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劇泰斗的傳奇人生》—走進李樹建(下篇)

戲曲 豫劇
發佈時間:2019-09-03 13:46:40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上篇主要講述了李樹建老師早期的豫劇經歷,下篇接著講述李老師的傳奇人生)



      爭作為一流演員,形成李氏流派


      正在上演:關於接地氣,您能不能給我們舉一個特別典型唱段的例子?


      李樹建:你像《程嬰救孤》,我有時候從有板有眼可以達到無板無眼,從有張有勢可以達到‍‍無張無勢。演員可分為三等:一等演員是説出來的,他的演唱和説話一樣是非常生活的,讓觀眾不知不覺地融為一體。‍‍第二種演員是唱出來的,‍‍嗓子非常好,但是不注重人物,嗓子要多高有多高,也可以讓觀眾鼓掌。第三種演員是喊出來的,沒有方法也不會演人物。我們都能力爭作為一流演員,讓觀眾能和你同呼吸共命運。


      正在上演:‍‍您這個李氏‍流派,‍‍大概的形成是在什麼時間?


      李樹建:大概是98年我調到河南省豫劇團,特別是從04年以後慢慢形成的。‍‍04年我榮獲了國家文化大獎第一名和觀眾最喜愛劇目第一名,‍‍後來從這開始我又重新加工了《清風亭》,拍出了《蘇武牧羊》,我從這個時候慢慢得到觀眾認可,也慢慢開始收徒弟。現在我有200多個徒弟,工農商學兵、領導幹部還有外國的徒弟。


      能否形成一個流派,很重要的一點是要有代表劇。‍‍你看我們《清風亭》這個戲,現在全國有20多個劇種,有500多個劇團都會演《清風亭》。建國以後現在形成流派的很少,有一次中央領導就講,你們現在都50多歲了,將近60退休了還怎麼成流派啊。京劇的四大名旦都是30多歲都成流派了,我也想我們這一代有建樹的藝術家都能夠確立自己的流派。



      正在上演:那為什麼現在成立流派少?原因是什麼呢?


      李樹建:我覺得最主要的是人思想的頑固老化,總覺得過去的流派是老祖宗的東西,你就不能動。可是總書記為什麼講借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聲面‍‍,是讓你去做創造性轉化創新型發展,我覺得一個流派,一個演員,光繼承‍‍不創新,‍‍是不肖子孫,‍‍有繼承有創新,有發展有普及,這才是戲劇的孝子賢孫。


      正在上演:‍‍您要打破過去的這種固有的觀念,其實就意味著要承受很大的壓力。‍‍在這過程中,您覺得讓您最備受爭議的是什麼時候?


      李樹建:對,現在網上批評的評論都還很多,但是我一定要堅持下去。比如《蘇武牧羊》沿用了很多不是‍‍豫劇的東西,我整整創作了五年,剛剛搬到舞臺上的時候,各種説法都有。


      正在上演:批評最尖銳的怎麼説?


      李樹建:就是説我弄《蘇武牧羊》用這麼多燈,你少買一個電腦燈,你能救活一個癌症患者,你為什麼不拿這個錢去救一個癌症患者?當時在這種壓力下,‍‍該堅持還得堅持,當然大家説的也有道理,因為新生事物的出現,它必然會有方方面面的議論。但是我們還是要出精品,我們連續兩屆出了兩台精品,一台是《焦裕祿》,一台是《重渡溝》。這個戲一推出以後,現在都演出了80多場,馬上全省要巡迴演出,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像《程嬰救孤》這樣一台精品劇,救了豫劇院團也救了我。


      正在上演:‍‍為什麼説是救了您?


      李樹建:因為我當時從三門峽過來後,可能是工作方法的問題,大家不適應,團裏面也各個流派比較複雜,後來給我降職降到二團,當書記當副團長。二團當時被定義為自生自滅的劇團,‍‍它被改革為藝術研究中心,‍‍演員慢慢分流,在這種情況下,一台《程嬰救孤》把二團救回來了。‍‍



困難重重,不忘初心


      正在上演:在當時的困難條件下,‍‍二團都已經要自生自滅了,您怎麼想到要去打造這樣一個精品劇目?


      李樹建:我們賬面上只有800塊錢,很多老幹部和同志們都把他們孩子上學的錢捐出來借給劇團,‍‍老藝術家住醫院的救命錢都捐給我們。當時花了30多萬動用一切力量,我有幾個親戚開煤礦就問他們三萬兩萬借,借了有一二十家,最後我們到杭州演出沒有錢,到山西一個企業家老闆家裏面,借給了我們5萬塊錢。


      正在上演:‍‍當時什麼情況下想做‍‍《程嬰救孤》這個劇?


      李樹建:85年至87年,我在北京中國戲劇學院上學,當時我就看中了三台戲,‍‍一台《清風亭》,‍‍一台《趙氏孤兒》,一台《蘇武牧羊》。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將來如果能夠作為院團的領導者,我就要排這個戲。當時想著能夠給劇團帶來經濟效益,‍‍也沒有想到要做大,‍‍基層院團排戲很慎重,主要考慮有沒有市場,觀眾來不來看,很少考慮得不得獎。



團結拼搏,敢為人先


      正在上演:‍‍剛才説到《程嬰救孤》成就了二團,‍‍您現在作為一個管理者,‍‍這時候可能身份又變了,從‍‍想解決溫飽到熱愛戲曲,‍‍對於豫劇的這種責任感就更大想得更多了。您現在想做的事就是豫劇的振興,您覺得自己還沒做到嗎?

