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

廣西鳳山去年“零一本”:教師呆不住 生源被抽走

發佈時間: 2017-09-13 08:32:08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佚名  |  責任編輯: 王夢澤

“零一本”裏失落的縣中

2017年高考開考後,廣西鳳山縣高級中學校長羅鳳章跟縣長在一起。學生們在考場上埋頭答題時,他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

讓他感到不安的是,跟去年一樣,他看到太陽出現了相同的日暈。他對縣長説,又出來了“0”,看來又沒戲了。

去年,鳳山縣創造了“零一本”的歷史——沒有一名考生達到重點大學投檔線。

縣長當即讓他住嘴,指著天上的日暈讓他仔細看看:“今年有兩個圈,代表要出兩個!”

縣長的預測不久成真:作為鳳山縣唯一的高中,鳳山縣高級中學今年1133名考生中,達到一本線的只有兩名,不到0.2%。廣西有不少這樣的縣,整個縣的一本上線人數為個位數。

同一個太陽底下,當大城市名牌中學對近百分之百的一本率習以為常時,怎樣擺脫“0”,是屬於鳳山縣21.5萬人的現實。

深山之中的鳳山是國家級貧困縣。從地級市河池出發,經過蜿蜒的蛇形山路和未經修整的土路,繞過不時出現的塌方,要歷經6小時才能來到這座沒有紅綠燈、沒有公交車和計程車、唯一公共交通工具是三輪車的狹小縣城。

佔地100多畝、擁有兩棟教學樓和兩棟綜合樓的高中已是城中最龐大、顯眼的建築。可一名即將升入高三的女生説:“剛剛考進鳳高時,覺得丟人。”

這些年裏,鳳山像是面對一台看不見的抽水機,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都不斷從這裡被抽出去。

縣教育局副局長羅岳坦言,在鳳山,最富裕家庭的孩子或者成績最好的孩子,會被送到南寧、柳州,次一點的去河池,差點的也要送到周邊教育品質相對較好的區縣。區分往往從小學和初中開始。

留在鳳山高中的3000多名學生不具備選擇的條件。他們的父母大多在外打工。學生、家長和老師都心知肚明,其中僅有約十分之一能達到本科線,這將是大部分人的天花板。在廣西,這一“天花板”分數線近年來只有300多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過去“撤點並校”、發展“超級中學”的思路下,縣城乃至更基層的普通學校被忽視,衰落屬於必然,鳳山縣的窘境是其中“最極端的表現”,類似情況在全國並不鮮見。

即使花錢也“買”不回高分考生了

鳳山縣教育局提供的資料顯示,從縣城到村鎮,鳳山各類學校最關鍵的任務仍是“修建校舍和基礎設施”,所需經費約4.4億元,目前缺口4億元。

鳳山高中按照2400名學生就讀設計的校舍,目前容納著3000多名學生。一些班級不得不在實驗室、圖書室甚至校外上課。運氣好的學生能住上16人一間的學生公寓,另一部分只能住在教學樓內改建的通鋪。擴建校區遙遙無期,很多師生知道,“很多年前撥下來的建設用地,現在還種莊稼呢。”

校內40多臺多媒體教具年久失修,十幾位教師合用一台電腦。鳳山閉塞的環境以及兩三千元的月薪很難對教師構成吸引力。校長羅鳳章苦笑著説,“想招聘三位老師,結果面試者只有一位”;5年前招聘的十幾位年輕老師,如今“全部跑光了”。

每年都有十幾位教師離開。在生物組,教師近年來以每年兩人的速度流失。羅鳳章向記者證實,目前年長的教師以專科、函授本科學歷為主,年輕教師基本畢業于三本院校。地理、生物等科目就連專科生都難得。

女生牙喬莉以僅僅高出一本線14分的高考成績,成為今年的鳳山縣文科狀元。她此前跟著外出打工的母親在江西上學。回到鳳山時,她覺得“課根本沒法聽,完全靠自習”:英語老師在課上講初中的定冠詞知識;年長的數學老師努力想把課教好,卻講不明白習題。

一些學生説,對照課本就不難發現,一些任課老師講述的內容並不準確。

因為財政拮據,教師代課、假期補課以及看守自習均無法得到收入,基本工資外鮮少補貼,這使得鳳山高中教師的收入和其他市縣有明顯差距。羅鳳章承認,“幾乎每一個教師都有意見”,因此有老師曠課或應付了事。

牙喬莉記得曾有老師曠課,理由是“去喝酒”。有的老師下課鈴一響立馬走人,即使當堂的知識點並未講完,下節課也不會再提。還有的老師在晚自習佈置了測試卷,直到高考,卷子也沒有講評,連標準答案都沒下發。

1   2   3   下一頁  


 
分享到:
20K
 

新聞評論

網友熱評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