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山西晉商文化研究者范浩裏

中國網商會頻道11月30日山西訊(呂秋瑾)“我這研究的內容比較小眾,跟主流的不太搭,但我更偏好于從問題導向入手,研究晉商文化,這樣才能更精準地宣傳、推廣晉商文化,相比較別的文化而言,這個也更實用。”11月23日一早,在范浩裏位於晉中市榆次區的辦公室裏,他向中國網商會頻道記者侃侃而談他的晉商情結以及他所從事的晉商文化研究對於中小企業管理的應用。兩個小時的交流裏,范浩裏從晉商歷史談及管理哲學,再延伸至當代晉商發展困境,意氣風發的精神頭下,絲毫看不出他已是古稀之年。

對晉商,他是發自內心的熱愛。他的研究,也並非一帆風順。從最簡單最原始的條件入手,日積月累,勤耕不輟。其從晉商文化中提煉出來的方法論和管理體系,至今指導著企業不斷進行自我調整與突破。與歷史界、文化界的研究導向不同,他的研究,更為實用。

這一特質,又與晉商在精神層面,有著一種天然的“契合”。

把我看到的好的晉商挖掘出來

范家祖輩都與經商有著不解之緣。

“我家從高祖那輩開始,就在經商。從小我就是在晉商的一個氛圍中長大,家風教訓裏也有很多晉商特質,譬如重情義,譬如守誠信。”范浩裏説,解放後全家從北京回到故鄉,再後來,雖然他走上了政途,卻絲毫沒有改變晉商家庭帶給他的精神特質,當他主政一方時,一個偶然的機會,觸發了他與晉商文化的那份“機緣”。

1991年11月份,山西日報連續兩天發文——《論山西商人的歷史意義》,文章刊發在南巡講話前夕,成為推動山西晉商文化研究的重要契機。彼時的晉商文化,正處於文化界的灰色地帶中艱難掙扎,負面評價頗多。范浩裏內心,甚為痛心。

“我很不甘心,我就是在一個傳統的晉商家庭長大,耳濡目染的都是祖輩重義守信、開拓創新的家規,這些寶貴的文化積累,怎麼説沒就沒了。”在范浩裏心裏,數百年的晉商輝煌中,有太多值得展示、挖掘的東西,而作為後人,讓晉商重回公正的廟堂之上,亦是使命。由此,引發了他對晉商文化的全新思考與探究。

當時中國經濟也迎來全新的發展契機,在後來多年主抓經濟建設崗位上,范浩裏不斷思索、探究,他嘗試著從晉商文化中探求一種規律和體系,洗練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最終應用於企業發展。

想法甫一公佈,范浩裏果不其然碰了釘子。這份不理解一直延續到現在。即便當前晉商文化研究已百花齊放,但范浩裏的研究和體系夾在其中也並未引起足夠的重視。

他心有不甘,卻也處之泰然。

“我們不要再流於誇祖宗、逛大院的形式感,而是應該冷靜地想一想,應該從輝煌發展了600餘年的晉商文化裏,挖掘點對現實經濟更有有效的支撐和工具。這才是不愧對祖宗。”

“三路”締造晉商600年輝煌

在范浩裏看來,明清時期晉商逐步崛起、鼎盛,依賴於其長途運銷的商業模式,其中又分為三個階段。

“300年鹽路為晉商崛起積累了雄厚資本,推動了國內市場經濟發展,也將晉商文化完整地形成和傳播出去;200年茶路加速了晉商走出國門,推動了國際貿易發展,使東西方經濟、人文交流日盛,這是晉商了不起的一個成就;100年票路是茶路發展的必然結果,長距離運銷必然會導致支付方式的革命,金融革命的使命,自然而然落在晉商身上。”范浩裏説。

“三路”歷程是歷史賦予晉商的巨大契機,也是一種天然使命。從主流價值觀來看,晉商的精神內核在於以義制利、德通天下的理念文化;勞資共創、匯通天下的制度文化;産業連接、貨通天下的物質文化;回報社會、利通天下的責任文化。

然而,且不談經濟史,即便在中國正史中,對“商”階層的漠視和不屑使得晉商一直沒能得到緊密、集中的關注。即便他們的商號遍及神州大地,即便票號的誕生為中國的金融業開創了新紀元,即便他們費盡千辛萬苦開闢的“萬里茶路”絲毫不遜於“絲綢之路”。

在范浩裏看來,由晉商文化衍生出的晉商現象,既是一種歷史現象,也是一种經濟現象。如果能從浩如煙海的晉商文化中洗練出一种經濟、高效的管理模式,來解決當前經濟發展中民營資本與國有資本的衝突,讓老祖宗的精神瑰寶更好地服務當前國企改革,豈不更好?

由此,范浩裏確定了他的研究方向——晉商文化的應用研究。

返身求己以經濟解讀晉商

“我們在改制企業資本管理中,正遇照搬西方模式的茫然和尷尬,若能從晉商老祖宗開創的制度文化資源中吸取營養、探求出路,是否也是個解決途徑?經濟不僅僅是買賣,更是一種文化,是一種綿延百年生生不息的內在自生動力。”范浩裏認為,若能把晉商的經營理念、經營體制、經營機制加以科學概括,並用於指導當前企業經營的實踐活動,那麼,晉商研究才能更生動,更立體,這一群體形象才會更飽滿,更有質感。

范浩裏把自己的研究定義為“晉商文化應用研究”,就是要借鑒晉商的理念文化、制度文化、物質文化和責任文化的思想精髓和社會價值,運用企業管理的前沿性理論和本土企業的實戰思維,致力於解決管理變革實踐中的體制、機制問題,並在企業産權制度、工程經濟和企業文化的現場研究與實踐創新領域尋求突破。

“晉商百年票號壟斷華夏金融匯兌業所開創的資本組織形式、商業經營模式、職業授權方式和人才開發範式非常的嚴謹縝密,從一個實用主義的角度出發,以‘經濟人’的視角重新審視、研究晉商文化,通過借鑒和應用傳統晉商的文化大義和制度邏輯,來研究解決企業變革現實中的管理瓶頸,用晉商財貨資本股份制和人力資本股權制相容和合的股份制設計原理,解決國企改制後的法人治理難題。”范浩裏介紹,2004年,范浩裏組織專家團隊對榆化産權制度改革後的管理變革創新,進行了為期四個月的跟蹤研究,對三本管理中的資本、成本、人本進行了延伸性研究,在企業變革轉型的實踐中,他們先後總結了120多個企業資本化改造的經驗教訓,並對這些企業進行了改革、管理與制度轉型的跟蹤調研和現場輔導。由他主創的“PEC管理模型”經過十五年的研發、完善和實踐應用,對本土企業的改革和管理創新産生了很大的影響力和推動力。

從對晉商興衰感嘆的人文研究,再到對晉商文化實踐應用的發掘,范浩裏的研究,為晉商在歷史上的價值定位,增添了重要一筆。而他自己也承認,在變革實踐中找到了復興晉商文化精神和主流價值的基本方向,這亦是他多年潛心所求。