性,讓古老的戲曲獲得了當代的活力。

  

在70年的戲曲舞臺上,現代戲最能突出展現戲曲創造性成就

  

      現代戲不但用大量優秀劇目,成功地表現了現實生活,創造了一個個喜聞樂見的藝術形象,而且用成功的創作技法,拓展了戲曲的古典體系,讓眾多戲曲劇種具備了表現現代生活的手段和能力,許多地方劇種由此獲得了更加廣泛的影響。上世紀50年代以來創作的滬劇《羅漢錢》《星星之火》《雞毛飛上天》、評劇《小女婿》《劉巧兒》《金沙江畔》、眉戶《梁秋燕》、呂劇《李二嫂改嫁》等,將藝術筆觸深入到農民、工人、軍人、婦女等社會階層和群體,展現他們的生存狀態與情感訴求,展現新的社會觀念帶給中國人新的生活圖景。在這些作品中,豫劇《朝陽溝》盛演一個甲子,用幾代藝術家的相續傳承,展現了北方農民昂揚奮進的生命精神。該劇雖然在創作和傳承中,附帶著強烈的時代局限,但是耳熟能詳的藝術唱段與表演場面,記錄了時代風貌,也用成熟的藝術方式張揚了中國農民的生活理想,由此奠定了豫劇現代戲的創作風格。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河南豫劇院三團以及其他豫劇院團優秀作品,都成為這種北方質樸風格的重要拓展。當然,這樣優秀的創作傳統也激發了豫劇現代戲風格的多元化,《焦裕祿》《風雨故園》等優秀力作在題材上的拓展,與川劇《金子》、湖南花鼓戲《老表軼事》、蒲劇《土炕上的女人》、楚劇《大別山人》等優秀力作,成為現代戲多元化創作路徑的重要顯示。


秦腔《狗兒爺涅槃》

  

      現代題材讓那些生活質感鮮明的地方劇種,逐漸地拓展出較為成熟的藝術體系,評劇、呂劇、滬劇、河南曲劇、北京曲劇、淮劇、花鼓戲、眉戶戲、滑稽戲、採茶戲、花燈戲等,通過現代戲的創作,不斷地凝練其藝術手法,推動了劇種表演手段的豐富。滬劇在西裝旗袍戲中的獨樹一幟,花鼓戲在喜劇風格中的自由創作,北京曲劇在京韻特色的氣質追求,滑稽戲在吳語機趣中尋求幽默品格,採茶、花燈等劇種在新歌舞敘述中的另辟蹊徑等,都顯示出藝術多樣化在現代戲領域的成功實踐。而在地方戲曲不斷推出優秀作品的過程中,具有精嚴藝術表演法則的京劇同樣創造了優秀的藝術佳績。在1964年京劇現代戲觀摩演出大會上展演的《紅燈記》《蘆蕩火種》《奇襲白虎團》《智取威虎山》《黛諾》《節振國》《紅嫂》等作品,以及精磨而成的京劇樣板戲,雖然附帶著強烈的政治色彩,但在藝術上形成了現代革命題材獨具個性的表達範式。改革開放40年來,京劇通過《駱駝祥子》《華子良》《青衣》等優秀作品的相繼創作,以及中國戲曲諸多劇種通過豐富多彩的現代戲創造,達到新的藝術高度。

  

      在現代戲的創作中,現實題材創作成為新世紀以來被格外突出的題材內容。近年來推動的現實題材創作,更多聚焦于新中國成立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的社會生活,將劇作呈現的生活與人物,最終落腳在“書寫中華民族新史詩”。這種更具挑戰難度的創作雖然在戲曲創作中充滿探索性,其成功作品尚顯得有限,概因貼近現實功利而多有藝術缺陷,但其間的優秀力作仍然呈現出創作團隊在藝術中的獨特創造。例如淮劇《小鎮》成功化用馬克·吐溫的小説故事,將其轉化成當下中國基層社會的社會風情,通過主人公在行動中被激發出來的道德自控,來張揚積極的道德建設與人性修繕。這種訴諸內心世界變化的成功創作,給現實題材創作拓展出了一條成功路徑。再如滬劇《敦煌女兒》,聚焦在敦煌學者樊錦詩樸實而厚重的生命歷程,折射出中華學人融入敦煌優秀傳統文化中的精神世界。這些優秀作品顯示了在現實題材創作中獨特的藝術創造性。


中國評劇院復排經典傳承版評劇《金沙江畔》

  

在70年的中國戲曲發展進程中,在“三並舉”政策之外,更多的優秀作品也通過題材的突破,來展示戲曲藝術多元的創造能力

  

      例如外國經典的中國改編、戲曲小劇場劇目的創作等,都力圖借助形式與內容的創造來擴容中國戲曲的表演格局與藝術體系。以阿甲、李紫貴、謝平安、余笑予、楊小青等導演引領的戲曲創作,用個性化的舞臺表現力推進著戲曲的現代性追求。值得一提的是,新世紀以來張曼君以鮮明的“新歌舞敘事”,將戲曲的民間傳統灌注在劇目創作中,無論是以《馬前潑水》《小喬初嫁》為代表的古裝劇目,還是以《山歌情》《八子參軍》《母親》《王貴與李香香》等為代表的革命現代題材,抑或以《十二月等郎》《花兒聲聲》《狗兒爺涅槃》《月亮粑粑》等為代表的現實題材,用變化多端的藝術手法來呈現劇作題材的獨特個性,為戲曲現代化的繼續發展提供了成熟的經驗法則。

  

      體現在戲曲劇目中的成功創造,是70年來一代代優秀的藝術家群體、藝術家團隊共同努力的結果,讓中國戲曲以活態發展的生命力,延續著千百年來的藝術命脈,推進戲曲在現代社會的藝術發展。與之相伴的,則是民族化的戲曲理論體系的建構。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中國戲曲研究就將“理論聯繫實際”作為重要的學術方法,在文學文本研究的學術框架中,延伸出立足舞臺表演的研究格局。以張庚、郭漢城為核心的學術團體前後相續所開創的前海學派傳統,通過《中國戲曲通史》《中國戲曲通論》《中國戲曲志》《崑曲藝術大典》等諸多學術成果,以及在戲曲劇種藝術遺産整理、保護、創作、發展中進行的切實工作,形成文獻、史、論、志、批評相互推進的理論體系。前海學術以開放的學術態度,秉持張庚提出的理論與實踐相通、學術研究與表演劇團相通、學者要中外相通的“三通”原則,盡可能地吸納中國戲曲研究中的優秀成果,凝練成契合戲曲藝術發展規律的理論成果,與海內外的諸多戲曲研究傳統的優秀成果,共同創造著中國戲曲研究力量建設戲曲民族理論體系的“中國學派”,為中國戲曲持續的繁榮做出了重要的推進。

  

      (作者:王 馗 作者係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責編:張義文

編輯:方永磊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