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姬沛:將孟小冬的傳奇故事搬上話劇舞臺的“第一人”

戲劇
發佈時間:2019-05-09 10:05:38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百年前的梨園行,名角兒們的影響力和這個時代明星相比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今天,能夠被稱為“天王”“天后”的明星也只是屈指可數,而在民國時期,梨園裏一位年輕的女子因舞臺之上英俊的扮相、醇厚蒼勁的唱腔、無雌音的演繹被票友熱捧,並稱之為“冬皇”。


      她就是一代“冬皇”孟小冬,余派重要的傳承人。


      孟小冬出生於梨園世家,自幼耳濡目染,因尊師重道,聽從恩師余叔岩的教導,“惜戲如金”的她因著在舞臺上精湛的技藝深受觀眾青睞。


      舞臺之上男兒身,舞臺之下貌美如花。從不謝幕的孟小冬為觀眾們的眼睛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孟小冬


      她的傳奇之處不僅限于短暫且輝煌的藝術生涯,還在於她的兩段引人矚目的感情經歷。無論是她和京劇名家梅蘭芳、還是她和上海青幫杜月笙的婚姻生活,時至今日依然為部分觀眾記得。


      對於過往相關的影視劇而言,創作者因為種種限制對於孟小冬的故事無法完整地敘述,對於孟小冬有興趣的觀眾朋友們總是期待孟小冬真正成為“大女主”出現在大眾視野。直到話劇《冬皇》的出現。

   

      話劇《冬皇》由導演姬沛執導,姬沛來自於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教育係,作為將梨園“冬皇”孟小冬的故事完整搬上舞臺的“第一人”,自1999年以來,先後執導過近20部作品。作為一名“學者型”導演,她有著學院派的嚴謹、對於前輩戲劇精神的傳承,以及對於舞臺美學的不斷追求和探索。通過她的創作,在舞臺上會呈現出怎樣一種“冬皇”的形象?


將梨園“冬皇”搬上舞臺的“第一人”


      2016年,導演姬沛以作家魯迅小説《徬徨·傷逝》為故事背景,將其改編成為了舞臺劇《子君》,這部作品的時代背景是民國,以“女性視角”將小説《傷逝》重新解讀。在創作的“空窗期”,導演姬沛偶然間讀到了作家萬伯翱的作品《氍毹上的塵夢》,這本書講述了孟小冬生活以及藝術生涯的點滴。對於導演姬沛而言,她和孟小冬的共同之處在於對藝術執著地追求,以及對舞臺的“敬畏心”。


      在民國這個特殊的時代背景之下,孟小冬的內心有著無論何種時代的女性都會面臨的困境和抉擇:如何在事業和家庭生活中尋求平衡?孟小冬對於“獨立”的態度不僅是特殊時代之下的産物,更多的是對於“自由”的追求。導演姬沛便有心將這樣一段“傳奇人生”搬上舞臺。


      當有了創作想法之後,姬沛發現將這樣一個傳奇人物搬上舞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梅孟之戀”。導演姬沛在籌備之初和梅蘭芳的後人進行了溝通交流,在經過和編劇莊一的溝通之後,將劇本進行二度創作,最終的故事將是舞臺之上所呈現的一切。後來,導演姬沛又拜訪了戲曲評論家翁思再,他表示:“導演姬沛是將孟小冬搬上戲劇舞臺的‘第一人’。”前輩的鼓勵讓她有了創作的動力。



話劇《冬皇》劇照


孟小冬:從戲曲演員到梨園“冬皇”


      對於導演姬沛“女性化”的創作視角而言,孟小冬如何從一個普通的戲曲演員被大眾所“神話”的?


      導演姬沛坦言:“舞臺上的神是人手所造,造神也是需要一個過程。如果以平常心去看待這件事,我更關注她為何在短暫的藝術生涯中可以取得如此高的藝術成就?為何她的成就依然為後人所銘記?”


      在文本創作上,故事以倒敘的方式娓娓道來,起初以孟小冬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展開,後交待其為何告別舞臺的原因。


      在藝術的巔峰期擁有了“冬皇”之美譽。在梨園行,無論選擇何種流派,都是基於對自身的足夠認知,以及未來的藝術規劃而定。孟小冬拜師余叔岩是在其成名之後,儘管業務水準較其他演員相比足夠精湛,依舊順從師父苦心練習,在學習的過程中不斷提高技藝。師父余叔岩對愛徒孟小冬的嚴格要求,要求她拒絕一切商業演出,專心提高業務水準。尊師重道的孟小冬秉承了師父“惜戲如金”的態度,最終收穫了師父和大眾的認可,成為了余派難能可貴的“傳承人”。


