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民營企業融資、稅費負擔的基本現狀

第一,整體而言,民營企業的日常運營和擴大再生産過度依賴於自給資金流,商業貸款比例較低。

調查顯示,在中國私營企業的日常流動資金中,有平均21.15%的流動資金來自於商業貸款,但有73.39%的流動資金來源於企業自給資金流。在擴大再生産資金中,有約1/5來自於商業貸款,但有超過六成的擴大投資資金來源於企業自身的資金。這表明現階段我國私營企業依然面臨較為嚴重的外部融資困境。

第二,國有和股份制銀行商業貸款是我國民營企業外部融資的重要途徑,而小微金融對私營企業發展的貢獻力度較小,且中西部地區的民營企業面臨更高的融資成本。

調查顯示,在私營企業所借貸的資金中,國有和股份制商業銀行貸款的相對水準最高,約佔企業凈資産總額的41.68%;其次是從小型金融機構(如村鎮銀行、小額貸款公司等)中所融通的借貸資金水準,約佔為3.34%,而私營企業則從民間借貸渠道所獲取的資金規模最小,這類融通資金約佔2.54%。因此,在外部融資方式方面,國有和股份制商業銀行貸款是私營企業獲取融通資金的主要渠道。

在融資成本方面,中國私營企業的國有和股份制銀行貸款的平均利息率為4.53%。從不同地區層面來看,東北地區的私營企業獲取國有和股份制銀行貸款的利息成本最低,即相應的貸款利息率為3.42%,而同種貸款渠道的利息率最高來自西部地區,該地區的國有和股份制銀行貸款利息率為5.16%。此外,通過對比發現,中國各地區間國有和股份制銀行貸款的融資成本存在較大差異,企業所在地區的經濟越發達,其獲取國有和股份制銀行貸款的利息率越低,這可能與地區金融要素的市場化改革有關。

第三,整體而言,政府和國企拖欠民營企業款項現象並不普遍,但應高度重視私營企業“三角債”的款項拖欠行為,商業信用供給和需求存在較大缺口。

調查顯示,在所調研的私營企業中,我國政府拖欠私營企業款項、國有企業拖欠私營企業款項等現象並不普遍,僅分別有5.96%、6.04%的私營企業存在政府拖欠款項、國有企業拖欠款項的現象。相反,我國私營企業存在一定的其他私營、外資企業拖欠款項現象,有23.54%的私營企業存在其他私營、外資企業拖欠企業款項的現象。但是,在所調研的私營企業中,絕大多數的私營企業不存在拖欠其他企業款項的問題,僅有14.02%的私營企業存在拖欠其他企業款項的現象。總體而言,相對私營企業本身拖欠其他企業款項而言,其他外部合作者拖欠私營企業的額度明顯更大,這間接表明我國私營企業在賬面上存在諸多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債權,這將直接影響到企業現金流儲備和使用效率狀況。因此,要高度重視三角債問題,糾正一些政府部門、大企業利用優勢地位以大欺小、拖欠民營企業款項的行為。

第四,整體而言,我國私營企業承擔較高水準的稅費負擔和社會性支出,非法的“攤派”現象依然局部存在,尤其是中部地區的私營企業面臨更高水準的稅費支出。

中國私營企業的平均納稅規模佔據主營業務收入的27.86%,約達到主營業務收入的三成水準。從不同地區層面來看,東部地區的私營企業的稅務負擔程度最低,而中西部地區的私營企業存在較重的納稅負擔,且遠超過其他地區私營企業的納稅程度,尤其是位於西部地區的私營企業。在繳納規費方面,中國私營企業的平均規費繳納規模佔據主營業務收入的10.40%,約達到主營業務收入的一成水準。從不同地區層面來看,東北地區的私營企業的繳納規費程度最低,而我國中部地區的私營企業存在較重的規費繳納負擔,且遠超過其他地區私營企業的繳納程度。

在攤派方面,從全國層面來看,中國私營企業的平均攤派規模佔據主營業務收入的6.27%。從不同地區層面來看,東北地區的私營企業所攤派的成本最低,而我國東中部地區的私營企業存在較重的攤派負擔,且遠超過其他地區私營企業的攤派負擔。在企業公關支出方面,從全國層面來看,2017年中國私營企業的平均公關招待費佔據主營業務收入的4.42%。從不同地區層面來看,東部地區的私營企業所産生的公關招待費程度最高,遠超過其他地區私營企業相應的成本負擔。在社會捐贈方面,從全國層面來看,2017年中國私營企業的平均慈善捐贈額佔據主營業務收入的4.75%。從不同地區層面來看,中部地區的私營企業在社會責任方面顯得最為“慷慨”,其次是西部地區的私營企業,而社會責任支出程度最低的是來自東北地區的私營企業。

