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秋佳節前一天,江西省九江市福建商會會長翁守泉一行,再次來到商會精準扶貧點九江市都昌縣前山村。而像往年一樣,翁守泉一行為這裡的父老鄉親帶來了節日慰問品和慰問金。

諸如此類的善行活動,翁守泉帶領著商會企業家們已經走過了20多個年頭。在這些年間,翁守泉和商會企業家們視異鄉為家鄉,20多年間,先後捐資2億多元,幫助貧困山區扶貧助學、慈善公益,建學校、建衛生醫院、建村部辦公樓等。

談及這諸多善行的初衷時,翁守泉感慨到:“我們是從福建海邊農村走出來的,自然對農村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我已經在九江生活工作快40年了,這兒的農村也同樣牽動著我的心!”談及對家鄉和第二故鄉的感情,翁守泉似乎總有説不完的話。

難忘“地瓜”家鄉情

如今的翁守泉,身材高大,駿黑的臉上明顯還留著海風吹過的痕跡。他是閩東福清市人,每每拿起電話,一句“水(誰)呀?”分明夾著腥鹹的海味傳到電波的那頭······

提及家鄉,翁守泉若有所思地説,閩東的沿海地帶多被丘陵覆蓋,人多地少,就算是有幾畝地多數也讓沙給填沒了。海水是不可能用來灌溉的,斷了灌溉的土地就是旱地。然而,只有一種名叫地瓜的作物,能在這樣的海邊山區保持較高的産量,讓生活在貧瘠土地上的人們聊以果腹。

他所説的地瓜,其實在我國種植面積很廣,在不同的地域被冠以不同的名稱,在北方被稱之薯,香港稱之為番薯,而九江人則稱為蘿蔔苕。翁守泉稱,福清人管這叫“地瓜”。可見,家鄉兒時的記憶總是揮之不去。

翁守泉呷了一口濃郁的家鄉鐵觀音茶,雙眼透著深情,他説,這種從地裏扒出來就能塞進嘴裏的東西,在那個饑荒年代裏是人們唯一的救星,土裏刨食的農民都視之為恩物。

翁守泉的家鄉福清是我國著名的僑鄉,出洋謀生的福清人大多數出身於普通貧困家庭,他們以其特殊的倔強和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刻苦耐勞和團結互助的精神滲透到世界各個角落。

歲月飛逝,當年出身寒苦“地瓜”們,經過含辛茹苦、開拓創業的漫長過程,如今很多都事業有成。他們成功地融入僑居國社會的主流,涌現出一批的成就卓越的著名企業家,國際知名工商巨子和華僑領袖。翁守泉就是生長在這樣一個創業氛圍濃厚之地,“地瓜”堅強的生命力和先輩們敢為人先的勇氣,與生俱來便存在他的血液裏。

因“菜”爭吵卻意外牽出九江情

翁守泉鍾情于九江這座城,則應從一場福建菜和江西菜的“對抗”説起。

據翁守泉回憶,當年他應徵入伍後是在自己的家鄉福建轄內當兵。當年,所在部隊裏存在著兩大地方陣營,一方是福建本地人,另一方則是江西人,而江西人中九江人又佔據大多數。翁守泉剛到部隊時,由於炊事班裏基本上都是江西人,一日三餐菜裏都是辣椒。這對於像翁守泉這樣吃慣了清淡味的福建人,每每吃飯時都是滿肚子的火。

對此,福建兵意見很大,鬧到了師部,炊事班終於換成了清一色福建兵。這樣,每天的飯菜做得香甜可口,可樂壞了福建兵。而無辣不歡的江西兵則不高興了,也找到部隊首長表示“抗議”。

身為福建人的翁守泉當然不服江西兵,便找到從江西九江來的班長理論:“你們江西有什麼好?”班長很自豪地脫口而出:“我們九江人三餐吃大米呀。”這句話觸及了翁守泉敏感的“神經”,“九江人每天吃大米多幸福,而我們卻要啃著地瓜生活,多麼不可思議。”從那天后,能餐餐吃上大米的“九江”成了翁守泉心裏嚮往的天堂。

退伍後,在班長的邀請下,九江成了翁守泉走出八閩山水後的第一座去遊玩的城市。幾天后回家時,班長大方地送了他100多斤雪白的大米。每每憶起,總是唏噓不已:“要知道,四十多年前,我們全家可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優質大米呀!”而這一切,為翁守泉今後來九江創業埋下伏筆……

情牽“蘿蔔苕”

翁守泉退伍後,第一個也是唯一的選擇就是去九江市。時光飛逝,轉眼間,他在九江紮根、創業已近四十多個年頭了,已然是真正的“老九江”了。談及自己來九江後的轉變,翁守泉總是爽朗地大笑:“我這個‘福建地瓜’已經變成了‘九江蘿蔔苕’,九江命中註定就是我的家”。

“剛來的時候,九江人很排外,不會説九江話就會被人欺負”憶及當年,翁守泉感慨萬分:“就這樣學會了説九江話,如今的我已經完全融入到這座城市,現在的九江説什麼方言已經沒人會關注了。所以,現在和人交流基本上都是自己熟悉的家鄉話和普通話”。

在九江打拼的歲月裏,翁守泉和他的老鄉們,用辛勤的打拼在九江的各行各業忙碌著,成功後也不忘用實際行動來回饋這座城市。福建人“吃苦、敢拼”的美名,從那時起在九江商圈流傳至今。

據了解,如今在九江的福建籍商人已近兩萬人,商會已集聚有1378家會員企業,其投資房地産開發、紡織、製衣、建築建材、醫療藥材、文化娛樂、商貿等20多個行業,總投資額超過千億元,年産值逾1800億元,同時安排當地市民就業十萬餘人…….

“福建地瓜”跨越了千山萬水深埋入鄱陽湖畔的沃土,壯壯實實地長成了“九江蘿蔔苕”。今年69歲的翁守泉,如今在第二故鄉身兼數職,獲得榮譽無數。他的人生中30多年在福建家鄉,這讓他成長為八閩山水間的好兒子。後30多年在九江的大地上,他披荊斬棘、開疆拓土,一步步成長為九江商界翹楚。

翁守泉説,“此心安處是吾鄉”,無論名片上的那些光鮮的頭銜如何變,我永遠是九江的好兒子!

(張勇 金鍵 劉定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