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金正飛集團董事長巫金明三十齣頭,中等身材,眼睛明亮有神。一見面,他就講了幾句貴陽話。順溜的貴陽話,一下子就拉近了他與貴陽這座城市的距離。但是一雙手伸出來,卻佈滿了歲月留下的痂。

那雙手,記錄著一段關於成長的往事。

巫金明出生在福建寧化縣方田鄉的一個小山村,父親是山村唯一的老高中,也擔任了村裏的民辦教師,父親19年青春獻給了村裏的孩子們,當然巫金明小學一、二年級也是父親教的,父親教他讀書認字,到了三年級才到鄉鎮讀書。

從家裏到學校,每個星期都要走二十多公里,而且要帶足一個星期的糧食寄宿在學校。隨著年級的增長和讀書學費的增長,父親那點微薄的工資已經實在支撐不了兩兄弟的學費,親人朋友能借的錢都借過了,家裏一直背著債務,直到1998年,才舉家搬遷到清流縣嵩口鎮另謀生路。到了中考那年,巫金明以2分之差與報考的二中失之交臂,而參加高考的哥哥,獲得了湖南政法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面對兩分之差的落榜和哥哥的大學錄取,父母親經常為了錢的問題經常吵架。對於農村人來説,只有兩條路,要麼讀書,要麼學一門技術。面對一籌莫展的父母,巫金明主動提出放棄讀書。他毅然離開家,走上了出門謀生的路。

15歲的巫金明開始了汽車輪胎學徒生涯。每天跟著師傅給汽車換輪胎,跳到又高又大的輪胎上,用腳踩,用手扳,把對生活的希望都融進了每一天的實幹當中。從那一年起,他再也沒有用過家裏的錢,相反,他每個月都能寄錢給哥哥,他嚮往哥哥的大學校園,知道哪怕寄給哥哥五元、十元,都是有錢和沒錢的巨大差異,希望能讓哥哥在學習和生活上寬裕一些。

寒冷的冬天,被污黑的機油浸漬的手開裂了,手縫裏都是漆黑的,每次洗手都得用洗衣粉,但是洗衣粉鑽進裂口,裂口開得更大,疼也是鑽心的。這些經歷,都在少年時代給巫金明留下了很深的記憶。

16歲,巫金明來到三明市區。

那一年,小小的巫金明已經能夠拿到每月200元的工資,每個月還能加20元錢。辛苦帶來的回報,讓巫金明更加勤懇,換輪胎、打黃油、電焊、氧焊等,他都做,還帶了一個徒弟,很快就達到了月收入1000多元,因為上班那裏有包吃住每個月可以給讀大學的哥哥寄生活費。

巫金明想,靠著自己的雙手是能掙錢,但就打黃油一項,已經有了打黃油機,既能取代繁重的勞動,又能帶來更高的經濟效益,於是,他對老闆提出合作方案,購進一台打黃油的機器,邁出了從手工走向合作共贏創新的第一步。

2002年,因為更換輪胎,巫金明結識了一位物流公司的蔡師傅。他那是三明最大的物流公司的司機,蔡師傅説他們公司車輛很多輪胎使用和損耗量都非常大,這個商機在巫金明眼裏,增加了銷售的概念,變成了一條新的思路。巫金明開始了幫忙老闆銷售輪胎的合作平均每套輪胎老闆答應給他返利230元,僅大半年的時間,就幫老闆産生了60多萬的利潤,當然自己也掙了四、五萬元。那年過年回家為家裏添加了第一台彩色電視機,音響,為家裏的負債解決了壓力,也給自己買了一台那時候最牛的洛基亞8250的手機。

寧願當雞頭,也不願做鳳尾

知道輪胎利潤商機的巫金明種下了自己當老闆的想法。2003年開年後帶著父親一起從三明市區一路騎著摩托車找門面,一路找回到了寧化,終於找到了合適的門面通過自己的積蓄和父母的支援開起一家屬於自己的輪胎店。記憶裏很清楚開業的鞭炮響過,立刻就來了一個給輪胎修補的顧客。這是第一天的業績,5元錢,心裏美滋滋。可是緊接著,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充了個氣……連續一週下來除了充了個氣其他都沒有生意,這還真是氣昏了。也驗證了老家人説的那句話所謂開店容易守店難。

不滿18歲的巫金明因為還辦不到身份證,屬於未成年,無法當法人的條件。工商局來查要求辦理營業執照,要求儘快辦理,要不然就要罰款,沒收輪胎、設備等。因為沒有法律意識的巫金明很害怕,店裏每天又沒生意做,每天也無所事事,家裏和自己也沒有任何的社會背景,也沒啥人際關係。

那時的巫金明心情很低落,看著一群社會青年到旱冰場玩得熱火朝天,也整天混跡其中,又因這群社會青年的群毆,愛湊熱鬧的他被牽連,身陷囹圄。外面是父母的痛心疾首,裏面是一位幡然醒悟的老哥的人生引導,巫金明一下子成熟了。在這五個月的時間裏,他經歷了人生暗面,也完成了自我覺醒。