話劇《冬皇》劇照


獨立,讓女人更美麗


      在導演姬沛以往的創作中,不乏耐人尋味的女性角色。能夠將孟小冬這樣一個傳奇的人物呈現于戲劇舞臺之上,我想,這樣的創作經歷是非比尋常的。


      孟小冬曾經先後與梅蘭芳、杜月笙有過兩次婚姻。這兩段婚姻不曾影響其對於藝術的執著追求。如何平衡事業和家庭之間的權重關係依然是當今時代女性生活中不可逃避的難題,恰恰這也是話劇《冬皇》的現實意義。這部作品展現了孟小冬如何在一段“沉醉自我之情,消費他人之愛”的感情中擺脫出來,在遇見“知音”之後更好地遇見自己。


      孟小冬在藝術生涯如日中天之時,與梅蘭芳喜結連理。舞臺上雖然是男人扮相,但是對於每個女人而言,能夠遇見真愛,都是一種幸福。婚後,她謝絕一切商演,但仍然沒有停滯對藝術追求的腳步。


      對於孟小冬而言,無論生活境況如何,對於藝術地追求是不能停步的。抗日戰爭期間,她師承余叔岩,一心學藝。


      在導演姬沛看來,真正的獨立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遇見怎樣的男人無關。對於女性而言,獨立的表現不僅限于對男人的不依賴,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複雜的社會處理好各種關係,在關係中了解他人的同時,認識自己,不被別人的言論所左右,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節奏。


話劇《冬皇》劇照


名聲在外的“角兒” 唱不盡的經典唱段


      對於孟小冬而言,京劇藝術是她畢生追求的事業。在話劇《冬皇》中,有眾多為人所熟知的梨園大家,比如余叔岩、梅蘭芳、馬連良。導演姬沛將戲曲和戲劇之美巧妙融合,以一種“大寫意”的創作方式將孟小冬的故事展現在舞臺之上。


      在話劇《冬皇》中,導演姬沛將一些名家唱段揉進故事中,通過戲曲的音樂之美展現孟小冬的藝術生命力,與此同時,在呈現方面,特邀了專業戲曲樂隊伴奏加盟,彰顯國粹之魅力。


      《四郎探母》中的楊四郎身在異域,思念母親,這段呼應了孟小冬顛沛流離的後半生。1949年,孟小冬隨杜月笙到香港,杜月笙去世十六年後,她又去了台灣,沒有再回到大陸。


      《洪羊洞》中的楊延昭在垂暮之年感慨:“為國家哪何曾半日閒空”,這一段與杜月笙的人生有所呼應。杜月笙在國名黨統治時期,他是蔣介石的馬前卒,曾指派暗殺過共産黨人士。在抗日戰爭時期,杜月笙以民族大義為重,從事抗日救亡運動,作出了巨大貢獻。解放後,周恩來希望他回到上海,蔣介石希望他去台灣,而他選擇了中立。《洪羊洞》對於杜月笙而言,是一生的總結,同樣彰顯了他的男人氣概。


      除了老生唱段的選取,話劇《冬皇》還選取了《貴妃醉酒》和《遊龍戲鳳》中的經典唱段,以及更能夠傳情達意的崑曲《牡丹亭》中的唱段表現“梅孟之戀”的美好。為了幫助不熟悉戲曲藝術的觀眾迅速入戲,導演姬沛在創作過程中,試圖通過挖掘人物身上的特質,以及幫助演員對於各自飾演的人物的理解,希望通過這樣的表達能夠和觀眾“共情”。


話劇《冬皇》劇照


女性導演的細膩與堅持


      不少看過導演姬沛作品的人對於其作品的評價是細膩且精緻的。作為一名女性導演,在作品中多以女性為主要角色。對於話劇《冬皇》而言,又將以何種姿態展現在觀眾面前?這是值得我們期待的。


      在導演姬沛看來,話劇《冬皇》是一部頗具人文性的作品。在一本“非虛構題材”的作品中認識一個傳奇女性,如何將藝術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表達得恰如其分是創作中的難點之一。在和自己不斷的“死磕”過程中,借助史料以及充分地想像空間,使得話劇《冬皇》更具有可看性。


      2003年,導演姬沛根據經典文學作品《安妮日記》創作了同名作品,看過的人表示,沒想到能將這部作品排得如此溫暖。導演姬沛表示,放大戰爭的殘酷是其次,重要的是在苦難中彰顯人物心靈之美好。同時留給觀眾一些想像的空間。


      在創作的過程中,導演姬沛給足了演員創作的空間,而不是強勢地綁架演員的創作慾望。她不希望自己在創作中丟失了女性的性情,依舊保持著溫柔且知性的態度去面對一切。與此同時,她有屬於自己對戲劇藝術的執著和對美的追求,在創作中不斷沉澱,最終達到自己所希望的狀態,向觀眾呈現。


      1947年,孟小冬在杜月笙的生日會上以一曲《搜孤救孤》為自己的藝術生涯畫上了一個句號。孟小冬在藝術巔峰時期隱退,在票友看來不失為一種遺憾。對於導演姬沛而言,人生不一定如此完美,在聲名鵲起之時隱退,需要有著超越常人的勇氣。隨著話劇《冬皇》演出的臨近,我們一起期待導演姬沛帶給我們的一代梨園名家孟小冬的傳奇人生。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