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哥本哈根》:從科學到人性的不確定性本質

發佈時間:2019-01-09 14:59:21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哥本哈根》的舞臺,簡單到只有三把椅子、二扇門、一枝枯樹。

 

      在幾乎被白色覆蓋的舞臺上,《哥本哈根》的故事圍繞著世界大戰與核武器這些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關鍵詞而展開。

 

      話劇《哥本哈根》在1998年首次公開演出,在美國、歐洲、澳大利亞、日本均有上演,引起巨大反響,被評論界稱之為“哥本哈根現象”。

 

      從國外到國內,《哥本哈根》熱還在持續。2018年12月底,國話版《哥本哈根》再次登上舞臺。國話版《哥本哈根》從2003年首演,至今已經上演了200余場。



人物背景


      舞臺上,全程只有三位演員。

 

      他們分別扮演的是物理學家海森堡、玻爾及玻爾的夫人瑪格瑞特。



      海森堡,德國人,1932年獲諾貝爾物理獎。海森堡以兩件事著稱於世:一是提出了著名的量子不確定性原理,揭示了微觀世界混沌的本性;二是他主持過希特勒的原子彈計劃,但未能造出原子彈。



       玻爾,猶太人,海森堡的老師,1922 年獲諾貝爾物理獎。1939年"二戰"爆發不久,丹麥被德軍佔領,波爾逃亡美國,與費米、奧本海默等科學家一起投入了原子彈的研究,最後研製出世界上第一顆原子彈。

 

      "二戰"期間,海森堡與波爾身處兩大敵對陣營,誰先研製出原子彈,誰就會交給自己的國家使用。而這個競賽的結果,是海森堡輸了。


       海森堡為什麼在這個競賽中敗下來?科學史上,一直有一個"海森堡之謎"。

 

      戰後,海森堡宣稱自己是一位科學的英雄,憑藉科學家的良知抵制並暗中挫敗了希特勒研製核武器的企圖。


      然而,一種意見認為海森堡並不想造原子彈;另一種意見認為,海森堡,根本沒有能力製造原子彈。



哥本哈根會見


      三位演員穿著白色的正裝,頭髮上有一縷特別裝飾過的白髮,他們扮演的角色已經離世,因此,這是三個亡魂在臺上對話。

 

      海森堡為什麼要來哥本哈根?他的目的是什麼?

 

      在戲的剛開始,就拋出來這個問題。

 

      1941年9月,在二次大戰和原子彈的研製非常關鍵的時刻,海森堡以去哥本哈根參加量子力學的學術演講為理由,去看望他的老師玻爾。



      在進行關鍵性談話的時候,海森堡為了躲避監聽,提出和玻爾去室外散步。這次十分鐘的談話導致了情同父子的師生關係徹底決裂,然而他們談了什麼,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三個亡靈不斷地重現著這次對談的不同版本,每個人的説法不同,儼然是一齣羅生門。


 

關鍵詞:物理學


       扮演玻爾與瑪格麗特的演員分別是何瑜、楊青,兩位演員從2003年開始排演這部戲,而扮演海森堡的李曄是第一次加入進來。

 

      李曄與兩位出演過兩百多場的演員搭檔,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融入,三人都是國家話劇院的優秀演員,磨合併無問題,三人搭檔得非常順利。



       李曄此前在話劇《特赦》中飾演孫傳芳的辯護律師孫觀坼,從律師到物理學家,兩者的職業跨度很大,相同的是,臺詞中充斥著大量的專業術語:

 

       “裂變怎麼形成? 你向一顆鈾核子發射一顆中子,它分裂而釋放能量。” 

 

      “天然鈾有兩種核素——鈾238 和鈾235,其中鈾235 所佔比例不到百分之一,但就這少量核素是使快中子形成裂變的惟一成分。”

 

       李曄説,《哥本哈根》的劇本並不枯燥,這些知識本身是有魅力的。就像數學,世界上任何東西都可以用數字來計算和表述,你真正了解了這個方法後,會覺得它有很大的樂趣。


      李曄接觸這個劇本得時候,他對這些物理知識理解得很快。李曄高中學的理科,小時候的他,長大以後想當天文學家。


      他説,“那個時候對宇宙特別好奇,對星球、第一宇宙速度、人類生産的所有能讓我們離開這個星球的飛行器為之著迷。”


