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登陸首都劇場,看杜甫與他的“詩之江湖”

戲劇
發佈時間:2019-08-09 10:02:19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無論是“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邁,還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憤慨,甚至是“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的落寞,“詩聖”杜甫在後世人心中永遠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和難以概括的多面。今年北京人藝就把第一部原創大戲的舞臺留給了這位詩人,用戲劇去靠近他,藝術地解讀他的內心世界。8月9日,經過兩個多月的排練,《杜甫》登陸首都劇場,與觀眾一起回到唐朝,去看看杜甫與他的“詩之江湖”。 

 


      《杜甫》出自著名編劇郭啟宏之手,他的《天之驕子》《李白》與《知己》曾構成了北京人藝舞臺上久演不衰的“文人三部曲”。《李白》之後再寫《杜甫》,郭啟宏閱讀了187本關於杜甫的書,僅是提交的修改稿,就達十稿。從初稿到成稿歷經四年,從提綱到成稿歷經近十年。可見全面呈現杜甫的其人其境絕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如編劇郭啟宏所言,杜甫“沒有李白瀟灑,沒有高適顯達,沒有蘇渙乖張”,但是他有“高尚且高貴的靈魂”。該劇描寫了杜甫自“安史之亂”後到去世這段人生軌跡,其中有他仕途的坎坷,有他與嚴武、高適、李白、蘇渙的相交與相離,更有他內心的困頓與精神的偉大。

 


      一邊是導演一邊是主演,《杜甫》讓馮遠征忙得不亦樂乎。這是他首度在人藝舞臺上獨立執導並主演的作品,一邊在舞臺飾演杜甫,一邊在思索調度和呈現效果,甚至晚上做夢還想到燈光處理,連夜爬起來給燈光設計發消息……儘管這樣,他仍然分身有術,在舞臺上塑造的杜甫,讓人忘了他之前所有的古裝角色,只覺得眼前的杜甫不僅有憂國憂民的情懷,有路見不平的俠義熱腸,還有常人眼中的“迂闊”,一點和平凡人一樣的小計較和鑽牛角尖,以及原則固執背後的可愛。一部劇的成功演出自然是靠團隊的力量,此番該劇新老結合的陣容在舞臺上可謂大放異彩。成熟演員的穩健自不必説,一眾青年演員更是頗受導演馮遠征的讚譽。從最開始的“冒險”到如今坦言這些劇中年輕人有所超越,《杜甫》也搭建了一個讓觀眾認識北京人藝新生力量的平臺。

 


      新老同臺,能夠無縫銜接,不得不説這也是《杜甫》帶給觀眾的驚喜:劇中楊明鑫飾演的嚴武既能文能武,又有著獨有的“血氣方剛”;于震、孫驍瀟飾演的高適不同於以往大家對邊塞詩人的印象,多了一些行走仕途的人情練達;鮑大志飾演的蘇渙肆意通透,劉智揚飾演的李白浪漫灑脫,再加上劇中的女性角色——張培飾演的杜甫夫人,困于生活又歸於情深,梁丹妮飾演的嚴母心胸與智慧並重……《杜甫》中的眾多人物經一眾演員的演繹,將劇本中的人物躍然于臺上,在相互映襯間給觀眾一個源於歷史,又在藝術中得到昇華的歷史劇體驗。

  

      北京人藝的歷史劇向來一戲一格,《杜甫》也不例外,該劇除了舞臺呈現上在寫實與寫意間穿梭,劇中很多段落更堪稱神來之筆。比如,杜甫夢中與蘇渙、李白、高適、嚴武的一段相會,用藝術的手段讓這些站在文學史頂峰的“大家”們打破時空,來了一次精神上無限自由的暢快交流,將一生的恩怨糾葛、是非曲直辯了個痛快。杜甫與夫人楊氏的一段戲如同“盜夢空間”,“用夢中之夢來表現楊氏與杜甫的情感歸宿,是二度創造的一個創新。”此外劇中的舞美設計也讓人耳目一新,用金屬質感搭建出中國傳統意境,在剛與柔之間找到美的意境。

 

      這樣的《杜甫》絕對是舞臺上不能錯過的誠意之作。據悉,該劇將演出至8月25日。



攝影:李春光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