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企業撐起我國經濟的“半壁江山”,進一步支援民企改革發展,釋放民營經濟活力,對我國經濟邁向高品質發展十分重要。

地方兩會近期密集召開,支援民企成地方今年工作的關鍵詞之一。在多地政府工作報告中,民營企業和營商環境所佔篇幅比以往大幅度增加。

從具體措施來看,各地全面落實中央部署,欲在降成本、拓寬融資渠道、優化營商環境等方面提質增效。

降成本:安徽、河南降低企業社保費率

當前,我國經濟穩中有變,部分民企出現經營壓力,有針對性地為民企鬆綁減負,能提振民企發展的信心和動力。多地政府工作報告強調,要落實更大規模減稅和更明顯降費政策。

比如天津明確,大幅清理和減免涉企收費,除涉及公共安全和生態資源項目外,對授權地方制定標準的行政事業性收費一律免征,對地方有權確定標準的政府性基金一律免征,中央和地方共用的政府性基金地方留成部分一律免征,全面取消城市基礎設施配套收費。

河南提出,實行普惠性減稅和結構性減稅相結合,對小微企業和科技型初創企業實施普惠性稅收減免,清理規範地方收費項目,全面實施收費項目清單制,繼續實行省定涉企行政事業性零收費。

安徽則提出,清理、精簡涉及民間投資管理的行政審批事項和涉企收費,加快清零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

此外,安徽、河南等地明確要降低企業社保繳費比例,北京等地則要求,確保企業社保繳費負擔不增加。

破融資難題:多地著力發展普惠金融

在破解民企融資難、融資貴方面,多地拓寬融資渠道,用“真金白銀”切實將資金活水引入實體經濟和民營企業。

安徽提出,設立10億元民營經濟發展專項資金、100億元以上民營企業紓困救助基金,用好總規模200億元的中小企業發展基金,到2020年,民營企業貸款增加2000億元、新型政銀擔業務增加1000億元。

安徽還特意明確,要提高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容忍度。

天津安排100億元的再貸款和再貼現資金、100億元的常備借貸便利資金,設立50億元的融資擔保發展基金、100億元的民營企業發展基金、100億元的民營企業紓困基金,為民企提供融資服務和流動性支援。

發展普惠金融、強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功能也被多次提到。比如,福建推動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業務逐步回歸本源,為本地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等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河南將“推廣建設銀行‘雲稅貸’等新型金融産品”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此舉較為少見。“雲稅貸”可根據小微企業的納稅資訊,為後者提供無抵押的信用貸款。

此外,四川、新疆等地表示,支援有條件有意願的民營企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上市融資發展。

營商環境:天津等地放“狠話”

優化營商環境,提升競爭力,是地區發展的重要軟實力。各地政府工作報告均對營商環境有所關注,有些省份甚至放出“狠話”。

“要充分認清營商環境是事關天津競爭力的關鍵因素,充分認清為難別人給自身發展帶來的傷害。”天津強調,要以敬畏之心對待群眾、對待市場主體,該辦能辦的事情就要痛痛快快去辦,上午能辦的不要拖到下午,今天能辦的不能等到明天。

新疆強調,堅決制止隨意設限、任性執法、權力濫用等行為,下大力氣開展專項清欠行動,重點治理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資金問題,依法保護民營企業權益。

河南將堅決糾正一些地方和部門“新官不理舊賬”的違約做法。同時,啟動營商環境評價,把評價權交給服務對象,讓服務對象評價政府部門。

四川也提出,開展政策落實專項督查,把各地各部門政策落實情況納入政府激勵考核,引導民營企業家堅定信心、安心發展。

此外,各省份根據地方情況,一些支援民企的措施也較有“地方特色”。比如黑龍江將在成熟軍工技術溢出、民企“參軍”上實現突破。遼寧則實施“個轉企、小升規、規升巨”專項行動,今年實現“個轉企”10000戶左右、“小升規”1000戶左右、“規升巨”100戶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