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

青壯年返鄉觀察:人回來了,機遇在哪兒?

發佈時間: 2017-09-11 07:42:01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舒佳欣  |  責任編輯: 王夢澤

青壯年返鄉觀察:人回來了 機遇在哪兒?

對53歲的李進而言,歲月仿佛只和他輕輕打了個照面。這個年過半百的男人,在短短幾年間,承包了60畝玫瑰花和120畝小黃姜,還新置辦了一家麵條加工廠,闖勁和意氣風發的青年沒什麼兩樣。

只有在一些細微的角落,還藏著過去的痕跡。他的臉上依舊有當年在軋鋼廠倒模具時燙傷後留下的印子,深淺不一。回想起自己在外務工的經歷,李進依然記得軋鋼廠滾燙的鋼水燙在他身上的疼痛感。

背井離鄉的歲月裏,他無數次想過回鄉發展。然而,為了生存,那些年他不得不在一個又一個的工廠和工地間奔波忙碌。

把這個離家20多年的男人召回家鄉的,是一股返鄉的大浪潮。在貴州省水城縣蟠龍鎮院壩村,越來越多的青壯年踩著瀝青路從外地歸來,過去,這裡是坑坑洼洼的泥巴路。荒地成了村民娛樂廣場,參差不齊的玉米地也變成了集約種植的玫瑰和小黃姜産業,土黃色的土地多了一抹亮眼的紅。

村裏的脫貧攻堅發展讓越來越多在外務工的青壯年心動再行動,還有不少應屆畢業生思考著如何回鄉參與建設。仿佛家鄉滿地都是機會,回來就能抓住它們,“幹”上一翻。

院壩村新建的核桃文化廣場成了村民的新去處。休閒竹亭素雅乾淨,村裏總有人搖著蒲扇前來乘涼。排排坐的村民隨口拉著家常,目光投向遠方,朱光照是其中之一。

1997年就外出打工的他如今在家鄉開貨車做運輸。20多年外出務工的歲月裏,他在沙場幹過,也修過建築,還搞過地板。家鄉飛速的發展在他眼中是最好的機遇,他想抓住。

這是他買貨車跑物流的原因,他甚至讓孩子去學習開拖拉機,一起抓住這個機遇。

可人回來了,車也買好了,他卻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儘管,修馬路、建廣場都讓他多了許多單生意,但這是他有且只能蹭到的發展機遇。這個中年男人突然發現,馬路和廣場修好後,自己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在一個工地結束和下一個工地開工的間隙裏,他能做的,只有等待。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沒技術、沒經驗、也沒資本,空有一顆想要改變的心。

穩定的崗位和穩定的1500元工資是保安趙紅的標簽。這個年輕人也説自己看到了家鄉發展給自己帶來的機會,就像朱光照有了更多的活兒一樣,自己也有了穩定的工作。可是,這份保安的工作之外,他覺得自己仍是迷茫的。

他覺得自己想做“大事”卻沒有做“大事”的能力,更沒有人的指點和幫助。

“在家鄉這樣快速的發展情形下還看不到發展的路,是他們自己沒有眼光。”李進直言。

20多年在外務工的經濟基礎、經驗積累以及村委會的幫助,讓李進對自己現在的産業十分有信心。曾有麵條加工廠加工經驗的他,現在回來甚至算得上重操舊業。

回首這段經歷,李進在軋鋼廠的工作從人工變為機械,月薪也從700元漲到了7000元,職位從賣苦力的變成了管理層,收穫和經驗更在一天天累積。

而其他的返鄉青壯年,似乎沒有和李進相似的“陽光”和機遇。回來的這群人裏,有的帶著經驗帶著資金直接大操大辦,有的帶著不成熟的想法磕磕碰碰走走停停,有的迷茫無措找不到方向也沒有人指導。想回來還沒回來的這群人裏,有的想想未來困難重重不敢邁步,有的還在磨練自己等時機成熟再回鄉。

陳濤濤屬於後者。貴州師範大學大四年級的他一直都有回歸家鄉、反哺家鄉的想法。“院壩八千多人居然沒有一個幼兒園。”他想如果自己可以回來開辦幼兒園就好了,然而再冷靜下來思考,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思想實在太過稚嫩,他有的只是年輕和充足的精力,沒有資金沒有指導,連僅有的想法也不夠成熟。在這個想做卻做不起來的死結中,他也不知道以後畢業能做什麼。

但在李進看來,這些都不是問題。區別只在於,返鄉者有怎樣的眼界和積累,是否為返鄉做好了沉澱和歷練。返鄉創業機遇很多,只要想幹事,肯定是不缺機會的。重點是,返鄉者準備好了嗎?

作為村中的扶貧帶頭人,李進還在思考,等自己産業穩定、麵條加工廠也走向正軌後,自己還將往養殖業、加工小黃姜等方面發展,進一步推進自己的産業。

這些返鄉者的思考還在繼續。朱光照糾結,也許該讓兒子去學學其他技術,不能開一輩子水泥車。趙紅決定到外面去闖蕩闖蕩開開眼界,再回來幹一番“大事”。

對這些返鄉青壯年而言,在日新月異的院壩村,只有一件肯定的事:機遇還在那些小巷路邊,在廣闊的田間地頭,區別只在於,回來時你能否抓住它。

(華中師範大學 舒佳欣)

 
分享到:
20K
 

新聞評論

網友熱評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