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

茅臺鎮暗藏"高端定制假茅臺" 全流程大揭秘

發佈時間: 2017-03-20 08:02:00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遊天燚  |  責任編輯: 王夢澤

茅臺鎮暗藏“高端定制假茅臺”造假全流程大揭秘

  2月18日,翁永成從店裏的後屋取出假茅臺酒的包裝材料。

茅臺鎮的大街上,摩的司機總是喜歡向外地人説:“這裡是白酒供應一條街。”標簽背後,暗藏的卻是大量的“高端定制假茅臺”;假茅臺酒生産銷售一條龍服務,幾度成為茅臺鎮光鮮外表下的瘡疤。

2016年10月14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公佈了第一批中國特色小鎮名單,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成為127個小鎮之一。

這個頭戴多個“炫目”標簽的小鎮,大小酒廠數以百計,部分酒廠卻利用高倣茅臺酒包裝,將自己的低端醬酒(醬香型白酒),製造成假茅臺牟取暴利。一瓶假“飛天茅臺”,利潤在千元以上,銷售則遍佈全國。

對於假茅臺盛行的情況,今年315期間,貴州茅臺集團發佈公告公示稱,只有“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産的貴州茅臺酒才能稱之為茅臺酒,另外,市場常見的“茅臺內供酒”“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機關服務局專用酒”“部隊特供酒”等均屬假冒侵權産品。

2月25日,記者拆開張建的假茅臺酒檢測真偽,結果顯示瓶蓋處有彩條(根據説明書提示,此為正品包裝的特徵,但記者所檢測的茅臺酒實際為假茅臺酒)。

不存在的“茅臺釀酒總廠”

“這裡是白酒供應一條街”,茅臺鎮摩的司機喜歡向外地人介紹茅臺鎮的醬酒經營現狀。進入茅臺鎮,路過國酒門,小鎮的街道由上至下,綿延近兩公里。數百家醬酒銷售門店緊挨著。“茅臺”、“醬香”二詞成為當地的酒文化特色標簽。

汪曼,仁懷市人,從事醬香型白酒銷售長達數年。

“從進入茅臺鎮到下面的赤水河,光是這一條街,賣酒的店家就有四五百家,如果算上中樞(仁懷市區),那就好幾千家。”根據汪曼的描述,茅臺鎮的酒不愁沒有市場。倣冒從改動包裝上的名字和商標開始,“茅臺”二字不做改動,只需要在“茅臺”二字後方加上品鑒、內供、迎賓、接待等字樣即可,商標可以私人定制。

今年315期間,貴州茅臺集團發佈公告公示稱,只有“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産的貴州茅臺酒才能稱之為茅臺酒,另外,市場常見的“茅臺內供酒”“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機關服務局專用酒”“部隊特供酒”等均屬假冒侵權産品。

汪曼説:“這些‘特供’酒都是沒有註冊的,你拿到外面去賣,不説是茅臺酒,就説是鎮上的。打茅臺牌子的擦邊球。”

在汪曼提供的多款倣茅臺酒包裝盒上,“茅臺釀酒總廠”的字樣格外顯眼。這個酒廠到底是什麼背景?為什麼多款酒包裝上都標注有這樣的資訊?對於這樣的疑問,汪曼給出了答案:“根本沒有這個廠,也查詢不到這個地方。”

記者檢索發現,在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中,確實沒有“茅臺釀酒總廠”的相關資訊。

“大家撿起來(模倣)用,沾茅臺酒廠的光,但是這幾年不允許。”汪曼表示,“貓鼠遊戲”在茅臺鎮經常上演,大多數商家在這場“遊戲”中往往能夠取勝。

在街上一個散酒銷售門店裏,店老闆張靜正在和員工包裝醬香型白酒。據她描述,這是一位浙江客戶向她定制的酒包裝。“我們把貴州茅臺酒的酒字換成鎮字,上面的茅臺商標換成五星標注。”在現場,張靜向新京報記者演示了怎麼倣冒正品茅臺酒包裝的過程,正品茅臺酒的“酒”字被她用筆圈出,旁邊寫了個“鎮”字。

