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身在風口,熊曉明卻寂寞得像一個孤膽英雄。

體檢、保健食品、智慧穿戴……大健康産業遍地黃金,熊曉明偏偏選擇當一名拓荒者,走別人沒走過的路。

這條路就是“整合醫學”。在北美,它歷經了半個多世紀的發展。在中國,它是時下學術界的熱門。就在今年,由中國工程院院士樊代明牽頭,南京中醫藥大學開辦了國內首個的整合醫學學院。

理論上,這個有著類似中醫的整體理念,利用西醫診療手段的高級醫療護理體系在中國有著肥沃的土壤。但是由於政策、配套等一系列原因,它在中國落地情況並不理想。

熊曉明迎難而上,硬是在一片荒蕪中,完成了全産業鏈佈局。現在,他創辦的博厚健康科技就是中國整合醫學最響亮的名片。

世人熟知,馬雲説過下一個超過他的人將出在大健康産業。其實,他並沒有坐等被趕超,而是在該領域頻繁投資,他説“就想讓醫生越來越少,藥廠越來越少。”

這也是熊曉明的目標,更是整合醫學的優勢所在。

實業家基因

默默堅持了4年,投入上億元,熊曉明終於在今年等來了“春天”。

2017年5月16日,科技部、國家衛生計生委等六部共同下發了《“十三五”衛生與健康科技創新專項規劃》,首次在規劃中提出整合醫學,並作為重點發展方向。

在熊曉明看來,在國內整合醫學界,這份文件的影響猶如當年鄧小平的南巡講話一樣,將開啟一個全面加速的時代。

天命之年的熊曉明與健康産業的結合併非巧合。他的創業想法與背景、經歷密切相關。

熊曉明出身革命家庭,外祖父母打過遊擊,伯父是老紅軍,父親參加過平津戰役、遼沈戰役、抗美援朝。實業報國是熊曉明骨子裏的基因。

西北輕工業學院(現陜西科技大學)製革專業畢業的他,曾從事皮革貿易和生産近20年,並完成了原始積累。

但是製革屬於重污染行業,加上過度疲勞,熊曉明的體質每況愈下,甚至一度因為重病在家休養了半年。2006年,感到身心俱疲的他終於下定決心,告別自己的老本行。

也就是那段時間,國內大健康行業掀起了一股熱潮,數百億元的資本進入其中。熊曉明在耶魯大學任研究員的摯友,也有意帶著一項腫瘤早期診斷技術回國創業。於是熊曉明就與他聯合創辦了公司。後來這家公司成為了國內新三板擴容後的首批企業。

那個時候,熊曉明每天都會接觸大量腫瘤病案,不斷累積的負能量讓他再度萌生退意。加上2013年,他患上了頑固性的腰疼,迫使他不得不放下工作,四處求醫。

國內的醫院看不好,就去國外。經人推薦,他找到了加拿大溫哥華的一家診所。醫生為他檢測了食物不耐受源和腎上腺素,隨後沒有開具任何藥物,僅僅給予了飲食和生活方面指導。半年後,折磨他兩年的腰痛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後來熊曉明才知道,他接受的就是整合醫學療法。醫生沒有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而是找到了他腰疼的根源,即牛奶、雞蛋、麵粉不耐受導致的慢性炎症。

那時,熊曉明作為投資人正在美國和加拿大看項目、投項目。意外進入視野的整合醫學,一下子就被他相中。

熊曉明找到了這家診所的創始人—加拿大整合醫學協會的聯合創始人以及副會長Dr.Rishi Verma。三顧茅廬之後,Dr.Rishi Verma同意出任博厚在加拿大整合醫學研究團隊的醫學總監,負責教導醫生該如何運用整合醫學及提升他們的健康服務。

“創業最怕不痛不癢”

網際網路創業大潮下,很多行業一夜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大健康行業不會像網際網路行業那樣瞬間顛覆,尤其是在中國剛剛起步的整合醫學。

