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劇泰斗的傳奇人生》—走進李樹建(上篇)

戲曲 豫劇
發佈時間:2019-09-03 11:44:51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2019年7月8日下午,‍‍在《國風豫韻 出彩河南——李樹建藝術實踐公益演唱會》演出前夕,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在河南省豫劇院採訪了我國著名豫劇泰斗李樹建老師。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裏,圍繞著李樹建老師的豫劇經歷和其主演的《程嬰救孤》《蘇武牧羊》等經典劇目進行了精彩深入的對談。



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


      正在上演:20年了,又是在‍‍祖國生日的時候,您帶著豫劇進京演出,‍覺得內心有變化嗎?


      李樹建:我是生長在新社會,成長在‍‍紅旗下的‍‍一名戲曲工作者,我覺得自己是很幸運的。‍‍建國50年的時候,我從河南省三門峽市豫劇團調到河南省豫劇一團,我們帶的劇目是常香玉大師的代表劇目——常香玉大師的徒弟、著名豫劇表演藝術家王輝同志演出的《五世請纓》。‍‍我當時作為團長,作為服務人員能在北京演出感到很激動也很榮幸,‍‍20年後參加在北京舉辦的這個活動,我覺得很有意義。祖國七十年華誕,我從藝了45年,‍‍當了32年的院團長,從民間劇團到縣劇團,到地級市劇團到省級劇團,可以説我大概是在全國藝術院團長這個位置上幹的時間最長的人。


      

      做了32年的團長,我演遍了31個省市和自治區,‍‍出訪了29個國家和地區,‍‍這次到北京舉辦‍‍《國風豫韻 出彩河南——李樹建藝術實踐公益演唱會》‍‍很有意義。第一,河南省省委宣傳部,河南省文化和旅遊廳,河南省文聯三家給一個普普通通的演員做主辦單位,我覺得自己三生有幸,非常感謝各級領導對我的關心支援和厚愛。再一個,這幾十年我還沒有真正做過一場‍‍個人演唱會。‍‍這次到北京借咱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之際,舉辦了這樣的晚會,‍‍也不是為了我個人的‍‍演出,‍‍主要是想‍‍如何下好全國豫劇一盤棋,‍‍如何扶持我們河南的民營院團,‍‍如何幫扶我們河南的‍‍少數劇種和稀有劇種,讓它們逐步壯大。所以這幾年我們做了很多這方面的工作,一個是戲曲進校園,我到北大清華、中國音樂學院、中國戲劇學院等等,到大中小學去‍‍傳播我們中華優秀戲曲的藝術,‍‍也是為了培養年輕觀眾。

‍‍

      第二點就是我們這次到北京演出,有十個民營院團的代表出演他們的摺子戲,另外還有全國稀有劇種的優秀劇目代表。這一次我們演出的是公益性的,一是為了慰問我們河南在首都的務工人員,‍‍你們為首都做貢獻,我獻家鄉一片情。‍‍其二是認識各界的‍‍名家與有關領導,‍‍能多給我們提一些寶貴的意見。



我的生命是藝術,我的藝術是人民


 ‍‍     正在上演:‍‍您在節目的設計裏帶了很多的想法,‍‍比如扶持民營院團、保護稀有劇種等,很多‍‍構想都在這個節目單裏有呈現,您為什麼要把這些放到這場演出裏?


      李樹建:‍‍作為一個院團的管理者和河南省戲劇家協會主席,‍‍這是我應盡的義務。‍‍河南的戲曲不僅僅只有豫劇,‍‍河南有32個劇種,我們希望可以把小劇種變為大劇種,‍‍這兩三年來我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所以我説我的生命是藝術,我的藝術‍‍是人民。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習近平總書記對我們優秀的傳統文化‍‍非常重視非常關心,‍‍習總書記説過,沒有文化的繁榮和復興,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復興。‍‍我作為一個戲劇界的老兵,也想為‍‍祖國的70華誕‍‍增添光彩,出一份力。