“他定的價格是788元,我們給他的價格是68元一瓶,500箱”。浙江客戶在一週前向張靜定制了這批貨,預計5天之後發往浙江。

  2月14日,張建拿出一瓶假茅臺酒樣品給記者展示

假酒商一年百萬銷售額

王蕾是地道的茅臺鎮人,家裏世代從事釀酒業。四年前,王蕾以一年5萬多元的房租租下一個門面,精心裝修。如今,她擁有了自己的銷售門店,每年銷售額高達百萬。

王蕾的門店裏寫著“夜郎古”三個大字,店內有多個土陶酒缸,裏面盛裝的是自己酒廠釀造的醬香型白酒,標價從68元一斤到688元一斤不等。標價為688元一斤的散酒,批發價格68元一斤,顧客到府購買,包裝自選。王蕾的白酒包裝多以茅臺酒包裝為參考,自行尋找廠家設計,也有從別處購買。

2月13日中午,王蕾從店裏的貨架上拿出一款名為“茅臺品鑒酒”的包裝給新京報記者,從外觀上看,包裝上除了商標和包裝名字不一樣外,其他的外觀和茅臺酒廠的經典名酒飛天茅臺有著極高的相似度。

為了牟取最大利益,王蕾家的釀酒廠産出的醬香型白酒除了接受顧客的定制外,還會包裝成假茅臺酒。批發價288元一瓶,按真茅臺價格售賣,單瓶可賣到1200多元。將自己家的酒包裝成假茅臺酒後,王蕾比其他商家的服務貌似週到些,他們在售賣假茅臺酒的同時,還可以提供真茅臺相關票據。對於這樣的生意,王蕾有著自己的擔心:“我們兩家做這個(造假),你知道做這個是要擔風險的。”

張建是王蕾的老公,家裏的一切生意,主要還是張建説了算,這其中包括生産銷售假茅臺一事。

2月14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見到了張建。30多歲的張建個頭不高,不喜抽煙,喜喝酒。看到陌生人,張建顯得格外警惕,拉著記者往飯店走去。進入包房後,他迅速起身將包房大門關上。

“那些東西是見不得光的,我們有貨,這個你不用擔心。”據張建描述,為了逃避風險,他們都是私底下和各地的假茅臺銷售商單線聯繫,銷售商出錢,他們製造供應假茅臺酒,中間的生産和包裝過程沒有外人介入。

談話間,張建拿出一瓶假茅臺酒展示,從外包裝來看,一比一的造假比例成為矇騙消費者的制勝法寶。“這是全部齊全的一套。做工都很好,拿出去後可以按照真茅臺酒的價格賣,單瓶純利潤超過1000元。”張建操著當地的方言説。

“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真假的。”張建表示,在這瓶假茅臺的包裝上,條碼、防偽標誌一應俱全。

2月13日下午,張靜展示包裝材料,根據客戶的要求,“貴州茅臺酒”的“酒”字將被換為“鎮”字。

假酒瓶、晶片、防偽器銷售一條龍

仁懷市區距離茅臺鎮十五分鐘車程,從仁懷市到茅臺鎮,無論白天還是黑夜,大巴車每隔五分鐘就有一輛,和來往兩地之間的黑車司機收費一致,票價每人6元。

白酒包裝老闆翁永成的店舖位於仁懷市區興盛路入口處,店名為“順利白酒包裝材料”。

假茅臺酒的包裝在翁永成店裏的玻璃貨架上並沒有擺出,店內銷售員劉姝透露,假茅臺酒的包裝需要現場調貨,不會放在店裏銷售。

“我們都是從別人那裏拿的貨,買來後就賺點差價。”劉姝向新京報記者描述商家假茅臺包裝的銷售方式。

2月17日上午,老闆翁永成來到店裏,仔細打量記者後問道:“你要多少?”