但是憑藉著敏銳的嗅覺,熊曉明先於同行在國內完成了全産業鏈佈局。如果説六部委頒布規劃相當於發令槍的話,熊曉明就是第一個“各就各位”的選手。

目前,一家集醫療産業投資、醫學研究、醫療技術開發、臨床醫療服務為一體的多元化公司“博厚健康科技”已然成熟。

在內地,博厚旗下有醫療智慧平臺、跨境電商公司、奧姆萊特醫療管理公司、醫療旅行服務公司、連鎖健康中心;在香港,博厚建立了國際先進的醫學中心。在大洋彼岸,博厚佈局了希美整合醫學中心、威敏德醫學院、邁阿密醫學中心、波士頓醫學中心等,為國內提供強大的産品和技術支援。

當然,熊曉明深知僅靠高舉高打,不足以決勝千里。整合醫學畢竟是一種認識論、方法論,是一個體系。尤其是在沒有前人指路的情況下,博厚必須自己摸索著找到切入口,才能逐漸打開市場。

所以,過去幾年來除了基礎佈局,熊曉明一直在做市場調研。在沒有公開推廣的情況下,博厚僅靠著口碑傳播,已經累計服務了1 000余名客戶。結合他們的訴求和臨床數據,博厚最後集中抓住了“痛”和“癢”的問題。    

現在,解決由不明原因造成的疼痛,和久治不愈反反覆復的“癢”成為博厚的一大特色。具體地説,博厚推出了奧姆萊特“痛亭”“癢亭”“鼻炎亭”等等“亭”系列服務。事實上,有這類問題的病患在全體人群中不在少數,並且採用傳統醫療手段往往效果不顯著。

博厚恰恰就提供了這樣的差異化服務,並且不同於醫院的診療方式。基於整合醫學的思維,博厚試圖從本質上消除病因,不用或者少用藥。取而代之的是飲食指導、純天然生物同質素替代調理、營養素補充等手段。

不過熊曉明也發現,現代人群中更多亞健康人士壓根沒有顯著症狀。他們要麼時常感到疲憊,要麼長期失眠。針對這類人群,博厚推出奧姆萊特“衡養”“家”系列服務,在“家”裏療養,讓人們更加健康、更加長壽、更加有活力,達到“體質再造,恍如新生”的境界。

除了生物同質素替代調理、正念減壓等方法之外,博厚還針對這類人群引進了在北美廣泛採用的營養劑補充方案。同樣是讓使用者皮膚緊致光滑、氣色紅潤,但是該方案不同於肉毒素、玻尿酸,它真正從根本上讓亞健康人群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引進來,走出去

空氣污染與食品安全等問題,讓中國人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機,而巨大的人口基數也讓大健康産業充滿了想像。

但是對於熊曉明而言,他更願意把工作前置,將危機扼殺在萌芽中。這也契合了國家鼓勵發展大健康産業的戰略初衷。

所以,熊曉明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整合醫學在中國的鋪路人。他斥鉅資進行全産業鏈佈局的目的也在於此。接下來,他打算將博厚生態鏈上的資源悉數共用,以號召更多創業者一起做大整合醫學這塊蛋糕。

國內首個整合醫學診療SaaS系統即將在博厚誕生,屆時無論是大中小醫院,還是健康管理機構,都可以通過這個系統共用博厚的醫生、設備、産品和服務。

經過幾年探索與思考,熊曉明給博厚明確了這樣一個發展理念—全球·養生·共用。

養生與共用是內容和形式,至於全球就是博厚的格局。

儘管整合醫學是一個舶來品,但是在熊曉明看來,中國傳統醫學數千年來基於整體思維孕育了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産,它們完全可以經過改造,成為全人類的財富。

他經常舉的一個例子就是,哈佛大學在對中國太極拳進行臨床研究後發現,其對帕金森綜合徵具有顯著效果。但這類臨床研究和數據在國內目前太少,所謂中醫、中國武術的效用更多停留在經驗甚至玄學層面。

為此,熊曉明接下來打算將這些“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通過數據採集、臨床研究等方式重新研究整理,然後再進行全球傳播。引進來,然後走出去。熊曉明希望用創新模式來驅動中國乃至全球醫療服務的升級。

前方當然不會是坦途,但是熊曉明説了,“剩下這輩子就做這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