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到雜技劇《戰上海》 上海出品“紅色題材”屢屢叫好叫座

戲劇
發佈時間:2019-10-21 17:11:56    |    來源:文匯報     |    責任編輯:文匯報

    大型雜技劇《戰上海》 記者葉辰亮攝


  有評論家認為,從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到雜技劇《戰上海》的接連成功,正是近年來上海文藝院團堅持根據不同藝術樣式的創作規律和院團自身優勢,以“一團一策”改革為抓手,有針對性尋求突破創新的結果。


  作為第21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開幕演出,由上海雜技團、上海市馬戲學校聯合創排的紅色主題雜技劇《戰上海》在修改打磨後全新上演。“令人驚喜的是,雜技能把英雄故事講述得如此完整、震撼人心!”開幕演出現場,記者在觀眾中不止一次聽到這樣的評論,還將其與觀看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後的興奮、激動聯繫在一起——紅色故事的新時代講述不僅抓人眼球,更動人心魄。許多觀眾眼眶含淚,情不自禁地感慨:“感謝英雄,讚美英雄!”

 

  回想起來,《永不消逝的電波》是今年5月第12屆中國藝術節的開幕大戲,最終榮獲文華大獎。從《永不消逝的電波》到《戰上海》,接連兩次盛會之上,上海以優質原創紅色題材作品亮相,震撼了觀眾,也讓業界同行由衷讚嘆。中國藝術節是國內規格最高、最具影響力的國家級綜合性文化藝術盛會,每三年舉辦一次,集結全國各地頂尖原創新作;而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則是匯聚全球頂尖演藝資源的平臺,原創作品要與海外經典先鋒面對面“過招”。


  更難得的是,兩部作品推出不到一年間,不僅獲得觀眾業界的一致點讚,更在幾輪演出中“越演越熱”,品牌前景看好。

人們不禁要問,上海出品“紅色題材”緣何屢屢驚艷觀眾,拉動市場?


從馬戲城到現代劇場——不再單純炫技,用紅色題材在舞臺築起信仰的豐碑


  “驚艷!全程精彩到底!”“有動作有血肉有感情的好戲!”這是不少觀眾在網路上給雜技劇《戰上海》的評價。


  可這放在一年前,對於上海雜技團來説,是不可想像的。儘管坐擁盛演14年的文旅金字招牌《時空之旅》,憑藉《攀登—集體造型》《突破—抖杠》接連拿下世界雜技最高獎“金小丑”,可對於上海雜技團來説,高超的雜技技巧拿手,講故事卻是弱項。因而,探索通過一部講述完整劇情的雜技劇,從為炫技而生的馬戲城,走向對綜合呈現要求更高的現代劇場,成為劇團上下一直以來渴望攻堅的課題。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暨上海解放70週年,展現解放軍決戰攻堅前夜的《戰上海》紅色題材擺在主創面前。紅色題材一直是每個文藝院團想啃而難啃的“硬骨頭”。回頭看,《永不消逝的電波》與《戰上海》皆取自同名經典電影。站在經典的肩膀上,講出屬於這個時代的新意,無疑又添一重難度。如果無法潛心創作、深入精神內核,難免流入“刻意煽情、流於表面、一味説教”的窠臼,讓觀眾陷入審美疲勞。

 

  要想感動觀眾,先得感動自己。這條最基本最樸實不過的創作要訣,被雜技人虔誠踐行。創排《戰上海》的經歷,讓青年演員對那些在硝煙歲月中勇於犧牲、甘於奉獻的英雄更添一分尊重與嚮往。排演階段,飾演“連長江華”的主角王懷甫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他宣誓:“我將用我的一生來爭當英雄、懷念英雄、致敬先烈,給自己的雜技生涯添光增彩。”