“價格很貴,400多元一箱,一箱六瓶,有杯子,能過防偽檢驗。”翁永成説,這些假茅臺酒的包裝出自茅臺鎮。而對於製造商的具體身份,翁永成透露,只是在需要貨源時,單線聯繫廠家,翁永成提供數量,制假廠家在晚上將假茅臺酒的包裝發往約定的地點進行交易,交易地點每次都不一樣。

“最少兩箱才能發貨。”翁永成給出交易條件。

第二天(2月18日)上午,新京報記者接到翁永成電話。電話中,翁永成要記者前往門店驗貨。在現場,翁永成拿出裁紙刀,劃開“酣老頭”的白酒包裝箱,內部的兩箱假茅臺酒包裝露了出來。

“瓶子、酒杯、識別器、晶片都在裏面。每箱酒還配有一個防偽器。”翁永成拿出手機,算著價格:“兩箱一共800元,假茅臺酒的防偽晶片做得跟真的一樣,這種東西不敢放在商店裏,被檢查到就會坐牢。”

和翁永成一樣,在興盛路這條街上,多名商家向新京報記者透露,他們可以提供假茅臺酒包裝,成本雖然貴(平均一瓶假酒包裝要66元),但只要能賣出一瓶假酒就能賺回兩箱假茅臺包裝成本。

除了售賣假茅臺酒包裝,翁永成和其他銷售白酒包裝的店主一樣,店裏放著多數高倣茅臺酒包裝材料,唯獨沒有茅臺酒註冊商標。有些包裝雖然有廠名,實際上是無跡可循的“幽靈酒廠”。“我要的就是茅臺這兩個字,高倣酒絕大部分廠址都是假的。”

高倣的茅臺酒包裝是興盛路的暢銷貨,包裝上印有條碼,掃出的價格區間在500多元到上千元不等。

在興盛路另一家白酒包裝銷售店內,店主陳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這些白酒包裝盒均為“三無産品”,或者直接侵權,倣冒正品茅臺酒。

陳女士稱,這些三無包裝盒基本能解決茅臺鎮絕大多數酒廠的包裝供應,酒廠在購買這些三無包裝後,將自己的酒裝入包裝,進行售賣。每個包裝可以根據白酒生産商的定價來制定條碼,銷售商也經常按照條碼上的標價進行售賣。從生産包裝到進入市場銷售,整個過程一條龍服務。

  仁懷市興盛路一白酒包裝材料銷售商家櫃檯上擺出的多種倣茅臺酒包裝。

勾兌普通酒手工灌裝“假茅臺”

有了這些假包裝,酒商就可以自行灌裝銷售“假茅臺”。酒商張建稱,他可以根據顧客要求,按照原廠茅臺酒的包裝定制出一模一樣的假茅臺酒。在張建口中,這種行為被稱為“高端定制,看不出來”。

從茅臺鎮白酒供應一條街出發,張建駕駛他的白色越野車帶著記者往北行駛兩公里,左轉進入一條狹窄的水泥路,道路兩旁有農田、高山環繞。一分鐘後,越野車開進一處孤立的農家大院。

“這就是我的酒廠。”張建一邊開著車門,一邊向記者介紹酒廠規模。酒廠佔地近一千平方米,南北走向,各有兩個産酒區,廠房中間是住宿房間和包裝車間,兩個産酒區共有十多個酒窖。

2月23日,酒廠裏只有三個工人,一男兩女,男的是調酒師,女的是包裝工。張建稱,工人都是自己親戚。

包裝車間正在工作,兩名女工拿著白色的瓷瓶,從身旁白色塑膠桶內,取出白酒手工灌裝、包裝,地上堆放著已經包裝好的成品酒十余箱。

廠區10多個酒窖裏沒有生産跡象,制酒設備齊全。張建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廠的酒每年産一次,一次産酒數量達數十噸,分別存在酒廠裏的4個大型酒缸中待用。廠區産出的白酒主要是由高粱釀造而成,通過蒸煮、發酵再到取酒,會有專門的調酒師將産出的白酒調成醬香味。