‍‍

      正在上演:我看這裡邊四平調,太康道情,這些都屬於咱們當地的一些小劇種。


      李樹建:是的,這幾個劇種這些年通過在北京演出和河南展演,已經深受老百姓的歡迎和喜愛,因為它們有代表性,生活氣息很濃。在北京演出後,大家看了都説這才是真正的民間的藝術。‍‍再者他們也很困難,比如基層院團編的那些順口溜,説好女不嫁唱戲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就是説劇團每年要演出三四百場,除了收麥的這十天八天休息,剩餘的時間全部在外面演出。‍‍


      我們河南的豫劇全國遍佈13個省市,共有‍‍163個專業院團,光河南就有2000個民營劇團,‍‍我給他算了一筆賬,‍‍一個劇團一年最少能演200場,2000個劇團就是40萬場。每一場戲按一千名觀眾來算,四十萬場的是4億人次。他們演出的劇目都是弘揚社會主義價值體系的,‍‍比如‍‍穆桂英身懷六甲戰場殺敵,‍‍還有七品芝麻官,包括我們的現代戲‍‍《焦裕祿》、《常香玉》、《鍘刀下的紅梅》等等。民營院團為黨的基層建設‍‍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我們用自己的表演藝術手段和主旋律的劇目來‍‍引導大家感染大家,使我們國泰民安社會穩定。


扶持小眾劇種既是責任也是義務


 ‍‍     正在上演:您説豫劇的‍‍影響力還是蠻大的,可是像這種小劇種,‍‍它的影響可能僅僅是在某一片地區,即使是這樣還是有必要去扶持他們對嗎


      李樹建:是的,為什麼要扶持稀有劇種和少數劇種,因為每個劇種的歷史都是百年以上,‍‍它能生存到今天肯定是有觀眾群和它的獨到之處。形成一個劇種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如果讓它在我們這一代人這裡消失了,作為河南戲曲界的一個領導者,‍‍我覺得這個‍‍是很不應該的,‍‍所以現在我們竭力要扶持這些劇團。


      正在上演:您接觸過這些小劇的演員或者領導嗎?有特別打動您的地方,讓您覺得自己必須幫他們做些什麼?


      李樹建:有些一家幾口人‍‍都是在劇團謀生,他們的條件很艱苦,下鄉演出都要住到牛棚羊圈,冬天裏第二天早起,洗臉盆水都結成了冰。另外他們要經常為農村的紅白喜事演出,我們讓他們到北京演出,有幾個老同志都跪在地下,説我們只有到鄭州劇場裏面演出到北京演出,我們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戲曲演員,過去我們受不到尊重,一到北京演出觀眾就會給我們鼓掌,‍‍演完以後觀眾還會爬到樂池來看我們樂隊。


      更讓我感動的是永城市的一個劇團,‍‍當時我們邀請他們到北京演出,‍‍馬上就要開演了,我看到一個60多歲的老同志蹲到地下刷靴子。‍‍我説馬上開演了,你怎麼還在刷這個靴子。‍‍他説我這一輩子都沒有來過北京演出,這是第一次,我們雖然是小劇團,但是要讓觀眾看到我們在排戲和服裝道具方面的用心。當時聽完我很受感動,他們有“戲比天大”這種精神,‍‍只有偉大的精神才能創造出偉大的事業。



為了吃飯去學戲,考了17個劇團都被拒之門外


 ‍‍     正在上演:看您在重點扶持一些稀有劇種,因為您一路走來的經歷可能也有過這樣的艱辛。所以我特別好奇,您最早‍‍是為什麼喜歡上唱戲,家裏面有唱戲的人給您灌輸嗎?

‍‍

      李樹建:沒有,當時唱戲就是為了‍‍解決溫飽。‍‍我十二三歲開始考劇團,考了17個劇團都沒有考上,‍‍説我有嗓子但不會演戲,後來1979年考上了洛陽戲校,所以我也是改革開放期間成長起來的一名戲曲演員。‍‍


      正在上演:當時考了17個劇團都失敗了嗎?