不確定性原理


      《哥本哈根》跟李曄之前演繹的作品完全不同。

 

       李曄説,“現實主義的作品還是在説故事,而《哥本哈根》是另類的,它打破了所有傳統現實主義作品對演員、人物的要求,它具有辯證性,又有量子物理、海森堡的不確定性原理,它甚至把理論放入了劇本當中。”


 

       劇作家邁克爾·弗雷恩根據文獻資料,結合了各方説法,假設海森堡與玻爾在哥本哈根會見的幾種不同情況,寫出了《哥本哈根》的劇本。

 

      這些假設是當事人曾經解釋過的方向,但是他們的説法卻對不上,在不同時期,他們對這個事情的説法也不完全一樣。一個不到十分鐘的談話,決定了全世界所有人的命運,留下了太多的懸念。



      不確定性原理是由海森堡于1927年提出的理論,它在當時是一個全新的看法。


      “人類一直在探索兩個世界,微觀世界,即我們人類是什麼?我們身邊的世界到底是什麼?另一個是尋找地球之外的更大的世界,但是這兩個世界都是無極限的。我們細分原子,原子裏還有中子,還有原子核,原子核還可以再細分,永遠都在不斷地探索之中。”李曄説道。


科學家的痛苦


      《哥本哈根》被很多觀眾評為最值得“二刷”的話劇,“二刷”這個説法可能還不準確,因為有的人看了不止兩遍,甚至有狂熱的粉絲看過幾十遍。

 

      為什麼值得一刷再刷?因為劇本實在經典,它絕對不會是一個讓你悶到睡著的話劇。

 

      首先,戲中出現的三次原子彈爆炸的視頻,震撼的音效會讓你集中所有注意力。



        瑪格麗特在剛開始一再重申,“只談物理,不談政治”。然而這正是他們的痛苦之處,物理與政治緊密掛鉤,無從選擇。

 

      即使對物理知識絲毫不感興趣,不懂核反應爐、不懂量子力學、更不懂裂變,但是,但是當海森堡説出,“人們更容易錯誤地認為剛巧處在非正義一方的國家的百姓們會不那麼熱愛他們的國家”時,你一定能聽懂他的痛苦是什麼。


      一名偉大的科學家,他可以為了科學研究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是,他始終站在自己的國家,非正義的一方。

 

科學與人性


       李曄的太太和兒子在首演的時候已經看過,六歲半的兒子規規矩矩地坐著,完整地看完了演出,李曄問他看懂了嗎?

 

       他説,“不是很懂,但是爸爸,我很難過。”李曄説,孩子雖然沒有看懂劇情,但是他能看得出,爸爸飾演的人物是難過的。

 

       隨著不斷的演出,李曄感覺到自己越來越能觸摸到海森堡這個人物。

 

       關於海森堡在哥本哈根與玻爾的會見,他頗受爭議的後半生,種種真相,似乎越來越接近。

 

       李曄説,這是演員塑造角色的一個美好的過程,“我不會去考慮怎麼讓自己像這個人物,而是去找更多的細節,發現更多可挖掘的東西,然後呈現出來。”

 

     《哥本哈根》的編劇用量子物理的不確定性去無限接近真相。臺上的海森堡一次又一次從白色大門中推門而入,不斷進入新的假設,像是推著石頭上山的西西弗斯。


       他們曾討論滑雪、音樂、打牌,他們曾歡笑,他們談最愛的物理,但最後還是不得不談到政治。

 

       視頻資料裏的爆炸聲,聽得人心有餘悸。李曄認為,《哥本哈根》的本質探討的是人對世界、對生活、生命、親人、祖國的態度,“當我們的科學到了非常尖端的時候,它所面臨的不只是科學,還將面臨它給這個世界帶來的變化,很多東西是不可控的,作為一個科學家,對科學的態度,對人類命運的良知,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據悉,此次國話版《哥本哈根》將在國家話劇院小劇場上演至1月13日。



採訪、編輯:劉佳欣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