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將戲曲搬到話劇舞臺,重現《名優之死》的唯美悲劇

發佈時間:2018-12-20 18:58:09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舞臺上挂著金燦燦的“守舊”,舞台中央放著中式的桌椅與梳妝檯,北京人藝年度收官之作《名優之死》在開幕前就體現出濃濃的京戲味兒。

 

 

     什麼是“守舊”?這個詞可以説是一語雙關,首先,它是指傳統戲曲的舞臺裝置。過去傳統戲曲演出時所用的“臺帳”(也稱“堂幕”)和作為背景使用的底幕,幕上繡有各種裝飾性圖案。清末用布景後,傳統的底幕習慣稱“守舊”。

 

      而關於對傳統規矩的“守舊”,也是《名優之死》這部戲的主要矛盾之一。戲裏的劉振聲與劉鳳仙,他們對於傳統戲曲分別是兩種態度,劉振聲嚴守傳統,劉鳳仙則不安於勤練苦工,“不在玩藝兒上用功夫,專在交際上用功夫”。

 


      今年正值田漢誕辰120週年,他的代表作《名優之死》于1927年首演,作品以揭示藝術的社會命運為主旨,講述了京劇演員劉振聲不幸的演藝生涯。北京人藝此次再度排演《名優之死》,是對經典的致敬,也是一次對於老作品的探索與創新。

 

      排演一部創作于1927年的戲,導演閆銳認為它對於今天的觀眾而言有更現實意義,“這部戲會反應我們在生活和工作中都會遇到的問題,我們也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嘗試去創新,好的東西要繼承,在思想上、藝術性、觀賞性上也會有創新。”



閆銳:導演兼主演,六歲憑《鍘美案》登上央視春晚

 

      《名優之死》由任鳴、閆銳兩代導演首度攜手執導。又擔綱導演,又是男主角,閆銳沒有一天不練功,閆銳6歲唱著《鍘美案》登上央視春晚,原本做過專業花臉演員的閆銳,扮演起劉振聲這樣的文武老生來,雖有戲曲功底,可在他的專業眼光看來,行當不同,一切都等於重新開始。

 

      舞臺上的閆銳,無論是一段“打把子”的武戲,還是《打金磚》的文戲,動作行雲流水,很難想像他們只有三個月的排練時間。

 

      閆銳提到戲中的一句臺詞,“要想成角兒,只有兩個字:多練。”他説,“你下了多少功夫,你在臺上就能展示多少功夫。”唱、念、打、做,這些話劇之外的東西,都需要演員們重新訓練。演員既要在排練室完成故事的排練,還要私底下花大量時間去練功。

 

      閆銳説,“這是行業味比較重的戲,我們把行業味做足。”這部戲有兩位專業京劇從業者,一位是扮演左寶奎的花臉演員劉宸,是年輕的醜行裏的佼佼者,另一位是琴師趙宇,他是著名京劇演員張火丁的御用琴師。



李小萌:之前從未接觸京劇,三個月完成蛻變

 

      學鋼琴出身的李小萌,為了扮演劉鳳仙,切切實實地從零起步。她花了三個月苦練唱做,請教了不少戲曲老師,她笑著説,“如果不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練功,我真不敢在臺上演。”

 

      李小萌在《名優之死》裏有兩段戲曲表演,一個是《霸王別姬》中的虞姬舞劍,另一個是《貴妃醉酒》。

 

      李小夢萌深切地感受到戲曲演員手腕的靈活,練劍的時候,戲曲老師讓她對著墻面練習,劍不能碰墻,要做到劍能貼著自己的身體而滑動。

 

      説到《貴妃醉酒》,李小萌當即就唱了一小段,她這幾個月已經培養出了對京劇的喜愛。“我剛接觸戲曲的時候,對於戲曲的了解還很片面。梅派有一股韌勁,它沒有特別硬朗的亮相,但卻有一種勁兒一直遊蕩在她的聲音和動作裏。”

 

      楊貴妃的扮相特別雍容華貴,李小萌説自己上粧的時候像個木偶,“頭面全都是別人幫你穿戴好,這種感覺也很新鮮,上粧的過程其實也是走近角色的過程。”



戲中戲的古今穿越

 

      《名優之死》借用戲曲舞臺的元素,巧妙融于話劇舞臺,既是舞臺實景,又是虛構空間。在表現人物內心時,借鑒了戲曲的虛擬和間離。

 

       演員們在舞臺上穿梭于戲曲世界與民國時代,因此,演員們換裝的時間特別緊張,前一幕的李小萌還是留著水波紋頭、穿旗袍的摩登女子,下一幕就得勒頭、戴鳳冠、穿戲服,作為一名當家花旦閃亮登場。


 

      舞臺上有所創新,保留了中式的審美,開場的“守舊”,扇形的扇面、四合院、尾聲的“同光十三絕”背景,讓觀眾如同走入梨園舊夢。伴奏上既有傳統的京胡伴奏,又有現代音樂的植入,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覺。

 

      這一版的《名優之死》加了一齣“上天臺”的戲,借助劉振聲之死,連接到劇中劉秀之死,達到戲中戲的重疊。劉振聲的一句“我活著是為了唱戲”,道出了一代戲曲人對傳統藝術的堅守。



看的人説好才是好?

 

       戲中,人物圍繞“戲曲表演到底是看的人説好重要,還是內行人説好重要”進行了多次討論。然而這個問題對於各行各業的來説都有一定的啟示。

 

      閆銳認為,“劉振聲的故事,其實跟當下的演員也有相似的地方,我們演員守的是什麼,傳承的是什麼,以及我們也有內心的掙扎和反抗。”而正如導演任鳴所言,一個行業的規矩和氣節,關係著它的生存和毀滅。呼喚做人從藝的規矩和氣節,這也是該劇在如今推出的現實意義。

 

      田漢先生在原著裏,並沒有給出一個完美的答案,而是以熱烈的情緒製造出戲劇激烈的矛盾衝突,並在最後一幕以劉振聲的死這一浪漫化的處理方式達到高潮。


 

     李小萌看待劇中兩個人物,認為他們都沒有錯,劉振聲堅守傳統,劉鳳仙希望去適應社會,革新戲曲表演。她説,“現在很少有人能夠做到劉振聲那樣堅持初心,看了這個戲,也許會喚醒大家熱血沸騰的一面。有一幕我在戲中跪下,重復班規,‘此刻不務正業,將來老大無成。若聽外人煽惑,終究荒廢一生……’每次都會控制不住地哽咽。”

 

      《名優之死》將在舞臺上下、新老交融間帶觀眾從2018年跨越至2019年,為過去的一年收官,開啟新一年的演出序幕。



記者:嘉欣

攝影:李春光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