重獲自由身的巫金明,悟出了一個道理,人,一定要走正道!他拒絕了那幫來替他接風的社會青年“重出江湖”的邀約,開始了自己的人生規劃。就這樣,他又重新開始了自己的輪胎經營。

靠著自己熟悉的技能,到了2006年,所有開支除掉,巫金明還賺了14萬。那一年把家裏的債務清還了,哥哥也剛好畢業。巫金明還清債務後,買了臺皮卡車,手上還有7、8萬,他拿了1萬元到全國各地找同行業的老闆學習,看別人的錢是怎麼規劃的。

在寧波,一位老哥給了巫金明很大的啟發,回到寧化,巫金明擴大裝修了5個門面,以虛張聲勢的方法借雞生蛋。後來四、五家輪胎經銷商給他提供了60多萬元的貨源。經銷商對他的信任度特別高,他也報以誠信,哪怕是一條輪胎銷售出去,他都會到銀行轉錢給經銷商。那段時間,店裏包括他8個人,白天干活,晚上開皮卡車送貨,搞批發,整個寧化周邊鄉鎮都跑遍了,那一年賺了51萬多。

但是,巫金明註定是一個要把人生折騰出寬度的人。經過2008年金融風暴後,他在2009年將原本一年已經穩固賺到25-35萬元的店盤了出去。很多人不理解,有人罵他神經病,有人覺得他傻生意這麼好的店怎麼會盤出去。

不在碗裏盛飯,要去鍋裏盛飯

拿著到手的140萬元,他心裏只認定一個理:縣城畢竟是縣城,在這裡就像在碗裏舀飯吃,而他想到鍋裏盛飯,想到更開闊的世界發展。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

抱著140多萬走出去的巫金明,才發現幾年間外面的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別人的實力已經是幾千萬。看著自己才拿著這百把萬,自己太渺小了,巫金明立刻到各地取經,然後轉向到湖南長沙星沙做綠化、市政等工程。那一年,他23歲的他加入了湖南省福建商會。

到了2010年,巫金明搞工程賺了2、3千萬元。覺得錢好掙,他又有了大膽的想法。在當年10月份,他和幾個朋友一行七人到三亞做房地産。剛到三亞,他還買了臺讓他很拉風的賓利車,那輛車,花掉了他的400多萬。因為對這個行業不了解,沒想到很快資金鏈斷裂,房地産崩盤。開了32天的賓利車,195萬賣了,吃了一個多星期速食麵,兩手空空回到了湖南。但是他心裏是踏實的,他沒有欠工人一分錢的工資。

在貴陽:專注擅長領域,打出一片天地

回到湖南後,他向商會老鄉們借錢,因為誠信度的關係,巫金明自己都沒想到借到了400多萬元,而且這400多萬元中,有300多萬元沒有要他利息。決定東山再起。在湖南商會老哥的推薦下,巫金明于2010年底來到貴陽。大起大落的成長經歷,讓他明白了一件事,重新做回老本行,才是生存發展之道。

巫金明在貴州,沒有輕率入行。而是利用商會朋友的人脈,觀察市場,做好調研。最開始的三年,他摸爬滾打,慢慢熟悉了當地的汽車輪胎市場,摸清了市場的空缺與商機,建立起了自己的商務圈子到2015年9月輪胎庫存量首次突破3000萬。2016年,發現原有的公司佈局已經制約了他的汽車事業的發展,資源的配置不合理,大大增加了運營的成本,為此,他果斷成立金正飛集團,整合了全資子公司5家,控股、參股子公司11家,將業務區域擴展到貴州、福建、湖南,形成完整的商業生態鏈。在發展自己的集團的同時,他開始資本運作,投資入股企業13家,為企業注入更多的發展基因。

事業穩健發展,巫金明沒有滿足。經過審慎思考,“只有把自己做成行業標桿,業態標桿,企業才能長青”,金正飛集團提升自己的戰略視野,以打造全新業態品牌標桿為目標,同時,面對網際網路技術支撐下的商業變革,巫金明要帶領公司調整發展思維,全力貫徹網際網路行銷,將電商、微商、終端線下商有機結合,運用社會化品牌行銷,精準收集數據,做到線上線下深度結合。這個舉措又將集團納入發展快車道。

在貴陽的事業蒸蒸日上,巫金明沒有忘記自己的社會責任。2016年10月進入貴州福建總商會任常務副會長;2016年12月進入貴州青年企業家協會任理事;2018年8月進入貴陽市福建商會任執行會長;進入貴州省汽車流通協會,進入貴州省汽車服務行業商會;2018年10月成為寧化縣工商聯(總商會)貴州省貴陽聯絡處主任,寧化工商聯是眾多寧化在外企業家的“娘家”,是最堅實的臂彎,給予了寧化鄉賢很多幫助。巫金明也格外慶倖,有這樣的後盾,他希望能夠在組織裏,盡一份綿薄之力,為家鄉凝聚更多發展力量。

巫金明説,人一輩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對於我,就是把汽車行業做好。從2001年到現在,這18年間,我覺得做生意的同時,要站在一定的高度來看社會發展,看懂整個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勢。我畢竟才三十齣頭,還在路上往前走,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探索、學習。並且,感恩生命和事業中給予我幫助的那些貴人!

(張翠霞 宋小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