將自家酒廠釀造的酒進行調味勾兌後,裝入茅臺酒瓶裏,一瓶假茅臺酒經過張建和酒廠內包裝工人的手,搖身一變就成了市場價1200元左右一瓶的高檔酒。

每瓶假茅臺酒批發價200多元,凈利潤超過1000元,暴利的誘惑下,製造生産假茅臺酒,風險極大。根據張建的描述,包裝車間長時間存儲“假茅臺酒”,為防止被查,他只接受客戶定制“假酒”。有時還會將酒運到外地包裝成“假茅臺酒”。

當天,張建還帶記者看了藏在他越野車內的各種假茅臺酒樣酒。

樣酒被裝進塑膠瓶,張建稱,他們經常製造的假茅臺酒,都是自家釀造的、批發價每瓶120元-130多元的醬香型白酒,這種白酒經過他們的調味,味道和正品茅臺酒相似。但造假也存在很大的風險。

一年前,張建的幾個朋友因為生産銷售假茅臺酒被捕入獄,那時候起張建開始對所有向他詢問假茅臺酒的銷售商提起戒心,輕易不會讓假茅臺酒銷售商看到他們的制假行為。

為了讓記者放心自己的貨源,張建提出可以包裝兩箱假茅臺酒給記者驗貨。這兩箱分別是批發價138元一瓶和122元一瓶的“假茅臺酒”。

拆開其中一箱的包裝,這是一款經典“飛天茅臺”的假酒,從外觀上看這與真酒沒有區別。包裝內還自帶防偽器,對假酒進行檢驗,可見酒瓶蓋顯現跟真茅臺酒一樣彩虹狀的北京和“國酒茅臺”字樣。

張建稱他包裝的假茅臺酒所有材料都齊全,這酒拿到市場可賣到1200元。

假茅臺酒難禁尋求長效“止疼”藥

白酒包裝銷售商翁永成等人可以提供假茅臺酒包裝。

他在興盛路公開銷售三無高倣茅臺酒包裝、假茅臺酒包裝數年,茅臺酒的品牌形象在他眼裏早已成為過去式,真正為他帶來利益的還是高倣貨。

據媒體報道,貴州省工商局從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在全省範圍內展開3個月的酒類市場專項整治行動。該行動以茅臺酒等名優酒為重點,開展專項檢查,突出查處侵犯商標專用權、酒類虛假違法廣告等行為。1月中旬公佈的數據顯示,整治過程中,發現部分標注“貴賓接待酒”等特供專供酒,並查扣假茅臺酒、茅臺內供酒等5692瓶。

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説道“全面提升品質水準,打造更多享譽世界的‘中國品牌’,推動中國經濟發展進入品質時代”。“品牌”二字再次劃為重點。

3月7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質檢總局原副局長、中國品牌建設促進會理事長劉平均在會上強烈呼籲:繼續嚴厲打擊侵犯智慧財産權和假冒偽劣。

劉平均介紹稱,自2012年國務院成立“雙打”聯合小組以來,打擊假冒偽劣工作成效顯著,譬如地溝油問題得到徹底治理,食品安全等問題也得到基本治理,然而,當“雙打”轉化為常態化後,“假冒偽劣”似有死灰複燃態勢。

“去年抓了七八個人,現在他們做得跟販毒一樣,非常隱蔽”,在新京報記者的調查中,翁永成説道。

“曾有銷售白酒的電商告訴我,假冒茅臺50年陳釀,利潤比販毒還高”。劉平均提出,國家要加大處罰力度,提高犯罪成本,才能有效遏制不法分子的投機心理。

(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分享到:
20K
 

新聞評論

網友熱評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