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年前的虛無主義者如何對抗父輩?話劇《父與子》探討代際隔閡

戲劇
發佈時間:2019-07-22 13:34:47    |    來源: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    責任編輯:中國網正在上演頻道

      以色列蓋謝爾劇院的《父與子》于7月18日—20日在首都劇場上演。從《唐璜》《耶路撒冷之鴿》《鄉村》到《我是堂吉訶德》,這座由移民創建的劇院曾先後四次在首都劇場演出,上演了風格各異的原創精品佳作。


      今年夏天,第五次來訪的蓋謝爾將伊凡·屠格涅夫最偉大的小説《父與子》改編,著力以現代的方式展現兩代人間的衝突:父輩竭盡全力保護自己尊崇的價值觀與文化,但子輩推崇無信仰、無藝術,無家庭、無情感的虛無主義。



醫學解構的故事脈絡


      《父與子》的主人公是平民知識分子、醫學院學生巴扎羅夫,作為一個秉持務實態度、拒絕關於政治、家庭價值、社會等級、傳統等幾乎所有19世紀俄羅斯社會的普遍觀念的虛無主義者。


      文本層面上,被醫學生巴扎羅夫用作觀察和實驗對象的青蛙構成了劇作的核心意象,以“有絲分裂”、“骨骼”、“大腦”、“心臟”、“神經” 、“血液”和“死亡”等醫學名詞作為各幕的主題,也重現了他的這段人生旅程。


      巴扎羅夫在初到好友貴族青年阿爾卡迪在鄉下的家做客之時,便與阿爾卡迪的父親和伯父在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上産生了劇烈的衝突。巴扎羅夫嘲笑阿爾卡迪的父親一把年紀還在閱讀普希金的作品,他認為真正值得閱讀的是實用的理科書籍,他輕易地挑釁一切,宣揚自己的虛無主義。



新穎的視覺體驗


      《父與子》的舞臺以主人公懸浮在半空中的投影和深藍光的背景拉開序幕。多媒體影像的設置是全片的一大亮點,舞臺上的螢幕並非佔據只是簡單地充當背景,它以恰到好處的比例成為舞臺上的一部分並不斷發生變化,在保證演員和舞臺有充分的自由度下,巧妙地為舞臺加以補充並在視覺上産生充滿想像力的互動。


      在巴扎羅夫與阿爾卡迪的伯父決鬥時,本是很緊張的一場戲,卻因為獨特的舞臺調度而顯得滑稽。演員們躺在舞臺上,螢幕上是他們在林中決鬥的畫面,演員在螢幕中做出任何動作,舞臺上的演員都要做出同樣的動作,螢幕上的行走等於舞臺上的滾動。當安娜在雨中與巴扎羅夫爭論,螢幕中的他們被雨水淹沒,當巴扎羅夫終於開口承認自己的愛,螢幕中的雨水霎那間退去。



對經典的當代解讀


      《父與子》中一味批判父輩的巴扎羅夫,顯得那樣年少輕狂,也註定了在他將來會被生活“打臉”。這位認為愛本是毫無意義的年輕人,卻對寡婦安娜産生了無法自拔的愛情。作為觀眾,大家很樂意看到主人公的矛盾心理。虛無主義者不是機器人,人在愛情面前是平等的,不會因為你信奉任何生活方式、或是秉持任何理念而讓你在愛情中會變得更高貴,你甚至無法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


      在今天,關於不同年代的隔閡與爭論仍在繼續:保守或迂腐,新派或無知,這些矛盾在生活中的各個角落裏,一旦矛盾升級,就會引發各方的口誅筆伐。上一代看著秉承“佛”係思想的年輕人覺得恨鐵不成鋼,不同年代的人眼中的彼此都帶著被妖魔化的印象,這樣的隔閡並非能夠被輕易解除。


      《父與子》的導演給了我們一個看待問題的全新視角,   “《父與子》在160年前的創作之初……那些正在為今天的問題尋求答案的人們越來越多地向過去的偉大作家們求助。更廣泛地説,那些找尋生命的意義的人們,正通過他們的視角對經典進行當代解讀。”導演耶海茲克爾·拉扎羅夫説道。



作者:嘉欣

圖片來源: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熱門推薦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可信網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