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求證》主創見面會成功舉行

發佈時間:2019-01-11 21:44:22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2019年1月11日,藝術研習社——《求證》主創見面會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成功舉辦,本次活動是龍馬社和天橋藝術中心藝術教育部聯合主辦,由《求證》製作人陳婉姣致開場辭,四位演員趙薇、宋寧峰、周野芒、陳雅狄圍繞著話劇《求證》的劇本角色、創作主題和排練趣聞等話題進行了對談。


      《求證》製作人陳婉姣在活動開場致辭道:“《求證》是由龍馬社和保利演出有限公司聯合出品的一部話劇。這部劇最打動人的一點,就是這部劇的宿命感。《求證》是田壯壯導演慎重選擇的一部劇,確實,字面言語很難全面去解讀這個劇本,導演在排練的過程中,非常深入地和演員們探討和感受人物角色,希望通過劇場的感染力,引起大家的一些共鳴。”


      活動中,四位演員首先分享了每個人對於各自角色的理解。趙薇也半開玩笑地跟大家説,大家不要覺得這部劇跟數學有關,它就是一個晦澀難懂的作品,我們還是更多的在演繹跟親情、愛情、信任和某種與感情有關的一種表達。


      本次活動有三個主題:天才、親情、孤獨的自我求證。


天才科學家的世界


演員們如何走進天才科學家的世界?


      宋寧峰:首先,我是一個普通人,我覺得我跟天才的世界一定離得非常遙遠,天才的世界或許是非常孤獨的。劇中哈爾博士是個數學家,也是在數學領域是一個很努力的人,他一直試圖求證真正天才和“我”之間的距離。


       趙薇:我覺得天才的世界是那種,誰都無法懂“我”,所以“我”會很孤獨。這部劇是通過數學,讓我們對人性有更深刻的認識。整臺話劇我們就四個人來演出,演出近三個小時,每個人的工作量和所要表達的東西都很多,這是一個非常刺激的過程,總的來説排練這部話劇我們都很過癮。


      周野芒:劇中每個人都有獨立的精神世界,旁人要想走進去很難。這是我們現代社會常有的一種溝通的障礙,這部劇以數學為媒介,把劇中人物之間一種精神溝通的渠道給打開了。劇中的對話,在一些特定的場合上,是很有意思的,因為即使是父女之間,他們其實也並不是那麼熟悉,這一點我就先不劇透了。


親情之間的相愛相殺


      原生家庭是一個經常被大眾被提及的詞,它對人的性格究竟有多大影響?原生家庭對後代的影響,又與《求證》有什麼聯繫呢?


      陳雅狄:戲裏其實是這樣的:媽媽在我和妹妹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們了,所以我們一直都是跟數學家爸爸生活在一起的。因為爸爸是個極富天分、享譽世界的數學家,所以他的注意力都在數學上,而妹妹在某種層面上很像爸爸,姐姐則像是一個一直在照顧他們的角色。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姐姐就是這麼一種情感。姐姐因為工作的原因,很早就離開了這個家,所以姐姐與父親和妹妹的生活其實是一種分離的狀態。


       趙薇:這個劇本溝通下來,我覺得是一個強勢的姐姐和一個瘋狂的妹妹,所以我跟姐姐直接的對手戲是非常好看的,這是一種相愛相殺的狀態,而且殺的成分還多一點。兩個價值觀完全不同的人,對於這麼一個冷不丁下半生就要在精神病院度過的人(凱瑟琳)來説,姐姐是有強烈的想要挽救妹妹“慾望”在,但對於“我”來説,“我”還是始終堅持“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沒有這種堅持,“我”也未必能把數學做到後來劇本所講的那樣一種極致的地步。


       周野芒:劇中的父親沒有太多生活能力,或許是生理上的東西和智慧上的東西是相輔相成的,一方面不發達,另一方面就會非常發達,羅伯特就體現在數學上。有意思的是,當女兒繼承父親某些特質的時候,我們會有兩種可能性看待這件事,觀眾也會有一種期待:女兒會不會步入父親的後塵?


孤獨的自我論證


      《求證》,其實它不僅僅是一個數學的求證,更是一個人對自我的求證。當一個人知道當整個世界都懷疑你的時候,這個人一定是非常孤獨的。四位演員在劇中,包括生活中,又是如何面對和度過這種困境的?