緩解融資困境減輕稅費負擔的政策建議

首先,要優先解決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甚至融不到資問題,同時逐步降低融資成本。在金融政策執行過程中,應根據地域經濟社會資源稟賦條件做到“量體裁衣”。

進一步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鼓勵小微金融服務的發展,以服務於私營企業的創新轉型,是現階段金融改革的重要方向。考慮到私營企業規模小、輕資産和存活率低的緣故,為促進私營企業的健康發展,對有股權質押平倉風險的民營企業,有關方面和地方要抓緊研究採取特殊措施,幫助企業渡過難關,避免發生企業所有權轉移等問題。國家應積極制定和出臺針對私營企業的金融扶持政策,要擴大金融市場準入,拓寬民營企業融資途徑,發揮民營銀行、小額貸款公司、風險投資、股權和債券等融資渠道作用。

此外,對地方政府加以引導,對符合經濟結構優化升級方向、有前景的民營企業進行必要財務救助。省級政府和計劃單列市可以自籌資金組建政策性救助基金、設立私營企業發展專項貸款、組建國傢俬營企業擔保基金等,綜合運用多種手段,在嚴格防止違規舉債、嚴格防範國有資産流失前提下,幫助區域內産業龍頭、就業大戶、戰略新興行業等關鍵重點民營企業紓困。在銀行層面,要改革和完善金融機構監管考核和內部激勵機制,把銀行業績考核同支援民營經濟發展掛鉤,解決不敢貸、不願貸的問題。同時,在扶持政策實施過程中,還應合理地考慮地區的“資源稟賦”條件來執行相關金融政策,不能搞“一刀切”,譬如差別化的貸款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量體裁衣的貸款審批程式,以及産業政策下的優先機制等。

其次,要高度重視三角債問題,糾正一些政府、國企拖欠民營企業款項的行為,以此提高民營企業資金利用效率,且進一步推進市場徵信體系的建設。

巨大的商業信用供給成為提高私營企業資金配置效率的一大障礙。其一,為進一步降低企業經營成本,優化營商環境,應糾正一些政府部門、大企業利用優勢地位以大欺小、拖欠民營企業款項的行為,為清理政府部門和國有大企業拖欠民營企業賬款,決定抓緊開展專項清欠行動,對欠款“限時清零”,要求各地全面清理償還政府及其相關部門拖欠的工程款、物資採購款,明確置換債券資金優先安排償還存量政府債務中對企業的欠款。而對於嚴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單”,嚴厲懲戒問責。對地方、部門拖欠不還的,中央財政應採取扣轉其在國庫存款或減少轉移支付等請欠。

其二,各級政府一般公共預算和政府性基金預算安排的各項建設類資金,除必須確保的重大民生、安全等項目外,優先用於清償政府投資項目拖欠工程款,清理規範工程建設領域保證金,提升商業債務違約成本。政府部門在積極解決拖欠私營企業的款項問題的同時,應出臺相應徵信政策以促使企業間商業信用款項的償還意願,以促進良性的徵信體系構建。要實行履約備案和重大鑒證制度,探索建立履約信用記錄,依法打擊欺詐行為。要進一步推進地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充分利用信貸、納稅、履約、産品品質的信用記錄,改善地方信用環境,減少重復建設和資源浪費。具備條件的地區,可以本著節約高效、量力而行的原則,積極探索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有效方式和途徑。

最後,加強政府與企業溝通,向服務型政府轉型,以實質性減輕稅費負擔,優化非稅收入繳納管理,促進民營企業“高品質”發展。

如何釋放市場活力、減輕企業負擔,是現階段中國私營企業實現“高品質”發展的關鍵,政府部門應予以密切關注。針對面臨較高水準稅費負擔問題,要抓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成本行動各項工作,實質性降低企業負擔。要加大減稅力度。推進增值稅等實質性減稅,而且要簡明易行好操作,增強企業獲得感。對小微企業、科技型初創企業可以實施普惠性稅收免除。要根據實際情況,降低社保繳費名義費率,穩定繳費方式,確保企業社保繳費實際負擔有實質性下降。既要以最嚴格的標準防範逃避稅,又要避免因為不當徵稅導致正常運作的企業停擺。

國家相關部門應繼續推進中小企業財稅體制改革,在降低私營企業納稅負擔的同時,還應繼續推進政府部門的簡政放權、減少政府對企業的行政干預,降低行政權力所衍生的“尋租腐敗”可能性。此外,優化非稅收入收繳管理,及時清理取消、調整、規範不合理的收費項目,要進一步清理、精簡涉及民間投資管理的行政審批事項和涉企收費,規範中間環節、仲介組織行為,減輕企業負擔,加快推進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零收費,降低企業成本。針對一些比較好的措施方案,可有理有據地在全國各地加快推廣。

(作者單位:清華大學社會與金融研究中心;作者係第十三次中國私營企業調查組專家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