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發展,政策紅包又來了。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2月24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加大對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支援,增強市場主體活力和發展信心。

1、支援資管産品、保險資金依規參與處置化解民營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

2、更大力度減稅降費,改進融資服務

3、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

4、加快民企上市和再融資審核

5、將支小再貸款政策擴大到符合條件的中小銀行和新型網際網路銀行,出臺小微企業授信盡職免責的指導性文件

6、支援民企參與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和國家標準制定

7、在分批試點基礎上,明年底前完全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

8、按照競爭中性原則,在招投標、用地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和大中小企業一視同仁

9、對民間投資進入資源開發、交通、市政等領域,除另有規定外一律取消最低註冊資本、股比結構等限制

10、任何政府部門和單位、大型企業和國有企業,都不得違約拖欠中小企業款項

解讀一:

解決民企融資難需多渠道支援

會議指出,支援資管産品、保險資金依規參與處置化解民營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

“支援資管産品、保險資金依規參與處置化解民營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和定向降準的目的一致,都是為了解決民營企業融資困難。民營企業融資困難是個長期問題,需要信貸、債券、股權等多種融資渠道的支援。”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稱。

在潘向東看來,2018年最大的黑天鵝就是股權質押風險,由於非標和再融資等融資渠道受阻,民營上市公司通過銀行和資本市場獲取資金規模難以滿足自身需要,部分民營上市公司通過抵押股權獲得融資,但是A股市場調整,諸多民營上市公司股權質押涉及跌破平倉線,甚至部分民營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可能喪失控股權。

因此,金融委和一行兩會積極主導地方政府成立紓困基金,緩解股權質押風險可能演化為新一輪金融風險。但在這個過程中,紓困基金並不是普惠基金,不會緩解所有存在股權質押危機的公司。

分析人士認為,保險資金長期投資有利於有效支援優質上市公司和民營企業發展。專項産品按照市場化原則,向有前景、有市場、技術有優勢但暫時出現流動性困難的優質上市公司和民營企業提供融資支援,穩定市場預期。

業內對此頗為積極,他們認為險資通過公開市場長期股權投資、戰略投資、優先股和非公開市場股權投資等長期持有核心資産,可實現有效降低權益投資波動衝擊和長期獲得較好增值的目的,實現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雙贏”。

解讀二:

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

對普惠金融的降準,央行此前就已施行過。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表示,以前有部分中小行沒有納入到定向降準框架裏,很多新型網際網路銀行也在定向降準享受範圍之外,此次國常會提出,只要達到普惠金融支援標準,就可以對其實行定向降準,這屬於制度性完善。

在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師鄂永健看來,定向降準範圍進一步擴大,有利於進一步增加小微支援,疏通政策傳導機制,同時改善銀行流動性。

“此次定向降的一個目的是支援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潘向東稱,目前我國貨幣總量和流動性較為充裕,主要是結構性難題,一些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一直難以得到解決,國常會為了加大對民營經濟和中小微企業支援,改善這些企業的融資環境,只有通過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來解決結構性難題,因此,提出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確保資金能夠流向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

解讀三:

再貸款政策擴大到中小銀行和新型網際網路銀行

今年央行增加了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共計4000億元,央行行長易綱此前表示,再貸款和再貼現主要是用於支援中小銀行,而中小銀行又是主要給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提供貸款的。

潘向東表示,將支小再貸款政策擴大到符合條件的中小銀行和新型網際網路銀行,一方面是因為中小銀行、新型網際網路銀行吸收存款能力有限,相對缺乏資金,另一方面,可以利用中小銀行和新型網際網路較為靈活的優勢為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降準的另一個目的,是維持整體的流動性穩定。年初信貸投放較大,又逢農曆年末企業、居民資金需求大,金融機構流動性季節性緊張,為了維持流動性穩定,在基礎貨幣投放有限的情況下,需要降準提高貨幣乘數。

專家預計,2019年貨幣政策不會搞大水漫灌,而是以定向調控為主,更加注重信用傳導機制疏通和解決民企、小微融資問題。同時,進行定向降息以及再貸款再貼現、擴大合格擔保品範圍、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援等政策工具,繼續進行定向滴灌,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援。

解讀四:

小微企業授信盡職免責指導性文件料加快出臺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此前強調,要推動形成對民營企業“敢貸、能貸、願貸”的信貸文化。所謂“敢貸”,就是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建立盡職免責、糾錯容錯機制,加快制定配套措施,修訂原有不合理制度,激發服務民營企業的內生動力。

目前,一些機構對小微企業貸款盡職調查的標準還不夠細化,實際執行口徑鬆緊不一;還有一些機構對加大免責力度是否助長信貸人員道德風險存在一定顧慮。

記者了解到,多家銀行在完善盡職免責、落實“無罪推定”方面已有動作,比如一些銀行在責任認定過程中設定免責條款,包括對按照規章制度辦理業務,無不盡職行為,因外部因素或不可控因素産生風險的經辦人員;通過系統主動授信審批,無明顯違規違紀行為的授信相關人員等可免責。

當前監管部門正引領銀行業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信貸支援,專家強調,在此過程中要重點考量防範道德風險,商業銀行內部應制定出具體的、可操作的盡職免責標準,不是無條件、無底線的免責。( 彭揚 歐陽劍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