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商會、協會,在很多企業、企業家印象中就是只拉會員、搞聚會,並無實質作用,而且近些年來商會越來越多,似乎已呈現“商協會太多企業不夠分”的現象。但姚海濤告訴記者,中國的商會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中國的商協會相對於國外來説歷史短而且發展無序,所以現在的商協會領域魚龍混雜,一些商協會不知道如何為企業提供服務,只知道發動企業成為會員,這樣的商協會當然不受企業歡迎。”姚海濤説,其實企業和政府都非常需要優秀商會的服務,例如,現在很多農産品價格不是很穩定,其根本原因是上游的農戶並不充分了解市場,而主管部門也不能全面掌握市場資訊。這就造成了一些産品過剩而有的産品不足,到了下游的市場價格自然也就波動。而如果從鎮、縣、市、省一直到全國都有相應的商協會,對這些生産和銷售做統計,就能很精確地知道上游産量,並可以將下游市場需求反饋給上游農戶,這樣就能避免上游的盲目,也能防止下游價格不正常波動。這種服務非常專業和精細,無論上游企業和下游企業都非常需要。而很多行業都應該有這樣的商協會機構,這樣能提供專業服務的仲介機構在中國非常缺乏,商協會大有可為。”

商會的成立與發展離不開會員。會員是商會成立的前提,是商會發展的保障。無論是行業協會還是地域協會均需要有一群會員,否則商會成立就顯得沒有意義了。因此獲得會員的認可、支援並積極吸納更多的會員是商會發展的前提。

近年來,各類商協會組織發展迅速,極為活躍,不論從數量,結構,運作,還是創新,作用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就,已成為社會管理的重要力量。商協會是“市場經濟的三大基石之一”,在反應訴求、維護權益、規範行為、提供服務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一個商協會的發展,有醞釀期、新生期、生存期、成長期、可持續期和衰退期六個階段,任何一個階段,都可能面臨“存亡”。

醞釀期首要問題是可行性,是商協會成立的必要性,如果時機、條件和基礎不成熟,靠激情和衝動貿然成立的商協會組織則不會長久。

合法性是商協會新生期的先決條件和一切的基礎,在中國特色的法治環境下,只有擁有合法身份,才能名正言順。

生存期是商協會解決活下去的問題,歸根結底就是“人財物”,商協會易建,人才難求;會費初期收取容易,後期持續收取難上加難。

成長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也是摸索、實踐、創新、試錯、糾偏和修正的過程,成長期也隨時面臨“消亡”。

可持續期是商協會健康、良性發展的狀態,通過實踐得出適合自己的運作模式,逐漸形成自己的特色文化。

總之,商協會如人生,有生老病死的生命週期;商協會如行車,安全與危險有時只是一念之差;商協會如下棋,失敗與成功往往一步之遙;掌控好每個階段的“存亡”節點、處理好“存亡關係”,不僅要商會“孕育成、生出來”,而且要“活下去、活得好、活得久”。

商協會可以支援、扶持、孵化、促進企業發展,但不建議參與組建、入股、投資相關企業,即使責權利清晰,即使處理好了商會母體與公司子體關係,解決了連續性與可持續性,監督與約束,收益與分配等;但由於義利關係無法平衡,往往開局是美好的,結局是難料的。

同時,商協會作為企業的“娘家”,既要加強自身的義利觀建設,又要弘揚倡導正確的企業義利觀,義利並舉、喻義于利。一些商協會成立了黨組織、青聯、顧問團、各類專業委員會、女企業傢俱樂部、公益基金、紅白理事會、讀書會、企業道德講堂等,弘揚愛國民族精神、建構商業道德體系、繼承優秀商業文化、加強行業自律、傳遞正能量,使商協會成為企業家們積極向上、自我提升、彼此信任、産生共鳴的平臺,讓企業家身上流淌道德的血液,獲取有尊嚴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