  發自本心對於革命信仰的認同,令其將濃烈情感灌注于超高難度的雜技技巧。劇中王懷甫與搭檔合作的雙人綢吊,是他在《時空之旅·時空戀人》中最熟悉不過的表演,可透過技巧所展現出對和平生活、美好明天的嚮往卻更為厚重,引發觀眾一浪高過一浪的掌聲。儘管沒有一句臺詞,甚至沒有太多前情提要,王懷甫自己卻在心裏為人物寫就了一段“人物小傳”——江華是在上海讀過書的大學生連長,雖然愛乾淨,可在解放上海的艱巨任務面前,匍匐于泥濘戰壕也在所不惜。

 

  正如評論家方家駿所説,雜技技巧所展現的向上力量,在《戰上海》中與革命的崇高信仰,有著共通之處,而《戰上海》將兩者有機融為一體。這種肢體表演所傳遞出的情緒也感染著觀眾,在為技巧而歡呼、為信仰而震撼的雙重情感推動下,觀演全程都處於興奮狀態,即便走齣劇場,這種情緒還久久不散。


各美其美,美美與共——圍繞“時代審美”,綜合使用多種藝術元素


  接連出現兩部優秀作品,難免引來觀眾的比較。令人欣喜的是,人們經過比較而得出的結論並非孰高孰低,而是“各美其美、美美與共”。《永不消逝的電波》用緊湊緊張的電影感刷新人們對國內原創舞臺作品、尤其是肢體敘事的現代舞的認知;《戰上海》在展示高超技巧的同時,集納魔術、滑稽元素情節,讓觀眾在面對壯烈的戰爭場面時,感受到張弛有度的觀賞性。這正是開放、創新、包容的城市品格滋養下,海派舞蹈、海派雜技結合自身藝術特點廣採博取、敢於創新的生動體現。

 

  在《戰上海》中,或許可以找到盛演14年的《時空之旅》的影子,也可以看到若干上海雜技團奪得世界金獎的拿手絕活。可以肯定的是,《戰上海》所展現出的時代感,與對多種藝術手段、元素的綜合使用,無疑在前作之上更進一步。方家駿説:“隨著海內外一流作品在上海集中上演,觀眾的審美水準越來越高,尤其越來越注重舞臺作品的綜合呈現。要想獲得好評,音舞美服化道缺一不可。”可以看到,《戰上海》不管是演出序幕一段堪比“裸眼3D”效果的多媒體影像,還是劇中主題歌、背景音樂的鋪陳渲染,抑或借鑒電影鏡頭、滑稽戲表演手段對雜技舞臺呈現加以戲劇化創新,都有緊貼當下舞臺最新趨勢、滿足時代審美的種種努力。

 

  劇中,一系列頗有諜戰色彩的情節,尤其讓人印象深刻。在《智取密件》一節,地下黨員與特務在一根長竿上爬至頂端,前者倏忽飛身而下,精準停在後者面孔前不足一寸之處。爬竿技巧充分外化雙方暗中較量的劍拔弩張氛圍,引得觀眾席陣陣驚呼。舞臺轉至白蘭攜帶情報走入弄堂里巷,被一位上海阿婆救下。憑藉一根長竹竿,阿婆“一夫當關”與特務展開較量。竹竿橫掃圍成一圈的特務時,演員以各種高難度雜技技巧躲避竹竿,甚至採用“慢動作”展現電影高速鏡頭效果,這個橋段也讓台下觀眾掌聲連連。正是這些看似“閒筆”的穿插調節,調動著觀眾情緒的起承轉合,進而讓觀眾在決戰場面中,為江華等解放軍戰士英勇犧牲的壯烈情景所震撼。


  到了故事結尾,“這座城市從來沒有忘記他們!他們在我們的懷念中又一次歸來!”這樣的語句,配合一隻和平鴿,在雜技演員堆疊起的“豐碑”上振翅欲飛。原本供于娛樂的尋常魔術技巧成為全劇“點睛之筆”,現場氛圍也被推至高潮。


  正如評論界所説,從《永不消逝的電波》到《戰上海》的接連成功,正是上海文藝院團根據不同藝術樣式的創作規律和院團自身優勢,通過“一團一策”有針對性尋求突破創新的結果。

 

 

作者:文匯報首席記者黃啟哲

編輯:韓瑞敏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