       陳雅狄:其實我一開始進劇組,導演説我跟大家相處得有點慢熱。後來趙薇把我拉她家去了,直接住了好幾天,然後我們就快速的熟悉起來了。


      關於孤獨,其實我在排練廳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底下看戲,趙薇跟我們三個不停地輪換著演。劇中的凱瑟琳始終處在一個很無助、又很努力的狀態中,站在姐姐的角度,我非常心疼,我能理解她,可是我幫不了她。生活當中也是這樣,我們可以理解很多人,我們關照我們的朋友,可實際上能融入的非常少,從某種意義上,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孤島。


      宋寧峰:是人其實都孤獨。你看大家總是以各種理由湊在一起,然後組成一個小的家庭或者是大的社會,然後在離別的時候又會有一種很傷感的感覺。


      説起孤獨,咱們這個《求證》裏面有一場戲,我覺得我在臺上就非常孤獨。我有一場闖入家裏的戲,當時父女兩個正在討論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就是晚上吃什麼。就這個時候,我不識趣地拿著我的論文去找導師羅伯特,想問他寫得怎麼樣,羅伯特導師不想理我,我説我要走吧,他又不讓我走,然後又拉著凱瑟琳一直在聊他們的事情,我一直在他們邊上,就給我晾著,晾了整整一場戲。(趙薇:導演説了,這場戲我們要重改一下,不應該有這種化學反應。宋寧峰:對,應該是有化學反應的,不應該是讓我一個人感到很孤獨。)


        周野芒:其實對於演員來説,我們每個人走入這個角色的時候也都是孤獨的,沒有什麼人可以幫你,即使有人告訴你説,哎,你這樣演,你那樣演,那也消除不了這種感覺。即使是指導,別人也告訴不了我,我真正的內心體驗是什麼,我們只能借鑒。它是一個創作過程。所以孤獨並不是可悲的,有的時候我們在創作上是會有這樣一個求證的過程。


      趙薇:我覺得我的孤獨是比較隱性的。就像我去年拖著雅狄到我家一樣,每次把她誘惑到我家,我都説:我們一塊對臺詞吧。實際上就是抱團取暖。我覺得我可能跟大多數人都是一樣的,我們去跟朋友見面,我們豐富自己的所有業餘生活,都是在掩飾某種孤獨感來臨以後,自己會獨自面對的失落與傷感吧。


      其實可能孤獨也並沒有那麼可怕,但是就跟死亡一樣,傳播了以後,大家都躲得遠遠的。只是在演凱瑟琳這個角色的時候,這種孤獨感更甚。你會覺得自己像是初到一個星球,哇塞,就你一個人來了,這星球上所有人不認識你,跟你都沒有關係。拍這個戲的時候,我還找了兩個數學家,因為我的角色要讀很多數學公式,我想知道這些公式日常該怎麼讀,然後數學家都是那種,眼神迷離,表情抽象,一副深陷在其中的樣子。


演員與田壯壯導演合作《求證》的感想


      趙薇:跟壯壯老師認識很久了,一起工作還是第一次,我過去做一個作品,或者演一些東西,最希望的就是別人可以提出一些比我更好的意見,這是我內心特別大的一個渴望。跟壯壯導演合作,滿足了我的這個願望。


      宋寧峰:壯爺,我管他叫壯爺。生活中的所有事,無論是專業,還是對人生的看法,還是所有的,在一起玩兒,比如説對威士忌的一些看法,對酒的東西,我都可以跟他聊,跟田導在一起的時間,簡直就是幸福極了。


      周野芒:我對田壯壯導演有一種非常牢靠的信任度,他是個出色的導演,也是個出色的演員,更是一個對藝術和對於所有的藝術形式有著非常獨到成熟掌握的藝術家。這次找我演《求證》,讓田壯壯導演來執導,我覺得特別榮幸。


      陳雅狄:其實剛開始壓力特別大,當然現在壓力也大。因為知道導演的要求有多高,所以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然後我們想要追求的那個東西,就在那,還有距離,所以還是要努力。



供稿:龍馬社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