‍‍

      李樹建:我在管理方面也提出了幾項奮鬥目標,第一我提出了四句話,就是“團結拼搏,滾石上山,‍‍走出困境,敢為人先”,這四句話什麼時候都不過時。在院團管理方面,我們還有個三位一體:‍‍強勢媒體做一輪宣傳,‍‍知名企業做經濟後盾,藝術院團做演出實體。‍‍像我們的院團,聘任了很多名譽團長,都是喜歡藝術的企業家。‍‍我們每次準備出一台大戲,‍‍院團就會請他們商量發表意見,最後才會決定投資拍這個戲。

      正在上演:您剛才説了‍‍戲劇戲曲要走向市場,‍‍走向現代可能有很多方式,我特別想問您該如何突破?

      李樹建:為什麼現在我們院經營的這麼好,是全國地方戲劇裏最大的,網上點擊關注度有5.5億人次。最受歡迎的點,第一是劇本,劇本是根;第二是演員,演員是這個戲的靈魂;第三是政府,你不能離開政府的力量。還有一個就是市場運作。


      正在上演:你們現在摸索出哪些有效的運作方式?


      李樹建:我們很好的運作模式,比如利用網際網路通過“戲曲+網際網路”的方式。


 

告別傳統模式,戲曲也要開啟網際網路時代


      正在上演:從哪年開始做網際網路?


      李樹建: 2014年就開始了,2015年全國豫劇展播都是現場直播!‍‍前年我們藝術中心做了一場全國稀有劇種網際網路春晚,一天時間的關注‍‍加點擊量是3000多萬人次。我雖然不懂網際網路,但我知道利用網際網路是一個強強聯合。前些日子我們搞了一個‍‍戲院APP,8月15的時候我們將戲曲和飲食‍‍相結合做了一個直播。平常我做直播大概有十幾萬人看,那一次直播有50多萬人,讓我很受啟發,這就叫強強聯合。


      正在上演:我們也在做網際網路+戲曲,也接觸到戲曲界的一些‍‍人士,我覺得有像您這樣比較開放去跟網際網路擁抱的,但大部分都屬於擔心網際網路可能會影響他的票房,您怎麼看?


      李樹建:這樣不行,只有宣傳力度越大,人知道的越多,你才能越有市場。回看我們的宣傳方式,一個是網際網路,一個是傳統的媒體,無論是紙媒電臺還是網路宣傳我都非常重視。‍‍


振興戲曲文化,講好中國故事


      正在上演:‍‍您覺得戲曲要振興的話,是不是主要體現在思維和理念上要做出大的改變?


      李樹建:‍‍是的,而且必須改變,不能怨天尤人。戲曲必須改革,必須創新,必須與時俱進。豫劇為什麼這麼受歡迎?因為表演不受任何限制,只要你符合劇情符合人物,就可以去表演。包括在劇本創作上,劇情緊湊些,唱腔優美些,表演的時候真實些,‍‍這就是中國戲劇將來發展的路子。不能老戲老演,要老戲新演、老戲新編、名劇出名演、名演帶名段,你看我在三門峽劇團時候的《趙氏孤兒》一開始就沒有成功‍。


      正在上演:為什麼沒有成功?


      李樹建:就是因為老劇老演,後來我將《趙氏孤兒》改成《程嬰救孤》就成功了。所以我剛才説劇本是根,演員是魂,政府是力,把這幾項都做好了,你就有市場了。作為戲曲人,特別是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習總書記對我們優秀傳統的藝術非常重視,所以創作就是我們的中心任務,作品是我們的立身之本。藝術來不了半點虛假,‍‍靠花拳繡腿不行,靠自我炒作不行,靠大花轎抬人也不行。我們必須要做到胸中有大義,心裏有人民,肩頭有責任,本下有乾坤。‍‍在中國戲劇舞臺上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為戲劇事業盡心盡力,盡職盡責,盡情盡意,盡忠盡孝。



      正在上演:‍‍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豫劇怎樣才能講好中國故事呢?


      李樹建:像我們出國演出都是弘揚社會主義價值觀。我演遍29個國家,到每個地方演出都是掌聲雷動,淚如泉涌,一個是題材好,第二個是做好了各方面的準備‍‍,我到別的國家演出,字幕都會打三種語言:中文英文法文。我也是第一個走進百老彙和好萊塢的中國戲曲演員,在美國演完以後,他們都握著我的手説,你犧牲了你的兒子,救了我們的兒子,救了全國的兒童,這個故事很感人,你講了一個很好的中國故事。這就叫文化自信,這就叫講好中國故事。


      正在上演:非常高興了解這麼多戲曲文化的知識,謝謝您的分享


      通過這次採訪豫劇泰斗李樹建老師,讓我們對於他的豫劇道路和稀有劇種有了更加全面深刻的認識,也對當下豫劇現狀有了更直觀的了解。希望通過本次採訪,讓更多的觀眾能夠知道豫劇了解豫劇喜歡豫劇,也期待中國的戲曲文化能夠發展的越來越好。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