      李樹建:對,那個時候非常辛苦,家裏也沒錢沒車。冬天夏天都得睡在火車站和‍‍汽車站,蝨子把身上咬的都青一塊紫一塊。‍‍有一次考劇團,考完以後沒有路費了,‍‍我在洛陽借了個自行車,從洛陽直接騎到汝州,當天下午5點多騎著自行車,後來正好碰見一個賣大米的叔叔,他就領著我晚上去了他家住了,第二天吃完早飯後就開始騎車,到下午四五點才回家。


考學艱難,不瘋魔不成活


      正在上演:您那時候狀態是不是有點瘋魔的這種感覺?


      李樹建:對,我要想盡一切辦法走出大山。那時候家人都説我是騙子,我一説出去考劇團,問親戚朋友借錢,借了也還不了,人家都説這孩子是騙子,‍‍他到處借錢,誰知道他出去幹啥。哎,家裏親人朋友都誤會,但是‍‍我後來1979年就考上了洛陽戲校。


      考學校時,老師覺得我年齡稍微有點大,‍‍説你‍‍先回去我們已經錄音了,將來叫宣傳部文化局的領導聽了以後再説。我那時候心裏沒數,結果剛一過完春節就收到了洛陽戲校的‍‍錄取通知書,激動了好幾天睡不著覺。



 ‍‍     正在上演;您是怎麼跟周圍人説自己成功了?他們什麼反應?


      李樹建:當時家裏邊都很高興,説這孩子終於考上洛陽戲校了,可以吃上商品糧了,大家都很為我開心。

‍‍

      正在上演:有沒有一個明顯的‍‍階段讓您意識到您是真的因為喜歡豫劇而不是只為了解決溫飽問題?

‍‍

      李樹建:有,我考上戲校後‍‍就覺得已經走出大山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下苦功夫要當一個好演員。


      正在上演:您那時候對於好演員這件事有概念嗎,當時您有偶像嗎?


      李樹建:有!‍‍當時李廣海是洛陽的共青團團委委員,我就想我什麼時候能夠像他一樣獲得那麼多榮譽就好了,我這一輩子就值了。


      正在上演:所以那時候更多的還是一種身份榮譽更吸引你。

‍‍

      李樹建:對,我還記得很清楚,一開始我在洛陽戲校沒有上過報紙,後來我演了個反派人物,有個老師在洛陽日報寫了一篇文章,説李樹建的表演贏得了觀眾的“罵聲”。這個文章一發出去我天天在被窩裏看,覺得洛陽日報能登關於我的文章,我快出名了!能在報紙上登我演出的報道,這是我最早最樸素的願望。


一生奮鬥,為戲癡狂


 ‍‍     正在上演:您從戲校開始就發瘋地去學豫劇,您能想到您最刻苦的時期,或者在豫劇藝術上面突飛猛進的時期是什麼時候呢?


      李樹建:我時刻都在刻苦,習總書記有句話説的非常好,他説“幸福是奮鬥出來的”。我的‍‍一生都在奮鬥,在洛陽戲校兩年後我就當上班長,三年後我就當了學生會主席,一直都在奮發圖強。另外在戲校最讓我難忘的就是我們當時睡的是上下鋪,‍‍我在下鋪,‍‍每天我練完功了以後,我這個腿就用板帶綁到床板上一直到淩晨三四點,腿都麻木了腫了。



      後來我一直在學習王二順的唱腔,每天都勤學苦練。有一次他們演完大戲後觀眾説加一段清唱,‍‍他們就説李樹建你上吧,你不是天天在學習王二順,正好讓觀眾檢驗一下‍。我就在那唱了四分鐘左右,期間多次掌聲雷動,還有好幾個觀眾跑到後臺説,王二順又活了!從那開始我就喜歡上了豫西調,‍‍慢慢在豫西調的基礎上‍‍發揮我現在的嗓子,唱出我自己的風格。裏面有很多唱腔都是我發自內心,根據劇情和咱們的音樂家一塊‍‍創作出來的。所以豫西調為什麼現在比較受觀眾的歡迎,就是因為接地氣。


      (更多關於李樹建老師的精彩採訪,請參看《豫劇泰斗的傳奇人生——走進李樹建(下篇)》)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